新浪博客

哲学的“思考”·沈海冲
上帝造人造得并不太好,给于了人与生俱来那么多的欲望,而留给人满足欲望的机会却是那么得少,有的欲望甚至连满足的可能性都没有。所以我恨上帝。

从人类的哲学的角度来看,哲学思考就是感恩,就是对苍天、对万古不语
这些历史史实,难道不值得我们后人很好地深思与反省吗?

但愿这样的政治悲剧以后能少些,再少些。直至杜绝……


的闪烁星空、对天地神秘的交叉点、对人类之间诚挚交谈的一种睿智的问答。

现代人的困境和厄运是“无家可归感”,这里所指的“家”,并不是成家立业的“家”,不是指你那个几十平方的狭小空间。哲学的“家”指的是精神上的平衡和谐和安宁。哲学思考就是唤醒你我他她的“家园感”,使丧失精神故乡和家园的人类“有家可归”。

此外,情绪也是一种哲学,只要这种情绪具有时代的普遍性。所以流行歌曲在某种意义上说也是流露着一种时代的哲学思潮。因为它表达了千百万青年男女的喜怒
哀乐、忧郁、惆怅、渴望和惴惴不安之感,以及种种无法用语言表述的内在的感受和体验。千百万青年男女并不是通过阅读什么哲学著作,而是通过流行歌曲,通过青春亮丽的歌喉来陈述自己的世界观,证明自身的存在,实现“自我表现”和思想感情的发泄。这种千百万人的感情思想的发泄,不是哲学又是什么呢?

诗的灵魂是自由,科学的灵魂是必然,哲学的灵魂则是在自由和必然之间做着往返的波动。

哲学决不是坟墓里先进贤们引经据典的死语堆砌,不是以秉古人之烛为荣光,而是博大胸襟与天籁合调,以宇宙万物为友,时代哀乐为怀,在无极的时空中道出永恒的独语,在一潭深碧似的内心映出一片湛蓝的天。

我爱智慧胜于爱知识。岁月会将一层层厚厚的尘埃蒙在知识上使它失去光泽,变成陈词滥调,老旧不堪。智慧则不然。智慧永远是青翠欲滴,绿意盎然的。

哲学家是用观念来满足自己,取悦别人。的确,你用什么东西来满足自己,取悦别人,你就是什么人。

科学和艺术于哲学恰好似树叶于树干。秋风乍起,万叶凋零,树干上却添了一圈年轮。

只有当现代男人女人的全部关系建立在双方自由的浪漫主义的,发自内在纯感情的需要,而绝不是出于其它别的什么原因,诸如:同情、怜悯、肉欲或物质利益的获得的基础上,只有当人性的自由同性道德取得一致的时候,这个世界便宣告成熟了。

世界是大海。海水蒸发了,升华成漂浮在蓝天底下的几朵白云,这就是人类所谓的哲学。

哲学家是不哭的,从来不会流眼泪,但却只是流着心泪。看不见的心泪比看得见的眼泪要深沉百倍,猛烈百倍,浩瀚百倍。眼泪的成分无非是几滴水加强几克盐,心泪的成分则是整个蓝天大海加上人类的命运。

哲学家死了,但是他们的思想却超越出了他们的骨灰盒,化作一缕缕袅袅淡淡的云居高临下,去安慰人,启迪人。

人只是地球上作短暂逗留的匆匆过客。过些年,都要陆陆续续“回去的”。回到哪里去呢?从哪里来,再回哪里去!悠悠不尽的时间,茫茫无限的空间。回到我们古人所说的“宇宙”中去。因为古人对“宇宙”二字的解释是“四方上下曰宇,古往今来曰宙”。这便是人类的根本处境。虽然这种处境显得有些悲观,但仍然是世人皆知的“普世价值”,因为这是无法回避的事实。我们所能做的唯有“化悲观为积极,化短暂为永恒”。

如果我去大学教哲学,当哲学老师,我给学生上得第一堂课,就是领着他们站在秋夜的星空底下,让他们各自同星星进行一次默默的自由对话,倘若星星对学生有一种情绪上的感染,这第一堂课便算是成功了。因为第一次哲学的高贵冲动只能来自天上。

我不懂得秋夜皓洁星空的全部涵义,我只知道它会给我一种情绪上的感染。地球在宇宙中只是一颗孤独的尘埃,这粒尘埃在宇宙中的出现纯粹是出于偶然,人类在地球上的出现也纯属偶然。于是我来到人间便是三重偶然。皓洁的星空教会了我许多东西,比百个先行贤哲人教会我的要多得多,深地多。

科学家认为大自然这部巨著是用数学语言写成的,艺术家觉得大自然是用星云、微风和花朵摇曳而描绘成的,哲学家则一口咬定大自然是用哲学概念和原理堆砌起来的。

我以为哲学存在于我们每一个人的心中,存在于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它是开启人类生存智慧,提升人类精神力量的心灵源泉。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