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首次编辑婴儿是人类恶梦的开始

2018-11-27 01:54阅读:
中国首次编辑婴儿是人类恶梦的开始

我在第一时间得知中国科学家编辑婴儿基因后的反应是这简直是胡来啊,人类恶梦的开始。我在三年多前就提出过警告,请见下文所说出的原委,没有想到恶梦真的来了。
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据然在中国实施,改变了孩子生殖细胞的基因组,意味着突破了万年通过进化产生的屏障。你将完全不能阻止该基因的突变遗传给后代,因为你沒有法律阻止这些孩子生殖后代。
那帮散布对转基因恐怖的人哪里去了?转基因作物的基因会降解成核苷酸而对人体无害,这可是赤祼裸地改变人类性状的基因编辑。这种研究据然能够得到国内的人类临床试验委员会的批准,简单令人难以置信。如果这里存在任何违反规定的放卫星的行为,南方科技大学应该实施对贺建奎副教授最严厉的制裁,包括剥夺他进一步实施任何类似实验的可能,他的行为是全体科学界的耻辱。
实质上,这种编辑人类基因组的实验毫无创新可言,国际上哈佛和麻省理工学院可以随时做,但是人家不做,出风头做学问的风气在中国不可涨。这种风气其实是中国科学高层的领军人物带坏的,有人为了能发表所谓高分杂志的文章,频繁更换自己的领域,他们可以从植物做到人体,从发育做到免疫,最后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改变了CCR5基因就不能得艾滋病吗?这只能骗外行。现在这中国的科学界怪了,严肃的程度涉及到改变中国人种编辑的消息,不是以原始科学论文而是以公众号文章的形式传播的。我们现在还不确切知道贺建奎是改变了CCR5还是它的受体,只有很少的人因为CCR5的突变而对艾滋病拥有抵抗力。
几十年前现北大教授邓宏槐在NYUDan Littman实验室发现CCR5为艾滋病的共同抗体,文章发的是Nature Article。大家别忘了艾滋病毒还有更主要的受体CD4,为Dan Littman在哥大的诺贝尔奖得主Richard Axel实验室发现的,Littman在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得的MD/PhD学位,就在我们这层楼上这位罗马尼亚人开始他的科学人生。
作为趋化因子的CCR5在急性感染的情况下,与受体结合,会吸引免疫细胞进入病毒或细菌侵入的位置,直接参与免疫防御,所以CCR5突变的个体很有可能会增加对其他病毒的易染性。
这位贺建奎副教授沒有医学背景,学物理出身,博后做蛋白,回去就写出对免疫学一知半解的标书,然后放出这颗卫星。他当然不知道,由于鸡尾疗法的应用,只要在怀孕和妊娠过程中持续服药,母婴艾滋病毒的传递率可以降到低于1%
这场闹剧为典型的天朝弯道超车的事例,如果失去了对生命的敬畏,人类恶梦才刚刚开始。真不希望这个新闻,让世界其他人种找到不愿意与华裔结婚而繁衍后代的理由。届时你别怪别人歧视你,别人是敬畏上帝和生命的民族。

中国首次编辑婴儿是人类恶梦的开始



科学的冒进-中国科学家首次修饰人胚胎的基因组
2015423日,雅美之途


一种源于细菌免疫系统的CRISPR/Cas9技术,在美国华裔第二代麻省理工教授张锋的有力推动下已经能够修饰原核,真核甚至人类细胞的基因组,人类定向修改遗传病或癌症的基因密码已经逐步从梦想迈向现实。该技术的重要贡献者包括两位女科学家,她们当时分别工作于伯克利加州大学(Jennifer Doudna,前耶鲁教授)和瑞典的Umea大学(Emmanuelle Charpentier,现在德国汉诺威)。该技术影响之深远无疑将会使该领域的先驱们获得诺贝尔奖,我们希望张锋也能够包括在内。
因为该技术的有效性会涉及到很多伦理学上的问题,它即可用于治疗癌症或遗传性疾病,也有可能使你变得更漂亮或更聪明。但是该技术并沒有成熟到精确修饰基因组的程度,所以盲从也会给人的基因组带来灾难性后果。药品和其他治疗手段从实验室发展到能够应用到人体的临床试验,在美国有着非常严格的法规,但是在发展中国家就没有保证了。
当年NIH考虑禁止重组DNA技术的时候,年轻的David Baltimore(巴尔的摩)和Paul Berg曾经极力为重组DNA辩护,最终形成了NIH对重组DNA的使用准则,从而消除了大众的顾虑。在旧金山湾区创立的人类第一家生物技术公司Genentech,标志着现代生物技术的来临。不知是否老了,从改变世界变成了欣赏世界,这位曾经担任过加州理工学院院长的巴尔的摩最近参与了在《科学》杂志发表的声明,对CRISPR/Cas9这项革命性技术的广泛应用的安全性表达了他们的担心。巴尔的摩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为杰出的生物学家之一,曾长期担任麻省理工教授并曾短期当过洛克菲勒大学校长,他因发现逆转录酶而获诺贝尔奖。
美国一流科学家前不久对CRISPR/Cas9技术的担忧在中国得到了证实,最近广东中山大学的学者首次将CRISPR/Cas9的技术应用到修饰人的胚胎,改变了可以遗传给后代的germline (生殖细胞群)CRISPR/Cas9虽然为强有力的改变基因组并且发展迅猛的技术,但是它的准确性尝有待提高。应用该技术在不能传代的体细胞上治疗疾病可以大胆尝试,但是涉及生殖种系的细胞则需格外慎重。
中山大学的研究人员(Junjiu Huang主导的)虽然用的不能存活的人胚胎,但是这是做人胚胎的第一步,专门选择修饰地中海贫血的基因更说明这个研究的目标是为了今后上临床。作者也承认他们应用的技术也触及到数个他们不想改变的人胚胎的基因组的位点。也就是说,他们原来想修正造成地中海贫血的基因,但是他们的基因操作也改变了人胚胎的其他基因位点。但是我们必须明白的是,因为发生在生殖细胞里面,这些被改变的基因组将会代代相传的。这会造成非常可怕的潜在性的后果,任何有良知的学者都应该警觉和呼吁。盲目应用人的胚胎做实验,只有中国这种缺乏管理机制的国家才敢随便上马。
应用还不成熟的技术直接涉及人的胚胎,并且可以永久改变生殖细胞而携带可能带来危险的遗传突变给后代,这个险冒得太大了,国内的同行要深思啊!在西方早已证实无害的转基因食品,一些人利用国内对有毒食物的恐惧而操纵成一场群众运动般的闹剧。这个改变人的种系遗传物质的操作胚胎的冒进,它潜在的影响或危险比转基因食品可能带来的问题是几何级数的差别。

中国首次编辑婴儿是人类恶梦的开始
中国首次编辑婴儿是人类恶梦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