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市救助站,一天里,4名走失多年的流浪者回家啦!

2019-12-05 09:38阅读:
都说世间最美的词汇,是“回家”。12月4日下午,四名在宁波走失多年的流浪者在经过艰难的寻亲历程之后,终于等来了家人。如果说这趟旅程的始发地是宁波市救助管理站,他们的终点都是离开太久的家! 宁波市救助站,一天里,4名走失多年的流浪者回家啦!
宁波市救助站,一天里,4名走失多年的流浪者回家啦!
A 他辞职找父亲,找了一年
4日下午,“白云”33岁的儿子出现在市救助站,终于牵到了父亲的手。父子俩情感比较含蓄,眼神对视之后,没有多说什么。儿子请朋友开了车,收拾起父亲的个人用品,紧紧地挽着手臂,回家了。
下午1点多,在市救助站里,老人紧紧拉着儿子的手,连声说着感谢。“宁波人很好,吃得也很好,我在这里没有受苦。”“白云”老人姓毛,今年63岁,来自陕西省宝鸡市凤翔县。
儿子小毛说,父亲一直在老家务农,已经走失一年多了。
“得知这个消息后,家里人非常着急。当时我在苏州打工,就辞职回家一直在找。”小毛告诉记者,老家周边都找遍了,报了警也在网上发了寻人启事,不过一直没有找到父亲。
宁波市救助站,一天里,4名走失多年的流浪者回家啦!
“白云”今年63岁,白净整洁,普通话说得毫无南方人的口音。去年夏天,他被人发现在鄞州丹凤新村小区的屋檐下搭起了蚊帐安家,好心的居民报了警,随后被送到了市救助站。
要帮“白云”寻亲,先得弄清楚他的来处。可“白云”自称,在一次落水后,失去了全部记忆,一路搭车向前走。平日里靠捡破烂为生,实在没钱了就向路人要。因精神方面障碍,“白云”被送到了市民政局下属民康医院。熟悉的医生都说,“白云”应该是有一定文化的,平日里最喜欢看书看报,偶尔还写诗。比如,他就这样写过自己:我就像一棵老树,砍去老枝后,长出了新芽……
宁波市救助站,一天里,4名走失多年的流浪者回家啦!
这次,“白云”是经过公安高科技手段才查找到家人的。得知他在宁波,儿子在电话里激动得哭了。“你们不知道,自从他走丢,为了早点找回家,我都已经辞职一年多了……”
宁波市救助站,一天里,4名走失多年的流浪者回家啦!
宁波市救助站,一天里,4名走失多年的流浪者回家啦!
宁波市救助站,一天里,4名走失多年的流浪者回家啦!
B 他为找儿子,在宁波卖菜
22岁的小郑个子高高壮壮,患有精神分裂,从家里走失已经7年多了。一口宁波话也没能为他的寻亲提供多少帮助,毕竟重要信息都不记得了。来接他回家的父亲,骑着一个改装过的电瓶车,风风火火,身上沾满了粉尘泥土。
宁波市救助站,一天里,4名走失多年的流浪者回家啦!
这个中年男人说,从儿子走丢,家里的变故太大了。妻子生了重病离去,他也差点抑郁成疾。为了找儿子,他到宁波的一个热闹菜场里摆起了摊位卖蔬菜,一方面讨生计,另一方面,他要在人山人海中,去发现那张日夜思念的小脸。
宁波市救助站,一天里,4名走失多年的流浪者回家啦!
“离开家的时候,他才15岁,现在已经是大人了……”再见到儿子,老郑欣喜得落下了眼泪。父子俩多年不见,却毫无陌生,儿子拎了满满一袋救助站准备的零食,紧紧地跟在父亲身后。老郑跟记者说,“以后我去哪里都要带着他,可不能再分开了。”
宁波市救助站,一天里,4名走失多年的流浪者回家啦!
除了“白云”老人和年轻的小郑,另外两名长期滞留人员也找到了自己的亲人——
52岁的任大伯离家11年,终于被哥哥带回家。只是,他不知道,在分别的岁月里,他们的父母已经相继离世。如今,世间最亲的人就只剩这哥哥了。
宁波市救助站,一天里,4名走失多年的流浪者回家啦!
年过六旬的李婆婆是鄞州人,她走丢已经2年多了。因为患有严重的糖尿病,她的双眼如今已近失明。儿媳来接母亲回家,她一下就听出是谁,眼里流下了热泪。
宁波市救助站,一天里,4名走失多年的流浪者回家啦!
宁波市救助站,一天里,4名走失多年的流浪者回家啦!
市救助管理站派出摄影小分队到市福利院、民康医院等地拍摄长期滞留人员人脸图像,为人像识别比对作准备。
宁波市救助站,一天里,4名走失多年的流浪者回家啦!
揭秘:
三年送73人温暖回家,多亏了幕后“黑科技”。多年来,市救助管理站加强各种传统查找寻亲力度,推进“互联网+救助寻亲模式,充分利用公安刑侦资源,借助DNA比对、“人脸识别”技术,拓宽寻亲手段,多措并举成功帮助身份户籍信息不清的滞留人员返乡回家。
宁波市救助站,一天里,4名走失多年的流浪者回家啦!
寻亲一直是救助站的一项重点工作,特别是帮助长期滞留人员找到亲人。记者了解到,2017年至今,市救助管理站成功帮助200 余名身份不明的受助人员成功找到户籍,市救助管理站已经成功查找到73名长期滞留人员的身份,并帮助他们回家。
在一个又一个感人的寻亲故事背后,很少有人知道,这得益于近年来突飞猛进的甄别寻亲“黑科技”。
市救助管理站业务科科长王玉忠王玉忠介绍说,他们前几年搭上了“互联网+”的快车。借助全国救助寻亲网、今日头条、微信群、朋友圈等这些网络媒介,将需要查找的受助人员照片、年龄、体貌特征、发现时间及救助情况等重要信息在这些媒介上及时发布,能快速便捷地进行查找配对。
又比如,通过宁波市公安局的帮助,借助DNA比对和人脸识别帮助寻亲,对入站7天以上身份不明的救助对象,全部采集DNA血样送公安DNA库比对寻亲,并拍摄人脸图像开展人像识别比对,有效提高了寻亲效率。你别说,效果真的不错。在外流浪10年、20年、30年的人,通过这些“黑科技”终于得以与家人重新团聚,回归家庭。
王玉忠也建议,如果你遭遇了家人走失,他们可能因身体原因说不出有效信息,建议家属主动“站”出来,去附近派出所进行DNA采样。“现在全国救助系统滞留的人员基本都做过DNA采样,这样找到他们的几率会大很多。”
(滕 华 龚国荣报道)
宁波市救助站,一天里,4名走失多年的流浪者回家啦!
龚国荣 (网名:龚国荣宁波):主任记者,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浙江省摄影协会会员、新华社签约摄影师、浙江日报报业集团视野网签约摄影师。退休前任《宁波晚报》摄影记者22年,先后荣获“赵超构新闻奖”一等奖、“全国晚报优秀新闻照片”金奖;中国地市报优秀新闻摄影作品金奖、浙江省和宁波新闻奖摄影作品一等奖等奖项。1999年—2006年连续八年被《人民日报》评为“华东新闻摄影十佳” 称号;2003年获“全省新闻摄影十佳”;2006年被中国新闻摄影学会、中国地市报新闻摄影学会,评选为中国地市报首届新闻摄影“百佳记者”。 2014年度获“浙报集团图片中心十佳签约摄影师”。曾出专著《镜中甬邑廿春秋----龚国荣新闻摄影作品集》、与人合作出版研究专著《南宋石雕》等书。
欢迎直接在电脑上访问我的博客,图片更大,看图更舒服。只要在百度上或新浪博客上搜索“V龚国荣宁波”,或访问http://blog.sina.com.cn/nbggr6就可以。或者扫描如上二维码。
请支持图文原创,未经授权,请勿商业使用,禁止未署名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