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久思文存》邵阳永和金号劫案

2020-08-09 16:12阅读:

独立学者

科技报编委、久思文存工作室主笔、太真数码科技公司总经理

关注
《久思文存》邵阳永和金号劫案

1947年湖南邵阳发生了一起骇人听闻的惨案,震惊全国。元凶竟是邵阳行政督察专员兼保安司令孙佐齐,同案犯有专署机要秘书傅德明和两位科长。他们以“肃奸”为幌子,实则为自己敛财,毒、杀、烧、劫了邵阳最负盛名的“永和金号”店。案发后,官官相护,内幕中又有黑幕。

1947年5月3日深夜,位于湖南邵阳县繁华街道上、装饰得富丽堂皇的“永和金号”已经沉睡在夜幕之中。城市一片寂静,偶尔传来一两声狗叫。一个身材高大、西装革履、身揣手枪的神秘人物健步如飞地走在悠长的街道上,他不时向四周以及身后张望,似乎在寻找着什么,又似乎在躲避着什么。
不一会儿,他来到金号门前,又向金号两旁观察了几眼,确定没有找错地方后,便轻声地喊了几声。只见店门开了,一位30多岁的店员探出头来,看见喊门的人,似乎吃了一惊。只见他恭敬地把来人让进屋内,随后门关上了。街道又恢复了寂静。
5月4日清晨,邵阳县县长徐君虎正想像往常一样,在邵阳古老的街头散散步。他刚出县政府门口,便听见有人一边打着锣,一边狂喊着向县政府跑来:“起火了,起火了,'永和金号'起火了!”徐君虎听罢,迅速向“永和金号”跑去。只见熊熊大火照红了半个邵阳古城,到场的群众立刻组织进行救火。不久,驻扎在邵阳的专员公署等各单位的人员陆续赶到。在大伙的大力协助下,火势渐渐熄灭。

徐君虎带领警察局及有关人员立即进入现场勘察。只见铺面狼藉不堪,秤金的天平残破不全,满地全是污水,营业厅空无一物。中厅内,一个血肉模糊的人躺在地上,保险柜被打开,铺里物品被掠一空。再往里走便是火场,烟雾呛人,倒塌的屋梁、烧焦的门楣和窗户及床铺仍在“吱吱”作响。
破砖烂瓦中,一具散发着焦味的尸骸已烧成焦炭,四肢与头部已经没有,惨不忍睹。在后堂屋
右侧的每个房里,床上躺着一个个中毒者,口中流着白沫,不省人事。徐君虎一面指示抢救中毒者,一面勘察现场,检查尸体。
经过检查,中厅内被杀死者是该店掌柜饶文清,头顶及后脑、右耳、咽喉、颈部共被刺14刀之多。而被烧焦者则是该店的学徒金海水。
不久,一位中毒较轻者就苏醒过来,他是该店的店员鄢子和。他向徐君虎以及到场的邵阳地方法院首席检察官谢功预讲述了深夜发生的一幕惨剧——
昨天晚上,“永和金号”关门后不久,便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我们将门打开,只见一个佩带手枪、身穿西装、身材颀长的人站在门口。他自称是专署派来的,名叫傅德明,持有孙专员的手令。到店里后,他说我们店的职工陈汉章被专署逮捕后供称,“永和金号”是共产党的秘密机关,现特来侦查缉办,要将全体人员带到专署去接受审查。我们所有人都辩称与陈汉章没有牵连,不希望被带去专署。
见到此种情形,傅德明阴笑一声说,你们不去专署也可以,那我就在你们店里查问一下。为了保证你们说出实话,必须把这个吃下去。说着,他从黑公文包里掏出一大包药,里面有很多小包,每个小包上都写着“真言丸”。
他说这是最近从美国进口的新药,谁吃了以后都会讲真话。我们都被他吓坏了,因为上次陈汉章被抓到专署后遭严刑拷打,60多岁的人被折腾得死去活来,与其进专署那个阎王殿,倒不如吃“真言丸”就地受审。
我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堂堂官府竟然会下毒杀人,于是都把傅秘书给的丸子吃了。吃完以后,傅秘书就叫我们各自睡在床上听候受审。谁知吃了“真言丸”,一直昏睡到现在。
事后经过化验,所谓“真言丸”其实就是安眠药。
这件空前的惨案被当地一家民营报纸披露出来,引起轩然大波。当时的官方报纸《国民日报》、湖南的《中央日报》等刊物由于事涉专署官员,未敢立刻报道,但后来由于舆论所压,均相继报道了此案。
惨案传出以后,社会舆论大哗,邵阳各界于5月7日集会,成立了“永和惨案声援委员会”,一面通电要求严惩凶手,一面联名电呈国民政府主席蒋介石及武汉行辕主任、两湖监察使等高级官员,呼吁彻查严究,以平民愤。
另外,湖南全省商会联合会、旅湘江西同乡声援邵阳永和金号血案委员会、邵阳金银首饰业公会、省参议会等各个团体和机关纷纷发出通电,要求彻底追查此案,严惩凶手。这些声援为彻底追查此案的幕后元凶制造了良好条件。
时任邵阳县县长、颇具正义感的徐君虎也决心将此案追查到底,还市民一个公道。
当时侦察完现场后,徐君虎就马上布置:“立刻将其他中毒的店员抬往普爱医院抢救!”并向警察局长段一诚下命令:“马上派几名警察将伤员保护起来,未经我亲自同意,任何人不得接近伤员!”
布置好一切以后,徐君虎立刻赶回县政府,给专员孙佐齐打了电话,告诉他傅德明有很大的嫌疑,请求专署将他扣押。不料孙佐齐却在电话中威胁说:“我看'永和金号'惨案是你们邵阳县政府干的!”
县政府几位同仁见此情景,都劝徐君虎不要追查下去了。大家说:“孙佐齐是我们的顶头上司,他在邵阳势大力众,我们一个小小的县政府怎么能够斗得过他!”岂知徐君虎斩钉截铁地说:“砍了脑壳碗大个疤!不斗,我们对得起邵阳县百万老百姓吗?”
但为防专署作梗,他随即命令警察局长将驻扎在乡下的武装调进城来维护治安,并将见证人员转移保护起来。
为了尽快破案,徐君虎县长随即着手收集人证、物证。被害员工经过医院抢救均苏醒过来了,徐君虎率领警察局长,并邀县议会长以及司法人员来到医院,录取被害员工的口供。他们众口一词将傅德明的犯罪事实揭露出来,并记录在案。
事实已经真相大白,关键是如何搜集证据。
邵阳地方法院受理了该案,并传讯傅德明。傅德明自恃拥有靠山,气焰嚣张,矢口否认,一口咬定自己与此事无关。法院认为傅德明嫌疑非常重大,应当加以扣押,但是却被当地专员孙佐齐保释出去。法院又重新开庭传讯“永和金号”的全体中毒人员。
这一次,傅德明竟然作为陪审官,高坐法庭之上。法院检察官以及当地士绅气愤异常,在检察官的严厉抗告之下,傅德明终于被收押进监狱。这次被传讯的“永和金号”中毒人员的陈述再次证实了鄢子和的证词。“永和金号”的经理杨振华说,在惨案发生前一天晚上,傅德明曾经带了一把枪到店里,称陈汉章供出自己受共产党的愚弄,在共产党里做了一个小小的职员,并且还供出“永和金号”里有秘室。
当时他回答道,店里没有什么秘室,并带傅德明查看了店里的所有情况,傅问店后面是否有出路,他说没有,只有一扇太平门,平时并不打开。
讲到这里,读者可能会问:“陈汉章是何许人也?”在这里有必要交代一下。
当时正处于解放战争节节胜利、国民党穷途末路之际,邵阳行政督察专员兼保安司令孙佐齐仗着上有陈诚做靠山,下有“三青团”骨干作爪牙,疯狂执行蒋介石的“密捕、密讯、密决”的“肃奸”反动政策,并以此作为升官发财的机会。他们到处抓捕进步师生,绑架工商业者,动辙以“奸党”论罪,无所不用其极。他们捏造事实、严刑逼供、残害百姓,并以“肃奸”为手段,行敛财之目的。在这种情形之下,“永和金号”进入了他们的视野。
“永和金号”是长沙分设来的金号,是当时邵阳城里的大商号,资金雄厚,店面富丽堂皇。店里有个60多岁的老者叫陈汉章,是个打金首饰的技工,他平时穿着讲究,长袍大褂,戴着金边眼镜,留着八字胡子,样子颇为威风。
孙佐齐一伙以貌取人,误认为他是金号的经理,于是决定从陈汉章下手,孙指派专署机要秘书傅德明、科长王雪非等人伪造证据,诬称陈汉章为共产党,抓了起来,关在专署监狱内。被抓的陈汉章,备受严刑拷打,被折腾得死去活来,才知道他确实是个打首饰的工人,榨不出油水来,后借口“保外候审”,将他放了出来。
看来在法庭上是询问不出什么结果了,徐君虎等人把破案重心放在追查“真言丸”的来源之上。
为了弄清傅德明的罪证,查明安眠药的出处,徐君虎亲自带着卫生院长曾昭智、省立医院医师陈幼纯,对西药店逐间查询。来到中德药店时,店主陈子庄不在,主妇申云英面露恐惧之色。经徐君虎再三开导、晓以利害,申云英才流泪说出真情:
“案发之前,傅德明经常到楼上照相馆和我们店里玩。在惨案发生前一天,也就是5月2日晚上,傅德明匆匆忙忙跑来找我的丈夫,说要100片安眠药,是新化县托他买的,证件明日送来。当时我们店里没有货,便从另外一个药店进了100片给他。第二天证件没送来,第三天早晨“永和金号”惨案便发生了。街上争相传说永和金号中毒较轻的大司务已经说出是傅德明搞的鬼,并且吐出了两颗白色药片。我们夫妇听到这个消息,受到良心的责备,坐卧不安,正想前去自首,可专署来了个带手枪的人,警告我们不许泄漏。我丈夫吓得躲到乡下,就留我一个妇道人家在这里看守店面。县长大人,请你老人家明察,我们是无罪的呀!”

申云英说着,泪如雨下。徐君虎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名片,交她收存,并答应从当晚起派警察驻守店前保护他们的安全。这种情况下,申云英在记录上签了字。


“真言丸”的秘密被揭穿后,湖南省政府在社会压力下,派了检察长汪廉一行来邵阳会同协办此案,孙佐齐等人开始惊慌,千方百计嫁祸栽赃,以求脱罪。
5月12日,孙佐齐让专署科长王雪非、白鹤钧等人趁送饭的时候,在饭中藏放便条,要傅德明坚称永和金店的店员全是共党分子;另一方面宣称,傅德明是因为“肃奸”工作而遭人报复,并让傅在邵阳《民报》和其他报刊上刊登启事,宣称“本人从事铲除奸匪工作,遂为奸匪所积怨,永和金店惨案实其暗算成果。现自赴法院请求侦察,同时设法破案,为被害人雪恨,誓与奸匪奋斗到底!”
同时,孙佐齐等使出各种卑鄙手段,对当事人及办案人员进行威胁。主办此案的县长徐君虎竟然在县政府办公桌上收到一个刺眼的大信封。拆开一看,5颗黄灿灿的子弹“哗”地一声从信封里掉出,砸在办公桌上,之后掉出一张纸条,写着:“事不关己何太劳,侬知休时真英豪。忠言不听防后悔,手枪炸弹助吾曹。”几个在声援会上发过言的知名人士也收到同样的纸条。受理此案的律师廖奇家中遭到一伙持枪人的搜查。
甚至湖南省政府派出的检察长汪廉亦收到一封恐吓信,上面写道:“永和问题是为了报仇,外人无法干涉,希望不要插手。”并说,如果定要前去,将以子弹迎接。信尾还贴了一张纸条,写着“汪某知趣一点,注意子弹飞进你的脑袋”。
万般证据都指向傅德明,可以说是罪证如山。万事俱备,只欠“一审”了。
5月21日晚,邵阳地方法院开庭审讯傅德明一案。开始,傅德明在百般罪证面前仍然抵赖,坚不认罪,审讯至半夜,仍没有结果。见此情景,湖南高院首席检察官汪廉与地方法院院长陈振球、检察官谢功预等人实行“疲劳轰炸”式的审讯。深夜,陈振球和谢功预二人转入幕后配合,由汪廉独自审讯。深更半夜,傅德明见一陌生人单独“接待”他,甚是恐惧。在百般“轰炸”之下,傅德明终于忍受不住,供出了一切。
傅德明是浙江嘉善人,傅家三代单传,因此父母对他百般放纵,从小傅德明就养成了娇生惯养的毛病。毕业后,他在军事机关和交通部门干过科员、干事、汽车队长等职务。抗战时期,他在桂林碰上一个叫曾静薇的华侨小姐。当时难民塞途,乘不到车,傅德明便利用汽车队长职权,将曾静薇全家送到目的地。因此,二人得以结识进而订婚。
抗战胜利后,曾静薇回了香港,而傅德明却到了邵阳。两地相思,傅德明急切希望团聚,决定尽快结婚,但这需要大笔钱财。此时邵阳行政督察专员兼保安司令孙佐齐正在邵阳到处敲诈勒索、大发横财,这与正需要钱财的傅德明一拍即合。于是,他们看中了邵阳这座山城中财势最大的“永和金号”。
傅德明把这个意图向孙佐齐和王雪非进行了试探,大家心照不宣。傅德明便于5月3日深夜带着专署的公函,以“肃查奸党“为名到“永和金号”,将店员鄢子和、喻让贤等8人集合一室,强令其一起服下“真言丸”(实际为安眠药片),假称可以辨别他们是否说真话。惟独饶文清是金库保管员,所以就未让他吞服“真言丸”。待8个店员药性发作昏迷不醒后,傅德明便迫使饶文清到保管室,说保险柜内有“奸党”文件,强令其打开保险柜。
在饶文清用钥匙打开保险柜的时候,傅德明举起金号工作房的铁锤向其头部猛击。饶文清立即晕倒在地。傅德明从饶文清手上取下钥匙,打开保险柜,取出全部金器。他担心饶文清没有死,又用尖刀在饶文清的头部、胸部猛刺数十刀,直到确认饶已完全断气。随后傅德明将保管室内煤油灯里的煤油倾倒在纸堆上点燃,企图将店内所有店员全部烧死,以杀人灭口。但最终因民众抢救及时,仅烧死店员两人。傅德明还交待,装有赃物的箱子在专署二科科长王雪非的房间里,并当场交出钥匙。
徐君虎、谢功预、汪廉等人当机立断,立即派人到王雪非的房间里提取赃物。到了专署,谢功预拿着傅德明交出的钥匙,直奔藏赃物的那个黑皮箱。打开一看,只见黄灿灿的金器照得满屋生辉,孙佐齐在一旁吓得冷汗直流。清点出的赃物计有:金钏10个,金龙3个,金飞机2个,金牌1块,金表1块,碎金一撮,共重26两1钱4分6厘;另有珍珠28颗,玛瑙10颗,银洋20元。在事实面前,孙佐齐吓得魂不附体,只得用颤抖的手在赃物清单上签了字。
至此,这件惨案的真相终于大白于天下。
第二天黎明,邵阳《民报》、《湖南日报》、湖南《中央日报》、《小阳春晚报》等报刊争相出号外,人心大快。
孙佐齐就是邵阳本地人,大革命时期参加过国民党“右派”分子所组织的“左社”,后来又加入了军统,继续从事反革命生涯。抗战时期,他受到时任湖北省主席陈诚的赏识,被任命为湖北省党部书记长。抗战胜利后,他凭着陈诚的推荐,获得了湖南第六区行政督察专员兼保安司令的职位。随后他物色了一群如狼似虎的班底,如王雪非、白鹤钧等人。傅德明与王雪非是同学,因此前来谋取工作,经王雪非的介绍,傅德明获得了专署机要秘书的职位。
前文说过孙佐齐仗着上有陈诚做靠山,下有“三青团”骨干作为爪牙,到处抓捕进步师生,绑架工商业者,动辙以“奸党”论罪,并以“肃奸”为手段,大肆敛财。当然,进入他们视野的远不止“永和金号”一家,当时资金雄厚的永福大药房也遭到了厄运。永福大药房系独资经营,老板叫何金恒,一妻两妾,只有一个独生子叫何建中,20来岁年纪,成天游手好闲,是个典型的花花公子。
孙佐齐指派傅德明、王雪非伪造证据,诬称何建中为共产党,抓来关在监狱内。何老板见宝贝儿子被抓,急得不得了,连忙上下打点,给孙佐齐送去2000万元并托人说情,可孙佐齐等人却嫌钱少,还是不放人。直到孙佐齐被查办、撤职,何建中才被放了出来。
“永和金号”惨案真相被揭露出来之后,人们觉得傅德明固然死有余辜,但是案情曲折,绝非傅德明一人所能为,社会各界要求除恶务尽、肃清余党,从而确保地方治安。众人纷纷把矛头指向了专员孙佐齐,认为他才是真正的幕后主凶。
5月24日,邵阳各界代表到湖南省政府请愿,要求彻底追究罪犯,认为第六区行署人员已经大半匪化,倘若不迅速将孙佐齐撤职查办,不但受恐吓的地方士绅人人自危,省政府在人民心中也再无威信可言。
在各方的压力之下,湖南省政府下令将孙佐齐撤职查办,并派人前往邵阳进行彻查。同时国民党中央检察委员会以孙佐齐身任湘省第六区行政督察专员,对于邵阳命案失察渎职,并有重大嫌疑,败坏国家纲纪,影响政府威信,决定对其先行停止党权,然后再交由湖南省监察委员会查明议处。
6月27日,邵阳地方法院正式宣判:傅德明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孙佐齐、王雪非、白鹤钧共同参与策划,借势勒索未遂,各判处有期徒刑12年。另外有关人犯也都受到了相应的处罚。
1947年10月22日,“永和金号”惨案的元凶傅德明被压赴刑场,执行枪决。临刑前傅德明还不肯被绑,态度强作从容。有一个记者将那一刹那的场景摄入镜头,此时傅德明还斥责法警,叫他不要阻碍视线。被带到刑场后,执行者连发3枪,傅德明中两弹后毙命。一弹是以步枪从后射击,自左耳穿过,“砰”的一声响后,傅德明应声倒地,两肩仍然耸动,于是再补两枪,由背后直穿心脏,血流如注。傅德明被枪毙后,众多市民前往观看。
其他诸人,虽然都被判了刑,但被关押不久后,就以各种名义释放,保外就医了。
1949年8月邵阳和平解放后,在群众的强烈要求下,邵阳市军管会把孙佐齐重新捉拿归案,明正典刑。正所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善恶到头终有报。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