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武帝萧衍修陵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纸鸦凌空

2019-05-13 00:43阅读:
南梁忆梦·纸鸦

唐时星光



老翁年迈志未消,误引东君鼓声嘈。

若使纸鸦凌空去,可佑梁祚到明朝?
梁武帝萧衍修陵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纸鸦凌空
时隔近一年半,在五月的艳阳天里重访南朝。
这几日的天公作美,让褪了氤氲之气的江南别有一番恬静风景,惹人流连。
5月3日,本未计划去丹阳,但因为时间偏早,便临时决定赶在太阳下山前去往一处草木繁茂之地——三城巷。
江苏省丹阳市荆林乡三城巷附近,树木茂密,由南向北共有五处石刻遗留至今。
根据文保信息,它们分别是南齐明帝萧鸾之兴安陵石刻,南梁文帝萧顺之的建陵石刻,无标识的南朝失考墓,南梁武帝萧衍的修陵石刻,以及南梁简文帝萧纲的庄陵石刻。
初顾此处时,夜色静谧,有猫头鹰在一路歌唱;
二顾之时的清晨,雾华浓郁,恍若仙境;
六朝往事随流水·南梁萧鸾篇

六朝往事随流水·南梁萧衍篇
六朝往事随流水·南梁萧纲篇
这一次的三顾,是个晴日的傍晚,有金色的光晕影影绰绰。
在兴安陵的耗时又是最多,因为水边那处倒影总让人迷失在一场南朝的旧梦里…
夕阳的余晖渐渐淡去,趁着最后的光影,我们匆忙地从梁文帝的建陵赶往前方的梁武帝萧衍修陵与梁简文帝萧纲的庄陵。
为了赶上最后的光亮,我掏出事先准备好的风筝,一路小跑地开放。
梁武帝萧衍修陵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纸鸦凌空
不多时,十只小风筝已经载着我的南梁旧梦,乘风而起。
梁武帝萧衍修陵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纸鸦凌空
树木的遮挡让我时不时放慢速度,好保证这些风筝不至于飞起太高,被树木挂住。
隔着千年的时光,我想应该不会有人在这处偏僻的帝王陵前放风筝,也不会有人在这么多树木的地方来放风筝吧…
梁武帝萧衍修陵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纸鸦凌空
说是计划已久,却也算是临时起意,只因为来前想起《南史》上看到的一段简要记载,便匆忙买了风筝,希望能在南兰陵的齐梁故里,在梁武帝与梁简文帝的陵前完成这小小的心愿。
此时,夕阳的余辉已照亮了远去王朝的轮廓,时光也在不知不觉中追溯回南梁的太清二年。
梁武帝萧衍修陵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纸鸦凌空
当侯景之军围困台城,因中外断绝,消息阻塞,有羊车儿献计:可作纸鸦系以长绳,将敕书藏于其中。
于是,梁简文帝萧纲出太极殿前,因西北风而放,希望以此将城困的消息传达出去。
梁武帝萧衍修陵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纸鸦凌空
但不想,侯景的人马见到飞起的纸鸦后十分骇然,以为是厌胜之术,便将其射了下来。
至此,这场纸鸦传敕的妙计也宣告了失败…
而不久,台城沦陷,梁武帝饿死,简文帝开始了他短暂的傀儡生涯,萧梁末世的挽歌也随之奏响… 梁武帝萧衍修陵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纸鸦凌空
从建陵到修陵,看似不长的路,却让我跑了好久,而渐渐停在修陵的时候,这风筝也因为今日的无风失了凌空之势。
为此,我不得不继续绕着萧衍陵前的神兽,从不远处的十字路口那里来回奔跑穿梭…
我想努力让这风筝停留地更久一些,希望替简文完成曾经希望完成的愿望,帮他们把城中的消息传出去。
可或许是冥冥中的注定…
这纸鸦当初无法顺利远去,将台城的危机传出,将救援的军队带来…今日也无法持久地翱于天际,冲入云霄…
来回跑了三到四圈,我已没了力气,只得收了风筝,默默遗憾于当初被困于城中的萧梁帝王之命运。
梁武帝萧衍修陵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纸鸦凌空
梁武帝萧衍,字叔达,小字练儿,是南朝梁的开国之主,也是南齐的同族宗亲。
他曾是中原士大夫望之以为正朔所在之人,也是亲手缔造出佛家所说的极乐世界之人…
早年间,他帮助齐明帝萧鸾登上皇位。
在萧鸾死后,面对主上的昏庸,他伐竹沉木,在兄长被害后举起义旗,拥立新君,兵发国都。
不久,他又取代了自己拥立的新主,成为南土真正的主人。
他在位前期,勤于政事,政绩显著。
他以佛治国,曾创造“南朝四百八十寺”的盛景,亦曾四次舍身于同泰寺,被大臣赎回…
梁武帝萧衍修陵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纸鸦凌空
他的人生百味,于妻子,于妃嫔,于儿子,总有些怅然的故事,惹人咦嘘。
而他的暮年,雄心虽在,却无机会完成南北统一的夙愿,甚至在接纳侯景来降之后,将他一手营建的锦绣山河推向了深渊。
很多人觉得他晚节不保,我却觉得,他虽是败者,却并不曾失于帝王的尊严。
城破前,他与儿子说出“和不如死”的决心,城破后,他独坐文德殿召侯景入朝。
那处变不惊的问话,更显出一代帝王的风度~
而最终,他饿死台城,在索蜜不得中给自己的生命画上了句号。
千古帝王里,有几人可以活到他的寿数?少之又少…
千古帝王里,活到这寿数才尝到这样失败的味道,还被饿死的又有谁呢?…
江雨霏霏江草齐,六朝如梦鸟空啼。
无情最是台城柳,依旧烟笼十里堤。
一首后世的诗歌,让人感慨南朝的兴衰变化。
往事已难追,我们也只能在现世里感怀那些逝去的人…
如今,南梁昔日的繁华,佛国一度的恢弘,随着战乱远去…
留下来的也不过是现在这树林中所存的石,还有建康城内外那些尚能寻到踪迹的地方…
梁武帝萧衍修陵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纸鸦凌空
梁武帝萧衍修陵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纸鸦凌空
梁武帝萧衍修陵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纸鸦凌空
在陵前放风筝耽误了许久时间,拍照的小伙伴也帮我捕捉了不少犯疯镜头。
借着夕阳最后的光影,缓缓走近这只陵前的神兽,期望能从它的身上寻到更多萧梁末世遗留下的东西~
它漫步在田野里,向南观望,目光略显呆滞,不知是否仍不愿相信家国的远去。
它身上的花纹比南梁早期的石刻要粗糙些,似乎是彰显了它主人的勤俭,又似乎是在末世时匆忙赶工完成的作品。
它脸侧留着污痕,像是被打伤了额角,血流倾泻而下。
梁武帝萧衍修陵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纸鸦凌空
梁武帝萧衍修陵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纸鸦凌空
它足下踩着小兽,脚踝处有断裂过的痕迹。
梁武帝萧衍修陵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纸鸦凌空
它脑后残存着双角,尾巴盘曲垂下。
它脊柱上的骨节,从后脑向下一点点模糊,将一个时代华丽的背影淡去…
梁武帝萧衍修陵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纸鸦凌空
梁武帝萧衍修陵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纸鸦凌空
梁武帝的一生传奇,或许用再多的语言都无法描写完,而他对中国式佛教的贡献,也不能单纯地用佞佛之类的词语来形容。
为了寻到萧梁佛国之景,寻访梁武当年的足迹,4月30日刚至建康之时,曾伴着落花雨登上南京市玄武区鸡笼山东麓山阜上的古鸡鸣寺与位于南京市玄武区九华山公园内的玄奘寺…
梁武帝萧衍修陵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纸鸦凌空
古老的鸡鸣寺,一直被认为是梁武帝四次舍身的同泰寺旧址,可惜当初的遗迹几乎不存,重建的痕迹也太过明显。
初听鸡鸣寺的名字,便想到了“风雨如晦,鸡鸣不已。”的古老诗歌。
而在梁简文帝萧纲被废被幽之时,他也曾题壁自序:“有梁正士兰陵萧世缵,立身行道,终始如一,风雨如晦,鸡鸣不已。弗欺暗室,岂况三光,数至于此,命也如何”的哀句。
我不知道鸡鸣寺取名之因是否与此有关,但我想鸡鸣之意定然是希望激励那些在风雨黑夜里前行的人们。
回忆之处,萧梁的末世里,有多少人也曾在黑暗中不懈努力地前行,苦苦支撑着家国尊严,王者气节呢?
这鸡鸣就像是黑暗中引路的号角一般,定然可以划破黑夜,迎来新的黎明,这或许也是佛教可以在乱世里深入人心的原因。
梁武帝萧衍修陵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纸鸦凌空
梁武帝萧衍修陵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纸鸦凌空
梁武帝萧衍修陵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纸鸦凌空
梁武帝萧衍修陵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纸鸦凌空
梁武帝萧衍修陵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纸鸦凌空
可说来也是搞笑。
在这所梁武舍身过的寺庙里,还留有另一位南朝皇帝的踪迹。
那是在梁武帝死后的几十年…
当北土之兵浩荡而至,面对亡国之际,有大臣请陈后主陈叔宝正衣冠,御前殿,依梁武见侯景故事,来保全国家最后的尊严…
可陈叔宝并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