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真正需要做的是避免制造痛苦

2019-09-10 07:56阅读:
为自己所做的事赋予正义、公平乃至弘法利生等意义是容易的,但我们真正需要做的是避免制造痛苦。——希阿荣博堪布《前行笔记之耕耘心田》
我们真正需要做的是避免制造痛苦
文:希阿荣博堪布
有人说,你们这些佛教徒,永远在计较个人得失,因为一件事将来会报应到自己头上,才去做或不去做,难道就不能只考虑事情本身的意义,如果值得做就去做,不值得就不去做,不管它会对自己造成什么影响?这话听上去好像有道理,其实意思很模糊。
事情本身的意义由谁来定义呢?同一个行为,相对于不同人、不同群体、不同时代,会有很不同的意义,到底哪个意义更靠近事实,哪个属于偏见,又以谁为准呢?
比如杀生,有些人认为杀人也是理所当然,有些人认为杀人不可而杀动物没关系,有人认为某些人、某些动物该杀,至于“某些”是哪些,就要看说这话的人是站在谁的立场上了,于是各种傲慢、偏见、价值、伦理、立场等应运而生且混战一团。
对一个佛教徒而言,事实始终是他最关心的。杀生的事实,抛开其他不论,对被杀者和杀者都是痛苦——生命被剥夺的痛苦和杀业感召的痛苦。当我们说避免造恶业感苦果,并不只是在说自己将来不想受苦的问题,众生相依共存,我不杀生也意味着其他众生免受被杀之苦。
杀生的另一个事实是,杀业的连环作用、自我繁殖。不杀一条生命,便切断开一条索链。不杀两条生命,便断开了两条索链。而且,一链断开不只是一命得救,是这条连环之索上无数生命得救。解脱轮回的束缚,减少伤害、痛苦,就是从这样一步步做起的。
当然,出于对“事情本身的意义”的考虑而决定去造一个恶业,这种情况在佛教中也是有的。比如,释迦牟尼佛往昔转生为大悲商主时,一日与五百商人同船,遭遇名为持短矛黑人的强盗的袭击。强盗要杀死所有商人,大悲商主知道后,心想:这五百商人都是不退转菩萨,持短矛黑人如果杀害他们,将会在地狱住无量劫感受痛苦;如果我把他杀了,我将堕入地狱,而他不会。想到这里,大悲商主便以非凡的勇气杀死了强盗。表面上看,大悲商主是造了
杀生的恶业,但他抱着“宁愿我下地狱也要努力避免其他人受苦”的清净发心,保护了五百商人的生命,并究竟把持短矛黑人从地狱的痛苦中解救出来,所以非但没有因此堕入恶趣,反而圆满了七万劫的资粮。
需要注意的是,只有在真正大悲心的摄持下,不夹杂任何私欲,才会是这样,否则,怀着嗔恨心和贪心,为满足自己的私欲而做,就变成看上去是造恶业,实际也是造恶业了。
而你若未断嗔心、贪欲,且从一开始就没想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做什么都想象成是在“弘法利生”,那么将来会怎样,自己难道从没怀疑过吗?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不鼓励抛开避免痛苦而谈“事情本身的意义”的一个原因。为自己所做的事赋予正义、公平乃至弘法利生等意义是容易的,但我们真正需要做的是避免制造痛苦。
——希阿荣博堪布《前行笔记之耕耘心田》
我们真正需要做的是避免制造痛苦
【我们的心灵是一亩田,播种什么、收获什么。现代生活带来了丰富的物质享受,却让我们的心田前所未有地干涸荒芜,拥有得越多,越浮躁空虚。《前行笔记之耕耘心田》结合传统禅修方法,有针对性地探讨了在现代社会中如何以正确的方法去实现身心轻安,像一盏灯,指引我们发掘内心的安乐之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