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久思文存)意境极美——李煜写的《蝶恋花》·沈海冲

2020-12-03 21:58阅读:

独立学者

科技报编委、久思文存工作室主笔、太真数码科技公司总经理

关注
(久思文存)意境极美——李煜写的《蝶恋花》· 沈海冲
花秋月,年复一年,是岁月的更替。可在他的心中,却不是这样,本身已经是阶下囚了,所想的不过是这苦难的岁月何时才能结束?往事不堪回首,空余恨。他经历过命运浮沉,世事无常,眼见过繁华热闹的浮世红尘,也体会过繁华深处的落寞悲哀,命运的起伏给了他不一样的人生经历,因此也成就了他在艺术道路上的不断探索。
眼看他起朱楼,
眼看他宴宾客,
眼看他楼塌了。
这青苔碧瓦堆,俺曾睡风流觉,将五十年兴亡看饱。那乌衣巷不姓王,莫愁湖鬼夜哭,凤凰台栖枭鸟。残山梦最真,旧境丢难掉,不信这舆图换稿。
诌一套《哀江南》,放悲声唱到老。”
……
这首孔尚任的《哀江南》虽是讲的明末兴亡的事情,却让我想起了一位错投帝王家的浪漫词人——“李煜”。
李煜既是南唐后主,也是千古词帝,论作词他是一代大家,可为政他虽有仁爱之名却终究才华有限。
春花秋月,往事如流水向东流去。恍惚忆起来,前半生的他,纵情饮酒,歌人生繁华,醉一晌贪欢。那时候的他,风流倜傥,每日忙着饮酒作诗,过着风花雪月的生活,当真是潇洒恣意。
亡国之前,在李煜的诗词里,尽是些宫中宴饮,美女佳人,仿佛这人世间都是歌舞升平,一派祥和安乐的景象。
生逢乱世,李煜这样的性格终究不是一个合格的守成之君,在赵匡胤统一天下的征程中,南唐如同一颗耀眼的明珠吸引着宋朝的目光。
975年,宋朝大军攻破了南唐首都金陵,当时李煜曾上书赵匡胤,请求奉土称臣,希望宋朝撤军,赵匡胤怒斥道:“不须多言,江南亦有何罪,但天下一家,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乎!”
在交涉无果的情况下,李煜迎来了他一生最昏暗的一段时光,李煜在写给故人的信中提到自己的生活:“此中日夕,只以眼泪洗面。”
他是南唐的最后一位君王,初名从嘉,字重光。据史书上说,他一生下来就是重瞳,于是有人说他是帝王的象征,说重瞳象征着富贵与吉祥,在他的带领下,国家会越来越好。所以他从小就被照顾的很好,精心呵护着长大。
虽然别人都说他具有帝王之相,或许他本人并不想当这
个帝王呢?他也不是皇位的第一继承人,他只是李璟的第六个儿子。也许是因为有父亲在,就特别有安全感,丝毫感受不到那风雨欲来的危机。
所以,在他早些年的皇子生涯里,他都过的无忧无虑,悠闲自在,做着自己想做的事,不必担忧朝政之事。可是,命运似乎跟他开了一个玩笑,偏偏要他做皇帝。可惜的是他空有一身艺术才华,却没有治国之能,在他接过这个皇位后,肩上的担子随之而来。
他小心翼翼的守护着这飘摇欲坠的国家,觉得并不开心。做皇帝难呀,做一个好皇帝更难。于是就有了这么一首词:
遥夜亭皋闲信步。
才过清明,渐觉伤春暮。
数点雨声风约住。朦胧澹月云来去。
桃杏依稀香暗渡。
谁在秋千,笑里轻轻语。
一寸相思千万绪。人间没个安排处。
————《蝶恋花》李煜
夜幕降临,我在亭子里悠闲的踱着步子,刚刚过了清明时节,似乎已经感觉到了春天渐渐离去的气息。夜里飘落了几丝雨,又渐渐停下了。乌云遮住了月亮,更显得朦胧一片,凉风吹来,云儿随风而去。
桃花、杏花悄悄开放,在这静谧的夜里独自散发着幽香。不知道在园子里荡着秋千轻声说笑的女子是谁呢?我似有千般愁绪,而这辽阔的天地间,竟然没有一个地方可以排解这些愁绪。
本来就不想做皇帝的他,在做了皇帝后一直都小心翼翼,面对这万里江山,想的是如何守好祖宗留下的基业,首先考虑的就不是自己,而是天下。内心自然而然有诸多苦楚,天下这么大,却没有一个能排遣我内心积郁的地方。
积郁什么?面对虎视眈眈的宋国,怎样才能守好这万里江山?而这内心的苦楚又该向谁来诉说啊?
没有一个人愿意做亡国之君。可是面对这来势汹汹的宋军,他没有办法。为了万千生民,为了尽量减少伤亡,他选择了投降,选择了俯首称臣。他这么做,无非是为了这子民们免遭战火的洗礼,想要保护这一方平安。
往后的日子里没有他想的那么顺遂。后半生的他,国破家亡,寄人篱下,愁肠难解。远离故土,望着这同是照耀着故国的明月,往事历历在目,愁思难诉,前尘旧事如同一江春水向东流去,愁思却是剪不断理还乱,于是便有了这么一首词: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
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虞美人》李煜
春有百花秋有月,这样美丽的景物什么时候会结束呢?以前的那些事情又还记得多少呢?昨夜,小楼又吹来了一阵春风,在这满月当空的寂静夜晚,怎么忍受得了回忆起故国的那种伤痛啊?
精心雕琢的栏杆,白玉砌成的台阶应该还都完好无损的在那里,只是我所怀念的人呀,已经渐渐衰老,改变了模样。要问我的心中有多少的哀愁,恰是那春江之水滚滚向东流去。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