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到生命终点的美国人

2018-08-06 01:11阅读:
工作到生命终点的美国人


我在朋友圈告写道:如果你想感受世界水准的床科学家的采,大家别错过Atkinson(阿肯森)的演是属于内科大房的性,所以在医院里独有的坡度很深的梯教室里行。床医生早晨六点上班是常事,我
些听告的人当然也需要起个早床。阿肯森床做到每年被评为全美的最佳医,他参与发现新的疾病;基做到HHMI(休斯医学研究院成)和院士,他领导的研究克隆新基因和分析蛋白构域。在医生科学家聚集的圣路易斯大学都不多,中国大土壤和文化上的差异,基本上沒有这样水准的合性医学人才。

阿肯森在40岁左右独立发现CD46,他的研究从蛋白到基因找到一重要的免疫调节蛋白。后世界范内的跟研究明:像病菌的吸磁一CD46为麻疹病毒或淋病杆菌等多种微生物的受体,该蛋白质还涉及生殖功能和调控T细胞。生命机体的基因有限,编码出的蛋白质必须执行多样的功能。阿肯森的研究组还与哈佛和Case Western竞争或合作克隆了CR1DAF两个体受体或调节蛋白的基因,蛋白质为别发现的。这样在基因发现编码系列免疫控蛋白的基因区域,他区域命名RCA
阿肯森在床上与大的眼科教授合作发现了一种被称CRV的小血管炎症,一种涉及全身多个器官的常染色体遗传病。病因不明,病人在40岁左右发病,出现脑和眼底等器官的血管炎症,几乎全部死亡,有的还有精神毛病而犯罪坐牢。阿肯森曾经把他们的脑组织保存,有些放在自己办公室的桌下,直到一对英格兰/苏格兰夫妇日夜工作在实验室里,才找到CRV的病因DNA外切Trex-1的突。林璎设计的水就是阿肯森的CRV病人家属捐的,为华大医学院的永久性志。Clayco建筑公司老板的捐款目的是念他去世的太太,他家族成百万美金地捐款给华行探疾病机理的研究。
这个演讲是为了纪念Charlie Parker(派克。阿肯森从NIH大的派克教授实验室做的第二博士后,从他那里独立出来的。派克人特老,美国君子,我犹太老板诺贝尔奖擦身而诺贝尔会当年把前列腺素的奖给了瑞典人。派克的家很好玩,他和太太的五孩子里的四个MD, 美国清教徒很少这样逼孩子学医的。派克的女儿Kathy是医学院教授,有一位叫Keith的儿子在担任西南医学中心教授英年早逝。我们经常开玩笑,派克教授当时赚足了大的福利,因为当年教授子女不仅读华大的本科免费,甚至读华大医学院都免学费。派克的太太也是MD,但是期在家当家庭女,有次我共同在6楼等梯,他太太不客气派克查理,把裤档的拉链拉上
我来美国后就没有见过派克,他几十人的实验室因失掉成了他和印度人两人,后来印度人也走了,他只有自己洗瓶子,特真的那种人。学校逼他关,他当60,而他当顶头上司大内科主任是自己的学生阿肯森,所以本上是前学生根据学校他关。他曾语说:我要跟John (阿肯森)谈,最后派克要求用自己的钱买试剂和雇人,学校拒绝,他只好完全关门。但是他不愿呆在家里,仍然来上班做实验,先在HHMIDavid Chaplin实验室弄到一个桌子和实验台,David实验室人员说对他客气点,他是我的老师ChaplinUAB当系主任后,派克到另一位助理教授的实验室。他有也跑去自己当教授的女儿Kathy Ponder (取丈夫姓) 实验, 来后,Kathy就问实验室的人:他又来了什么?。你们说说困潦倒了,恐怕狗都嫌。
派克直到83岁的去世前不久,还在医学院的走廓上走,让我好怀念与他的聊天。他那潦倒的子,头总是低垂着在想问题时而衣放皮中。告阿肯森侃,他从来没有这样过领结。有次来哈佛的Frank Austen告,我曾与派克聊及Austen,派克他比我会多了。确如此啊,成就或不相上下,Austen80岁还经费经营实验室,派克在60就开始流浪了。以前看一个美国中年人帖,述很多美国中年人都十分努力,我想到派克和Oliver Lowry,今天才有机会派克的故事。他都是我到的工作到生命点的美国人,我完全不能用来解释这些情形,他在暮年自己取冰做实验,我把看作好奇心未的表。因为华有丰厚的退休划,他去世后的财产都会超百万美元。
美国学界以前也有65岁的退休年龄,现在学术界则是由你的同行通过经费评选决定你是否退休,原因很简单,因为还有大量的杰出科学家在他们70-80岁时还相当多产。在华大,前病理系主任拉斯卡奖得主Emil Unanue80岁了,仍然在经营实验室。血液科前主任Stuart Kornfeld也是表申NIH五年的R01研究助。种体制的残酷性是你如果不行拿不到助,也是你的同行你走人,很多人做不到正教授,做到后如果不出也是关走人,但是如果你足够优秀,又愿意继续前行,同行可你没有退休的年限制。欧洲在TB细胞领域的世界级科学家Harald von BoehmerKlaus Rajewsky,他瑞士或德国的制性退休年都跑到了美国,曾在哈佛经营过实验室。
讲点阿肯森实验室的好玩的故事,以前阿肯森和研究生Rebecca共同写了篇文,美国基本上所有文必研究生先写,然后导师改。在这过Rebecca觉得形势不对,她就把每稿都放在桌子的地上。阿肯森不断改,Rebecca把所有版本收集,待文章接受的那天,那些手稿的纸张可以从地上几乎达到桌面么高。他们发过一篇J. Clin. Invest的封面文章,探CD46分子在精子中的生理与病理功能,就是次演的幻灯之一。文章被接受后JCI提供封面的机会,几个精子就担任了此重任。阿肯森在会上半开玩笑:上面几个是年人的,我的精子是横着的个,他的那个确有点无精打采。
现在谁也不知道上帝为什么把一个补体蛋白安排在精子的内膜中,有次阿肯森在会上摸脑袋说实在对此不懂,并且老鼠和人的CD46在精子中的不同,直到一位深女科学家约翰,你没看过大鼠性交?那么脏,当然需要补体的保护分子了!,阿肯森我在大,真没看见过景!
阿肯森早年与Donald Schreffler合作,当那帮年人最怕的就是Schreffler的那根笔。有位博士后在文稿经过英文专业的老婆或其他人修改后,以会在Schreffler处过关,但是Schreffler笔仍然令博后几乎昏倒。大家发问“SchrefflerCaltech的,家伙在哪里学的英文?。阿肯森不会打字,六尺多身高的男子,字写得也仔而没有看相,所有500多篇文章都是靠他的笔修改成的,没有秘,他是活不了的。Schreffler为华大著名遗传系的创系主任,以发现MHC IIILocus入医学史册,我同意他人的这评语“His place in the “Immunology Hall of Fame” is secure.”Schreffler为非犹太的德裔后代,长在伊利诺的农庄,又是农民的儿子,本科香槟,博士Caltech。写些的目的是希望“70%论文做假的天朝科学家,学那么一点点美国或西方的科学文化。
借此阿肯森今天演的幻灯个概念,关于达化理选择压力的知,因我面太多神创论的朋友和对进的理解有偏差的科学家。2005年的重大遗传进展揭示:一种很常的眼底退化性疾病(AMDAge-Related Macular Degeneration) 的部分原因是,因为调节补体活化的蛋白Factor H的基因突造成的,三篇Science和一篇PNAS,同时发表,轰动界。如果机体不能抑制免疫系的活性,代等生命生的垃圾物就沉淀在眼底的Macular(黄斑), 而黄斑正是光线聚焦通过视经传递信息的区域。那里的病你辛苦工作一子,80岁后看不清孙子的面孔。原因查出是Factor H402位置的氨基酸从YTyrosine, 酪氨酸)成了HHistidine, 组氨酸),也就是Y402H。但是令人以置信的是在人群中大概30%拥有Y402H什么么普遍?
微生物实验大家,原来我们拥有此突是因为进力使我保留下来的:了逃避免疫的攻,常常借用机体的成分来抗免疫系,因为细菌的基因用。菌与人体的Factor H结合后就能抵抗人体免疫系的攻所欲,人死亡的命运。但是研究发现链球菌或鼠疫杆菌与Y402HFactor H合能力下降,这样拥Y402H变成对抗细菌感染的保卫性突变,使自己的免疫系统不被细菌滥用而更容易清除细菌。这样在瘟疫杀死大量人群时,拥有Y402H的人群就存活了下来。活得后,眼睛又看不清了,真是有得必有失。
我是十分惊奇很多人都把达文学弄成什么人是否源于虫子的无效争,其文学最核心的理就是发现了自然界的选择压力,也就是自然选择,所,适者生存。是他的一切理的基,其他都是推,容易造成循环辩论,没有必要争。大家应该知道:抗菌素耐性,病毒逃避机制,三维结构里病毒生存的异以及CRISPR, 这些都可以用达尔文的选择原理来解释。英格兰那么小的地方,出现了与牛顿同辉的达尔文,我常以此原谅英伦人的冰冷与高傲。
工作到生命终点的美国人
工作到生命终点的美国人
我最近在Mid Campus新楼的11楼拍Peregrine Falcon时,从这个角度摄到水坛。有人把它形容成细胞核与细胞质,我倒看有些像儒家的中国太极八卦。
工作到生命终点的美国人
工作到生命终点的美国人
Charles W. Parker
纪念讲座。
Donald Schreffler
。杰出的免疫遗传学家,圣路易斯遗传系主任。
CD46
与精子膜构。
选择原理与菌逃避免疫攻的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