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丨那个裸辞的姑娘,后来怎样了

2017-12-04 20:26阅读:
文丨七天路过 @少女成长研习社(taocituzi77),图片来源于网络
刚认识李娜的时候,她已经离开北京了。
从繁忙的大城市中抽身出来,静静歆享写作的闲适与乐趣,去逛《那年花开月正圆》拍摄的沈庄,去吃剧中的名小吃,跟婆婆逛公园散步。
当时我在网上看到了一篇文章《二十几岁的时候,我住在北京》,李娜在书中写下:
“二十几岁的时候,我住在北京,把漂泊过成了日子;把形而下的艰辛,过成了形而上的浪漫。我一个人读书,写诗,流泪,漂泊,远行,住在一个令人倾倒的城市。”
那一句形而下的艰辛到形而上的浪漫打动了我,一个人勇敢面对自我,取悦自我,才是成就感的开关。
后来我们同在一个微信群,一起聊张爱玲,聊《金瓶梅》,聊一个人在北京的欢笑与泪水。
她谦逊温和,从不端着架子,又虚心好学,常常在群里探讨选题,分享自己读过的书,看过的电影。
一个人读过的书,看过的电影,去过的城市,终究成为了这个人的气质。
认识李娜3个月后,她又将重新回到北京。
走进这个带着她命运中胎记的城市,带着更加平和丰盛的自己归来。
从体制内到体制外,从前景可观的名企员工到盈亏自负的自媒体人,从月入5000到月入10万,从惶惶终日到隐隐为自己骄傲。
过去的这一年,是娜娜变化最大的一年。
我问了问关于如何选择体制内还是体制外的工作,问了她做自媒体人的感悟,问了她平台运营到月入十万 的秘诀。
“30岁之前我一直在走弯路。”
“30岁之前我一直在走弯路。”
这是聊天中她常常提起的话。
大学毕业后进了体制内的大公司,离开了北京;工作了一段时间后重新考研,回到了北京;
毕业后进入了中石化这样有名气也有前途的大企业,工作风生水起;又因为自己按捺不住的梦想,选择了辞职,以写作为生。
两进体制,两出体制。
是她过去的职业路径,也是她为梦想付出的代价。
人常常以为我们可以很早就确定下来自己想要什么,然后可以按照自己的目标一步一步走下去。
但事实往往是,我们可能要花上小半生,才看清自己的心。
但是正如她新书的名字《你走的弯路,每一步都算数》一般,那些曾经曲折的路,也带你到过看不到出路的绝境,但也带你看到过不一样的风景。
谁能想到一年前还在办公室闲暇地喝咖啡码字的女职员,摇身一变成为以内容得到一隅
之地的文艺女青年。
李娜说她在决定全职做自媒体的时候,已经做好了卖房的打算。
现在她凭借【与尔同消万古愁】的账号运营,真正做到了靠自己的兴趣赚钱。
体制内沉淀下来的“厚积”,才能在走出体制后变成“薄发”,变成实现自我价值,走向财富自由的垫脚石。
北漂经历也给了她更多面对未知的勇气。
“我从17岁就开始住在北京了,在北京待了十几年,这个城市已经成了我的第二故乡。我很喜欢北京,它很大,很自由,也很现实,很冷酷,逼着自己不断去追赶,去拼,不敢倦怠。年轻的时候在北京生活,会激发你的野心和创造力吧。”
一个没有野心的人,很难做出改变和突破。
一个只有野心的人,很难做到坚持和沉淀。
她有想要用写作改变人生的野心,也有用坚持深耕自我的信心。
“辞职时真的做好了卖房子的打算了”
“辞职时真的做好了卖房子的打算了。”
聊天中娜娜一直强调。
那一天,那一个时刻,敲开领导办公室的门递上辞职报告时,看起来不过是与往常无异的一天,可是奇妙的转折就这样奔涌而来。
越过体制,越过山丘,30岁的女人,生命还有多少可能呢?
“我已经30了,再不做自己喜欢的事就来不及了。”
孤独有时。从小就是父母眼中的乖乖女,不忍心忤逆家人,活得循规蹈矩,也活得纠结痛苦。
“我辞职的时候,已经把生死的事情想明白了。想为自己活了,再不做自己喜欢的事就来不及了。”
寂寞有时。作为一个别人眼中的大龄单身女青年,在坚持写作之余,还要抵御别人对自己爱情观的指点与斥责。
“不将就,没办法将就,哪怕大龄剩女,哪怕犯错受伤,我要想清楚自己想要什么样的人。”
她不会咄咄逼人地灌输价值观,只会把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让你看到生活的更多可能。
30岁又如何,只要你有能力,照样焕发事业第二春。
大龄单身又如何,只要你愿意相信和等待,同样能得到敢为你砸锅卖铁实现理想的知心爱人。
“与尔同消万古愁”是一种
与你一起成长的理想
我问她公号为什么叫“与尔同消万古愁”。
她说是很喜欢的一句诗,出自李白。
“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消万古愁。”
联想起她公号刚刚做起来的时候还留在体制内,李白这种渴望自由,追求自我的心境,恰恰是她的内在体现。
她想通过这个平台分享出自己这曲折蜿蜒但又无愧于心的人生之路。
“要不要离开体制?”
“那你找到你的核心竞争力了吗?”李娜说。
“做自媒体辛苦不辛苦?”
“真正热爱再去做,写作是个很苦的活。”李娜说。
她犀利,一针见血,但又谦虚,对每个人的际遇都宽容。
曾经走过了弯路,才明白别人两难背后的苦衷。
一万个想要离开体制的人,会有一万个离不开的理由。
父母的阻拦,朋友的不理解,爱人的不支持。
“为了所谓的体面,稳定和高收入,顺从父母的建议,选择自己并不喜欢的行业,结果自己做得很痛苦,更痛苦的是——别人无法理解你这种痛苦:工作稳定轻松,又体面靠谱,你有什么不满足的?”
她不断地自问,也不断地接受反问和疑问。
可是,已经30岁了,10年前的梦想如果还在,难道不应该去完成吗?
“肯定会焦虑阅读量啊!“
“肯定会焦虑阅读量啊!哪个自媒体人不焦虑,可是再焦虑,还是要有写作的信念感。”
从稳定工作到辞职写作,娜娜说遇到的最大的障碍就是焦虑感。
别人看来月入10w 的自媒体人,比起朝九晚五,打卡上下班的白领仿佛光鲜了不少。
随随便便一个广告上万,时不时出来一篇被千万级大号转载的爆文。
父母的脸上有了自豪骄傲的神情,把银行卡余额给父母看的时候总能看到他们惊讶的神情,“没想到我闺女这么能挣钱。”
可是对于李娜来说,这些成就,这些欣欣然被别人赞扬敬佩的时刻背后,仍旧有为阅读量焦灼,为平台黏性感到无助的时刻。
“或许对于现在的这个平台,谈不上成功吧,唯一满意的就是真诚。”
别人忙着追热点的时候,她信手拈来一篇金瓶梅,这本被高晓松赞扬过多次的世情小说,没有新闻的热度,却有反思学习的深度。
她说不想让读者只在文字里看到情绪,很多情绪是没有价值的。
小说和影视评论就不同了,因为是经过岁月沉淀的经典之作,所以想挑拣出来分享给读者。
放下焦虑和恐惧,拿出电脑,在键盘上敲下一篇又一篇。
她写下:“这是最好的时代,阶层流动的通道并没有关闭,很多女孩靠自己的脑子和双手,过上了无与伦比的梦想中的生活。”
关于如何实现,她说:找到你最热爱和最擅长的事情,然后死磕到底。
她写下:“当你走进人群,又从人群中找回真正的自己,如同把心中那个随遇而安的胖兔剥离,唤出一匹清醒的,对命运和无常时刻保持警醒的灵魂。你一刀一刀雕琢出自己全新的轮廓,融于现实泥沙俱下的生活。”
关于写什么样的文章,她说:还是要有信念感,你对自己做的事情,对你的职业,有一种敬畏和认真的态度。写作中的信念感,是真诚地传达价值观,不人云亦云,不为了迎合市场去扭曲自己的价值观。
关于现在的状态,她特别坦然地分享:
“就是早睡早起,每天的日常就是读书 写作 运动。因为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所以比较刻意地健身,规律的作息。”
写作是持久战,寻找梦想更是贯穿一生的决定。
聊了很久后,她谦虚地说:“我不太会表述,我只想说,别害怕,去做你热爱的事吧!”
嗯,别怕输,别认输。
人生这么长,你走的弯路,每一步都算数。
每一步,每一步,你终究会找到你一生的理想,也终究能筑造出你理想的一生。
更多好文,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少女成长研习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