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久思文存》一次神秘的潜航·沈海冲

2020-12-30 19:13阅读:

独立学者

科技报编委、久思文存工作室主笔、太真数码科技公司总经理

关注
《久思文存》一次神秘的潜航
“高大胆”,是原南海舰队司令员高振家海军中将的绰号。46年前,时任129潜艇艇长的高振家驾艇潜航大洋,神秘地在“龙宫”沉浮42昼夜,斗恶浪、战暗流、遇敌情,历经风险,打破了之前海军潜艇史上22昼夜巡航的纪录。“高大胆”这一绰号就是当年这样叫开的。
1964年深秋,高振家接到了一个特殊命令:129潜艇从基地出发,南下执行远航30昼夜实验和侦查训练任务。执行这一任务的背景是:84日,美国宣称一艘美舰在北部湾遭到越南民主共和国鱼雷艇袭击;85日,美国从航空母舰起飞的飞机袭击了越南的炮艇并轰炸了越南的清化地区,在南中国海燃起了熊熊战火,我国的安全受到严重威胁。我海军要做好远离祖国大陆对敌作战的准备,而潜艇部队
是主力。
129潜艇这次出征不仅要完成潜艇自给力、战斗力的实验任务,还要做好随时投入战斗的准备。上级经过再三考虑,把这个艰巨的任务交给尖子艇———129潜艇,由已升任某潜艇支队副支队长尚未赴任的高振家为主要指挥员。
高振家,1946年参加革命,1951年调到海军参加组建潜艇部队。当时中国还没有潜艇,得先培训骨干,他在苏联的潜艇上学习了3年,195525岁时,在中国自己的潜艇上任艇长,一干就是10年。其中6年是主战战备艇艇长。时龄34岁的高振家,接到出征命令,一夜未能安寝。

隐蔽,是潜艇的特长,也是潜艇发挥战斗力的先决条件。隐蔽行动,是潜艇进行一切战斗活动的准则。执行这次特殊任务,只有少数领导知情。出航那天,没有夹道欢送队伍,没有标语彩旗,完全按照平常潜艇早出晚归训练的惯例起航,唯有几个上级领导到码头送行。几天后,当人们发觉129潜艇没有归来时,它已到达千里之外的水下阵地了。
潜艇在水下航行,靠数百块巨大蓄电池施放电能,带动电机运转推动潜艇前进,蓄电池用光了,潜艇就需浅潜露出小小的通气管航行,因为柴油机运转是需要空气的;这时,是用柴油机带动推进器使艇体前进后退,并向蓄电池不断充电。一般在夜间不易暴露时,才实施充电,如遇情况,则立即深潜下去把自己隐蔽起来。
潜艇的通讯联络十分神秘。潜艇执行任务时,无线电保持静默,因为一旦发报,无线电波传播出去,就容易被敌人侦探到潜艇的具体位置,暴露目标,所以潜艇在水下往往“只收不发”或“只收少发”。
潜艇排放生活垃圾也必须遵循保密、隐蔽的原则。声呐、雷达侦察到海上“平安无事”时,潜艇上浮片刻,把垃圾从升降口排除到海面,并监察垃圾沉入水下,才可放心离去。
发生在这次远航中的“一张糖纸”事件,高振家几十年都难以忘怀。
那天,129潜艇正在公海水下航行。吕副艇长在厕所里发现了一张糖纸,捡起来一看,上面印有:“旅大市糖果厂出品”的字样。他即把情况报告了艇长高振家。
高振家不由心头一紧:这是很严重的问题!
他指示副艇长对全艇进行一次深入的隐蔽保密教育。吕副艇长把艇员集中起来,让大家谈谈对“糖纸”的认识。有的说,一张糖纸排出去,在茫茫大海上,敌人未必能发现;有的说,旅大的糖果应该在全国都有销售,就算敌人在海上发现了,怎能知道我们艇是从旅大起航的呢?还有的说,即使敌人发现了糖纸,我们已不知潜到哪里去了……正在争论不休时,在一旁一言未发的高振家突然用力敲了一下桌子,吼道:“你们的脑袋怎么这么简单,问题不是糖果是旅大生产还是上海生产,而是敌人据此发现,就可以作出肯定判断:这海域有中国潜艇出没!你们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呀!当然,一张小小糖纸漂在海面,敌人未必就能发现,但却反映出一个致命问题:我们有的同志缺乏隐蔽意识、保密观念,这才是最危险的啊!现在,我宣布,谁再有一丝一毫的泄密行为,我就狠狠处分谁……”
高振家的一番话掷地有声。打这以后,漫长的42昼夜潜航,再没有发生泄密事件。
  
初冬某日,潜航中的129潜艇奉命撤出2号阵地北上。风越刮越大,当年最大的一次寒潮迎面袭来,风力骤增至9级以上,潜艇已难以在通气管状态进行柴油机航行。按常规,在这种情况下,潜艇在30米以下的水深潜航是平稳保险的,但是,这时蓄电池电量太低,需要上浮充电,若继续用电机进行水下航行后果可想而知。
高振家在指挥舱召集紧急会议,寻求最佳方案。一种意见是按预定航向在水下进行通气管航行,边航行边充电,然而一旦通气管的挡板被风浪打关闭了,就会非常危险;另一种意见是调整航向,将风浪置于45度左右的舷角,也可能勉强操纵潜艇进行通气管航行充电,但是潜艇容易倾覆;第三种意见就是浮上水面,用一部柴油机航行,一部柴油机给蓄电池加速充电,但是,海水若从升降口灌进潜艇内,后果将不堪设想。
高振家决定先在水下实验:采用30度航向。结果风浪从艇左前方一个接一个压来,深度难以保持;此时,向右倾斜已达20度左右,而且潜艇迟迟不能扶正,如果继续倾斜,紧接着再来一个更大浪头,就极有可能出现潜艇倾覆!
这个可怕的后果让人不寒而栗!
高振家立即进行纠正,在潜艇调整到8米水深时,发出一个斩钉截铁的命令:速浮!
不到一分钟,129潜艇像一条长鲸般迅速浮出水面。
这一举动,需大量消耗高压空气,要回补,需用空气压缩机工作几小时,故一般状态下不采用“速浮”。而此刻由于风浪太大,潜艇眼看可能倾覆,为了保证几十名战士的生命安全和国家来之不易的这个“宝贝疙瘩”万无一失,更为了圆满完成上级交给的重大任务,他不得已而为之。不久,柴油机开始轰鸣,用一台进行充电,另一台推动螺旋桨转动航行。艇首忽上忽下,时隐时现,在滚滚而来的巨浪中,潜艇艰难缓慢前行。
20多小时未合眼的高振家,刚刚嘘了一口气,浪峰又一个接一个越过潜艇前甲板冲向舰桥,并不断有海水泼进指挥舱。
高振家深感问题严重。必须立即关闭指挥室升降口水密舱盖,而且,因情况复杂,舰桥上需要有一名艇领导带领两名艇员迎风顶浪担负值更和观察瞭望,把掌握的真实情况及时向指挥员报告。

这时,准备接班的新艇长朱意达自告奋勇要带鱼雷部门长老王和舵信兵小李上舰桥执行此项任务。老艇长高振家最了解这位有头脑、心细如丝的接班人,说了声:“老朱,你去我放心,拜托你们了。”朱意达立即带着王、李二人从升降口上到了舰桥上,把舱口盖关得严严实实。
因舰桥上风大浪狂,稍有不慎就有被抛入大洋的危险,朱意达3人把自己的身体用绳子拴在舰桥的栏杆上;海浪不断袭击他们,尽管穿的是防寒服外罩一件长雨衣,无情的海水还是从头颈灌到脚跟,3人都被灌个透心凉。虽然不停地颤抖着,他们依然坚持了5个小时,不断地把海面和战艇的状况及时报给指挥员。

129潜艇在预设的阵地里不断穿插,测试本型号潜艇各种性能数据,同时也侦查海情、敌情,为未来远潜作战做准备。
在台湾以东的海面上,129潜艇以平常的速度在水下巡航。夜幕降临,海上漆黑一片,风力不超过2级,是比较平静的日子。突然,雷达值更车班长发现在雷达侦察仪第三波段的荧光屏上,冒出一个米粒般的小亮点,在耳机里能听到“嘀,嘀”声,他立即向指挥所报告:“报告值更官,艇首偏左方向发现雷达信号,第三波段,信号强度弱,转速每分钟18转,可能是渔船。”
高振家听到报告后十分纳闷,心想,自从进入此阵地以来,还没有遇到过渔船,怎么今天突然会出现呢?随即命令雷达室:“继续仔细观察,进一步判明情况。”并指示声呐室,“仔细搜索舰首扇面!”
片刻,声呐值班员报告:“方位067度发现噪音,可能是一艘商船,估计距离50链(一链相当于185米),方位前移。”由于129潜艇当时装备的雷达侦查仪定向性能较差,误差大,高振家综合判定:雷达的发现与声呐的侦听应是同一个目标。小心无大错!他果断下令:“左满舵!航行150度!”转入接敌航向,决心进一步查清目标。同时命令鱼雷攻击人员就位,并开始按鱼雷攻击进行记录、绘图和计算。
这时,声呐室又报告,经进一步判断,认为所发现目标是一艘军舰。雷达值更员的回答是含糊的:日本渔船装的是这种雷达,从该目标的雷达工作规律看,又不太像渔船,因为渔船不会在周围空荡荡的大海上不间断使用雷达。胆大而精明的高振家,凭他驾驶潜艇在海上沉浮10年的经验判定:不管是商船或军舰,没有迹象说明发现了我潜艇,主动权依然掌握在我们手里。
为了进一步弄清真相,高振家破例通过潜望镜观察,发现在方位70度的目标有尾灯两盏,再根据掌握的情况全面分析,断定是一艘美国坦克登陆舰。艇员得知信息,个个摩拳擦掌:“立功的时候到了,我们一定要让美国佬葬身海底去喂王八!”
高振家却在冷静思考:若在战时,处置很简单,我鱼雷飞速送上去,叫它有来无回,可现在不行,一是没有上级命令,二是与我艇承担的任务相违,鲁莽行动,重则给国家闹出大乱子,轻则暴露我潜艇目标,上级赋予的远航任务泡汤。以忍为上!
于是,高振家指挥的129潜艇在美舰的身边神不知鬼不觉地潜走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潜航,129潜艇发现了从高雄港开出来的国民党海军护卫舰。高振家指挥潜艇“速潜”40米处规避,对方丝毫没有察觉129潜艇的存在。还有一次,相继发现美国核潜艇和航母,129潜艇在一片警报声中“速潜”至60米以下,对方也毫无知觉。
129潜艇已经离台湾岛很近了。在台北港外的海面上,发现了不少商船、渔船,潜艇在它们之下,非常隐蔽,也十分保险。高振家心想:倒不如乘着商船的掩护,试探潜艇进港的航路,侦查有价值的资料,将来必大有用场!他指挥潜艇在海底尾随着商船向台北港进发,大家都捏了一把汗,怕艇长把潜艇开进台湾港内,不好收拾。但高振家却胸有成竹———哪能潜到台北港内“旅游一番”呀,只不过在台北港外兜一圈,掌握相关资料和积累经验罢了!
129潜艇已经在大海深处巡航了30昼夜,打破了同类潜艇22昼夜远航的纪录,上级给他们下达的极限指标是30昼夜,可以说已圆满完成了任务,还要不要超极限巡航?高振家一直在琢磨这个问题。
如果就此结束,已经很理想了,应受到上级褒奖。但高振家不是这样考虑问题。他想:未来远涉重洋同强敌作战,持续时间越长越主动,此艇设计标准是在无补给的条件下续航30昼夜,这是根据机械、吨位、容量等物质因素计算的,人的最大极限却无法用数据来表述,应该用精神加物质的总和来计算才最科学。最后,他综合大家的意见,斩钉截铁地宣布:继续试验,争得战斗力的最大值!
高振家同政委邵雨龙商定,要在全艇来一个大动员、大誓师,把人的决心、意志、精神潜力最大限度地激发出来。
129潜艇是一艘长不过76米、宽不过4米,吨位不大的中小型潜艇,它的柴油、淡水、主副食品等装载量是有限的,全艇几十号人吃喝拉撒睡全在里面,机械长时间负荷如发生故障将寸步难行。面对严峻的现实,全艇“背水一战”:为了节约柴油,采取节能航行;对机械仪器像爱护眼睛一样加倍保养,潜艇定时坐卧海底检修;食品精确计划,既保证体力又不浪费一分一毫;洗漱淡水由原来每人每天定量分发一茶缸减少一半;汗臭的衣服用又咸又涩的海水洗涤,穿在身上十分难受也得忍耐坚持;噪音和有毒气体对人体长时间侵蚀,战胜它靠不怕死的精神……
艇员生理和心理的忍耐力受到极大的挑战。年轻人40多天与世隔绝,晕船呕吐、枯燥和寂寞不时向他们袭来。高振家除指挥潜艇外,还和邵政委一起抓政治思想工作,与单副政委抓伙食的管理和改善。为了增强体质,他们定时举办“水下运动会”:大家在各自的舱室里因地制宜,开展拉力器、举哑铃、俯卧撑、引体向上、过水密门、上下升降口、掰手腕等体育比赛;还实行实物奖励,冠军奖500克菠萝罐头一个,亚军奖375克橘子罐头一个,第三名奖苹果一个,还用空罐头个制作一、二、三名的奖牌。他们还召开了几次“龙宫联欢会”,每个部门出节目,大部分都是独唱、小合唱、快板、诗朗诵,通过广播喇叭使各舱室都能欣赏到。此外,还办“水下快报”,把大家的稿件刻成蜡板,油印成小报分发给每个艇员以鼓舞斗志……
就这样,129潜艇一直在水下坚持着,31天、32天、33天……一直到了第42天,才惊现于基地港内。
42昼夜,艇员们虽然身体消耗很大,有的体重下降了十多斤,有的下降了八九斤,高振家这个不晕船的老将,也掉了七斤多肉,但个个都精神抖擞地登上码头。高振家同前来迎接的上级首长和支队领导一一握手,脸上露出灿烂的微笑。
分享:
0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