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武帝萧衍修陵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纸鸦凌空

2019-05-13 00:43阅读:
南梁忆梦·纸鸦
唐时星光
老翁年迈志未消,误引东君鼓声嘈。
若使纸鸦凌空去,可佑梁祚到明朝?
梁武帝萧衍修陵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纸鸦凌空
时隔近一年半,在五月的艳阳天里重访南朝。
这几日的天公作美,让褪了氤氲之气的江南别有一番恬静风景,惹人流连。
5月3日,本未计划去丹阳,但因为时间偏早,便临时决定赶在太阳下山前去往一处草木繁茂之地——三城巷。
江苏省丹阳市荆林乡三城巷附近,树木茂密,由南向北共有五处石刻遗留至今。
根据文保信息,它们分别是南齐明帝萧鸾之兴安陵石刻,南梁文帝萧顺之的建陵石刻,无标识的南朝失考墓,南梁武帝萧衍的修陵石刻,以及南梁简文帝萧纲的庄陵石刻。
初顾此处时,夜色静谧,有猫头鹰在一路歌唱;
二顾之时的清晨,雾华浓郁,恍若仙境;
六朝往事随流水·南梁萧鸾篇
六朝往事随流水·南梁萧衍篇
六朝往事随流水·南梁萧纲篇
这一次的三顾,是个晴日的傍晚,有金色的光晕影影绰绰。
在兴安陵的耗时又是最多,因为水边那处倒影总让人迷失在一场南朝的旧梦里…
夕阳的余晖渐渐淡去,趁着最后的光影,我们匆忙地从梁文帝的建陵赶往前方的梁武帝萧衍修陵与梁简文帝萧纲的庄陵。
为了赶上最后的光亮,我掏出事先准备好的风筝,一路小跑地开放。
梁武帝萧衍修陵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纸鸦凌空

不多时,十只小风筝已经载着我的南梁旧梦,乘风而起。
梁武帝萧衍修陵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纸鸦凌空
树木的遮挡让我时不时放慢速度,好保证这些风筝不至于飞起太高,被树木挂住。
隔着千年的时光,我想应该不会有人在这处偏僻的帝王陵前放风筝,也不会有人在这么多树木的地方来放风筝吧…
梁武帝萧衍修陵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纸鸦凌空
说是计划已久,却也算是临时起意,只因为来前想起《南史》上看到的一段简要记载,便匆忙买了风筝,希望能在南兰陵的齐梁故里,在梁武帝与梁简文帝的陵前完成这小小的心愿。
此时,夕阳的余辉已照亮了远去王朝的轮廓,时光也在不知不觉中追溯回南梁的太清二年。
梁武帝萧衍修陵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纸鸦凌空
当侯景之军围困台城,因中外断绝,消息阻塞,有羊车儿献计:可作纸鸦系以长绳,将敕书藏于其中。
于是,梁简文帝萧纲出太极殿前,因西北风而放,希望以此将城困的消息传达出去。
梁武帝萧衍修陵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纸鸦凌空
但不想,侯景的人马见到飞起的纸鸦后十分骇然,以为是厌胜之术,便将其射了下来。
至此,这场纸鸦传敕的妙计也宣告了失败…
而不久,台城沦陷,梁武帝饿死,简文帝开始了他短暂的傀儡生涯,萧梁末世的挽歌也随之奏响…梁武帝萧衍修陵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纸鸦凌空
从建陵到修陵,看似不长的路,却让我跑了好久,而渐渐停在修陵的时候,这风筝也因为今日的无风失了凌空之势。
为此,我不得不继续绕着萧衍陵前的神兽,从不远处的十字路口那里来回奔跑穿梭…
我想努力让这风筝停留地更久一些,希望替简文完成曾经希望完成的愿望,帮他们把城中的消息传出去。
可或许是冥冥中的注定…
这纸鸦当初无法顺利远去,将台城的危机传出,将救援的军队带来…今日也无法持久地翱于天际,冲入云霄…
来回跑了三到四圈,我已没了力气,只得收了风筝,默默遗憾于当初被困于城中的萧梁帝王之命运。
梁武帝萧衍修陵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纸鸦凌空
梁武帝萧衍,字叔达,小字练儿,是南朝梁的开国之主,也是南齐的同族宗亲。
他曾是中原士大夫望之以为正朔所在之人,也是亲手缔造出佛家所说的极乐世界之人…
早年间,他帮助齐明帝萧鸾登上皇位。
在萧鸾死后,面对主上的昏庸,他伐竹沉木,在兄长被害后举起义旗,拥立新君,兵发国都。
不久,他又取代了自己拥立的新主,成为南土真正的主人。
他在位前期,勤于政事,政绩显著。
他以佛治国,曾创造“南朝四百八十寺”的盛景,亦曾四次舍身于同泰寺,被大臣赎回…
梁武帝萧衍修陵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纸鸦凌空
他的人生百味,于妻子,于妃嫔,于儿子,总有些怅然的故事,惹人咦嘘。
而他的暮年,雄心虽在,却无机会完成南北统一的夙愿,甚至在接纳侯景来降之后,将他一手营建的锦绣山河推向了深渊。
很多人觉得他晚节不保,我却觉得,他虽是败者,却并不曾失于帝王的尊严。
城破前,他与儿子说出“和不如死”的决心,城破后,他独坐文德殿召侯景入朝。
那处变不惊的问话,更显出一代帝王的风度~
而最终,他饿死台城,在索蜜不得中给自己的生命画上了句号。
千古帝王里,有几人可以活到他的寿数?少之又少…
千古帝王里,活到这寿数才尝到这样失败的味道,还被饿死的又有谁呢?…
江雨霏霏江草齐,六朝如梦鸟空啼。
无情最是台城柳,依旧烟笼十里堤。
一首后世的诗歌,让人感慨南朝的兴衰变化。
往事已难追,我们也只能在现世里感怀那些逝去的人…
如今,南梁昔日的繁华,佛国一度的恢弘,随着战乱远去…
留下来的也不过是现在这树林中所存的石,还有建康城内外那些尚能寻到踪迹的地方…
梁武帝萧衍修陵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纸鸦凌空
梁武帝萧衍修陵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纸鸦凌空
梁武帝萧衍修陵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纸鸦凌空
在陵前放风筝耽误了许久时间,拍照的小伙伴也帮我捕捉了不少犯疯镜头。
借着夕阳最后的光影,缓缓走近这只陵前的神兽,期望能从它的身上寻到更多萧梁末世遗留下的东西~
它漫步在田野里,向南观望,目光略显呆滞,不知是否仍不愿相信家国的远去。
它身上的花纹比南梁早期的石刻要粗糙些,似乎是彰显了它主人的勤俭,又似乎是在末世时匆忙赶工完成的作品。
它脸侧留着污痕,像是被打伤了额角,血流倾泻而下。
梁武帝萧衍修陵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纸鸦凌空
梁武帝萧衍修陵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纸鸦凌空
它足下踩着小兽,脚踝处有断裂过的痕迹。
梁武帝萧衍修陵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纸鸦凌空
它脑后残存着双角,尾巴盘曲垂下。
它脊柱上的骨节,从后脑向下一点点模糊,将一个时代华丽的背影淡去…
梁武帝萧衍修陵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纸鸦凌空
梁武帝萧衍修陵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纸鸦凌空
梁武帝的一生传奇,或许用再多的语言都无法描写完,而他对中国式佛教的贡献,也不能单纯地用佞佛之类的词语来形容。
为了寻到萧梁佛国之景,寻访梁武当年的足迹,4月30日刚至建康之时,曾伴着落花雨登上南京市玄武区鸡笼山东麓山阜上的古鸡鸣寺与位于南京市玄武区九华山公园内的玄奘寺…
梁武帝萧衍修陵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纸鸦凌空
古老的鸡鸣寺,一直被认为是梁武帝四次舍身的同泰寺旧址,可惜当初的遗迹几乎不存,重建的痕迹也太过明显。
初听鸡鸣寺的名字,便想到了“风雨如晦,鸡鸣不已。”的古老诗歌。
而在梁简文帝萧纲被废被幽之时,他也曾题壁自序:“有梁正士兰陵萧世缵,立身行道,终始如一,风雨如晦,鸡鸣不已。弗欺暗室,岂况三光,数至于此,命也如何”的哀句。
我不知道鸡鸣寺取名之因是否与此有关,但我想鸡鸣之意定然是希望激励那些在风雨黑夜里前行的人们。
回忆之处,萧梁的末世里,有多少人也曾在黑暗中不懈努力地前行,苦苦支撑着家国尊严,王者气节呢?
这鸡鸣就像是黑暗中引路的号角一般,定然可以划破黑夜,迎来新的黎明,这或许也是佛教可以在乱世里深入人心的原因。
梁武帝萧衍修陵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纸鸦凌空
梁武帝萧衍修陵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纸鸦凌空
梁武帝萧衍修陵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纸鸦凌空
梁武帝萧衍修陵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纸鸦凌空
梁武帝萧衍修陵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纸鸦凌空
可说来也是搞笑。
在这所梁武舍身过的寺庙里,还留有另一位南朝皇帝的踪迹。
那是在梁武帝死后的几十年…
当北土之兵浩荡而至,面对亡国之际,有大臣请陈后主陈叔宝正衣冠,御前殿,依梁武见侯景故事,来保全国家最后的尊严…
可陈叔宝并未按此行事,而是下榻驰去,投入井下。
这井,传说便是鸡鸣寺的这口胭脂井。
对比之下,梁武帝毕竟是开国之君,一股子帝王的霸气即使年迈了仍丝毫不减当初~
鸡鸣之意,于梁武帝再确切不过,但对陈叔宝来说,就有些讽刺了…
可好巧不巧地,他们竟然都与这座鸡鸣寺有关…
梁武帝萧衍修陵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纸鸦凌空
梁武帝萧衍修陵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纸鸦凌空
穿梭过俗世的香火,听着鸡鸣寺里传来的梵音,遥想当初文武全才又熟读佛家经典的梁武在这所现代城市中的寺院里舍身讲法…
登高之处,望见烟笼都城,我似恍然明白了些他的愿望。
一直认为梁武帝信奉佛教有一半原因在于利用佛教来治国,那么登上此处俯瞰都城的他,会不会也曾心潮澎湃,把自己当做现世的如来,想凭借自己的力量来普度这场乱世中的众生呢?
梁武帝萧衍修陵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纸鸦凌空
梁武帝萧衍修陵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纸鸦凌空
我想,他一定这样想过吧~
他礼遇过那么多北土而来的将士…
从北魏的北海王元颢,到未来的隋文帝之父杨忠,甚至是致他身死的叛将侯景…
他是慈悲的…
即使这慈悲是为了待到来日攻下北土所施…也非所有君王可以做到的事…
他是胸怀天下的帝王,只可惜并未有善终…
那些曾被他收留过的人似乎也未过多的感念他的恩…
元颢在入洛后谎报军情于他;杨忠射象走林,为江陵祸乱打响前奏;侯景更是搅得江南不得安宁。
他们本就是异国之人,时事所迫,也都是各取所需,为得活命,并无对错可言。
梁武帝萧衍修陵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纸鸦凌空
在玄奘寺上向北而望,现在的玄武湖湖面平静,远处的紫金山与钟山在云雾缭绕间宛如仙境。
梁武帝萧衍修陵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纸鸦凌空
可曾经,这平静守护都城的湖泊也曾波涛汹涌,被侯景引水助攻,灌入台城…
梁武之过,在于引狼,但守国之事,错在子孙…
这场看似外力作用,实则萧墙祸起的灾难里,萧梁的诸王多在隔岸观火,不来救援。
或许是梁武帝活得太久了些,又在猜忌中没有按照嫡庶礼法立太孙,才间接促使了子孙们各怀异志…
而在这场战乱中,身为太子的梁简文帝萧纲无力去带着他的文学集团拯救家国,或许也是最让人同情的那个…
梁武帝萧衍修陵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纸鸦凌空
在修陵的北侧,一处残缺的石刻,被认为是萧衍之子,梁简文帝萧纲的庄陵所有。
这一次来时,它被结出籽儿的油菜环绕了起来,而它边上的文保碑竟然倒了…
梁武帝萧衍修陵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纸鸦凌空
梁武帝萧衍修陵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纸鸦凌空
凄凄惨惨,莫过于末世里的帝王和乱世中的帝王,而萧纲刚好赶上了这两样。
梁简文帝萧纲,字世缵,小字六通,是梁武帝萧衍的第三子,昭明太子萧统的同母弟。
中大通三年,他被征入朝。
人还未至,昭明太子就曾谓左右说:“我梦与晋安王(萧纲)对奕扰道, 我以班剑授之,王还,当有此加乎。”
同年四月,昭明太子薨,萧衍并未继续立昭明太子的儿子为太子,而在五月将萧纲立为了太子。
昭明当初的话仿佛在冥冥中成了谶语,预示着他死后会将权柄交予弟弟。
梁武帝萧衍修陵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纸鸦凌空
萧纲陵前的石刻,是残缺半只身子的模样…
尽管残缺,却非常精美,很多地方与昭明太子萧统陵前的也有神似之处。
早先与果果聊起过这里的石刻,觉得或许如传言一般,文保碑有放错的可能在…
但因为没有资料可以证实,所以我还是会把它当做萧纲陵前之物来看待。
千载风向的作用,让它的两面身子风化程度明显不同。
靠东的这侧,花纹已经模糊了,但西侧这边却凹凸有致。
它仰天而啸,神色哀凄,尖锐的虎牙生动形象,却不似他主人的文质彬彬。
它羽翼上鳞片清晰,微微抬起的足,还可见爪子上锋利的指甲。
时光变化,石头断裂的痕迹让人辨不清它这足下到底曾经有没有小兽存在,但和刚刚梁武帝萧衍的那只比起来,它更像盛世下的产物。
梁武帝萧衍修陵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纸鸦凌空
梁武帝萧衍修陵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纸鸦凌空
梁武帝萧衍修陵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纸鸦凌空
乱世重武,盛世兴文…
萧纲的一生与文相关,也注定了他乱世里悲剧的开始。
在城困之际,他天真地以为可以假意求和,更思后图,却不曾想过这举动贻笑千年,也将他的未来断送了…
文人无用,这话看似偏激,却不无道理。
在萧梁的末世里,萧梁的文人笔下再写不出莺莺燕燕的词曲,甚至连提笔都有些困难…
我曾欣赏过庾信王褒的才华,可来到此处时却免不了有这样的疑问…
当初的他们,究竟为何留在了北土,真的只是因为帝王的意愿吗?
面对侯景之兵,庾信曾弃军而走,面对西魏铁骑,王褒曾手书称奴…
笔杆子敌不过刀枪,他们却连奋力一搏都放弃掉了…
曾是萧纲文学集团里信任伙伴的他们,在家国之事面前显得怯懦无用…
而入于北土的他们,文风徒增苍凉,或许除了家国之哀,也有对自身的悔恨吧。
梁武帝萧衍修陵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纸鸦凌空
默默绕着神兽转了一圈,才走出被菜籽儿环绕的圈圈。
没有赶上油菜花盛放的时节,在五月天里,油菜籽儿密密麻麻地乱成丝,遮挡着往来的视线,让人看不透当初萧梁的人们。
梁武帝萧衍修陵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纸鸦凌空
困于油菜丛中的神兽,显得有些无助,就如它主人当年那般,在城破后无奈地度过着傀儡生涯,书写着凄怆的诗句。
梁武帝萧衍修陵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纸鸦凌空
梁武帝萧衍修陵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纸鸦凌空
没有多余的时间再给简文帝放风筝,所以我掏出一只风筝和神兽留个影~
这小小的风筝承载了太多萧梁的遗憾…回来时才想起,竟然忘记把偶然哼出的那首《折杨柳》唱给他听了…
梁武帝萧衍修陵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纸鸦凌空
梁武帝萧衍修陵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纸鸦凌空
梁武帝萧衍修陵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纸鸦凌空
折回南面之时,在茂密的油菜丛里寻到了两个伤痕累累的石柱。
若它也是南梁帝王之物,或许会和敬皇帝萧方智有关吧……
梁武帝萧衍修陵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