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入黑暗的脚步,终于停下了

2019-11-30 07:20阅读:
所谓轮回即是在颠倒烦恼中流转,困于其间,不得出离。这样身不由己的轮转中的人总是在自相矛盾中。——希阿荣博堪布《前行笔记之耕耘心田》
堕入黑暗的脚步,终于停下了
文:慧智
小的时候,我跟父母关系生疏,爸爸打我是家常便饭,妈妈也是这样,有一次我很想吃鸡蛋,趁妈妈还没有下班回来,把鸡蛋放在热水里煮,担心着妈妈回来看到,还没有熟就拿出来了,结果还是被妈妈发现了,从此我们家的鸡蛋都被编上了号码。
我童年心灵的创伤就是父母给我的,他们不叫我的名字,给我起外号,用最刺激人心的语言打击我的自信。每天经历的家庭虐待,几乎每次都使我想到以自杀了断自己。
我幻想着也许成立一个家庭,有了关心体贴的丈夫,有了孩子,我就能体会到家的温暖了。对感情的渴望使我对恋人的行为要求苛刻,恋爱几度失败。我曾找到过我认为刻骨铭心的爱情,但幸福总是稍纵即逝,因为我选择了做一个第三者,最终以悲剧告终……
经人介绍我认识了孩子的爸爸,这次,我没怎么考虑,很快结婚了。婚后第二年儿子出生了,我感到自己的感情终于有了寄托,我把这份感情全部给了孩子。由于没人带孩子,我两年半足不出户,陪伴孩子成长,日子变得更加艰辛,生活只靠孩子爸爸的那一点点工资维持。我们开始不断吵架。
一天,有个朋友
再三劝我跟她一起去酒吧工作,经过一段时间的犹豫,我跟她一起去了一个日式酒吧。这里好像是另外一个世界,初入这个圈子的我有点发懵,惊诧之际伴着很强的不适应感。但是,我不想放弃用物质来证明生命价值的追求,经过一番努力,很快就融入了这样一个世界。
生活改变了,我周围出现很多自私、爱慕虚荣的人,我们为了积攒钱财走到了一起。后来有了积蓄,我自己也开了一个小酒吧。我买很多衣服、化妆品、首饰;老朋友见面的话题无非是最近买了什么名牌皮包,换了某款新车,换了的新房子;几个人吃一顿饭可以一掷万元,我经常是在酒醉中清晨回到家,每天在近中午的时候才起床,生物钟改变了,白天见到我的人说我脸色苍白,眼圈发黑,像电影里的
一天听说,刚上学前班的孩子竟然咬了老师,孩子哭着说:我一百年没见到妈妈了!回想自己,那个曾经认为家庭幸福第一,又认为拥有金钱才拥有快乐的我,现在在干些什么?
出于对佛法的渴求我皈依了,那天恰是2009年冬正月十五,家里包肉馅饺子,我却感到难以下咽,就此戒了肉食。
我开始到寺院居士班学习,同年四月初八佛诞日我受了居士五戒,成了素食者,也戒了酒,酒吧也停业了,生活开始简单起来。在一年中看了一些关于佛法的书,也跟一些居士去寺院做一些功德,但是仍感觉没有头绪。
这个时候,我看到了一本《佛子心语》,认识了希阿荣博上师,通过菩提洲网站我联系了上师,当上师在电话中说:我是希阿荣博。久积的泪水涌了出来,终于回家了。在上师的指导下,我开始学习《普贤上师言教》,每天读到深夜。
选择了将近四十年,我曾幻想要抓住可以依靠的东西以挣脱痛苦,甚至想用死来解脱自己,这次,没想到像我这样在那种环境里滚打、接近罪恶深渊的人竟找到了佛法。是上师将我从地狱般的生活中解脱了出来。
父母如今已到晚年,因为离异,现在各自品尝晚年孤独。作为大乘佛子,能够将父母引入解脱之路是对父母的报恩。妈妈已经皈依了,她也开始看佛法的书,问我一些问题。倔强的爸爸也经常跟我辩论,虽然说不信佛,但是也认可佛教的道理。我最关心的是怎样让佛法融入父母的心,在最后一刻他们能够往生善趣,在相续中洒下不退转的种子。
文章选自菩提洲网站——佛子心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