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活法
活法


最近接触到一些有问题的孩子,他(她)们生活的理路非常混乱,甚至颠倒,感觉非常痛心。有的不思进取,逃学厌世,甚至演变成抑郁疾患。把父母的养育当是长辈该还的债务,予取予求,毫无愧色。甚至对父母言之凿凿:“你们把我生下来,经过我同意吗?”这般无知昏聩,令人扼腕长叹,唏嘘不已。对于如何活着,这些孩子的无知,真是到了可怕的程度。
人活在天地间,有不同的活法,但这看似的不同活法里,却也有一致的地方。我们是中国人,中国人的活法里就有儒释道三家文化的底色,尤其是儒家文化对国人的生活可谓影响深远。中华文化特别强调秩序的建立与重要,讲究“亲疏远近、长幼尊卑、男女上下、内外有别”。如今不少人年轻人已不再拜读传统的经典,也不敬畏古德圣人的言教,但“长幼尊卑”的做人秩序,还是演化成了国人日用而不知的文化基因,并深刻塑造了属于中国人的一种活法。一旦违逆了这个尺度,“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生活便会混乱成一地鸡毛的样子。
《周易》是古代圣王俯仰天地所获得的智慧结晶,其中对于“长幼尊卑”的阐释
,可以说是非常透彻的。当年孔夫子熟读周易,心得自然深邃,非常人可比。他在《周易》系辞上传的第一句话就说:“天尊地卑,乾坤定矣。”在古代先知的眼中,天地代表宇宙间一切有形有气的实体。乾坤是周易六十四卦的头两卦,天地万物,莫不由乾坤两卦而生,乾坤含摄了全部六十四卦之始终,这六十四卦遍及一切人事环境的变化。可见,尊卑观念的建立,对社会生活环境的安定尤为重要。古人说:“宁为太平犬,莫作离乱人。”唯有经历过丧乱之痛的人,或许更能体会世间和平与安定的可贵。
如果稍加留意,我们在中国传统建筑的宅院里,就能处处感受到“长幼尊卑”的设计用心。院子里“三开间”中间的厅堂是整个宅院的中心,供奉神佛祖先。依长幼尊卑的礼制,住在左右不同的房间。我曾去过云南边陲的腾冲和顺古镇弘法,在不少民宅中间的厅堂之上,依然看到家家户户都供奉着“天地君亲师”的牌位,左右再依次供奉着佛菩萨和祖先的牌位,上面写着祖先的名讳,一家人的长幼尊卑,就这样列得清清楚楚,让人一目了然。每每回想起来,都觉得和顺古镇是一个特别温暖的地方。传统文化,在那里还是有呼吸、有温度的。
为人既有长幼尊卑的差别,也便有各自要尽的本分。《礼记》<<FONT face=宋体>礼运篇>中把为人要尽的本分说得很清楚:“何谓人义?父慈、子孝、兄良、弟弟、夫义、妇听、长惠、幼顺、君仁、臣忠十者,谓之人义。”为人父母的应慈悲为怀,为人子女的应孝养父母。为人兄长姐姐的应爱护照顾弟妹,为人弟妹的应敬重兄长姐姐。为人丈夫的应对妻子有情有义,为人妻的应柔和听从。在社会上与人相处,长者应该嘉惠年幼的,而年幼晚辈的同样应该对长者恭顺尊敬。为人领导的应该仁厚善待下属,而为人下属的同样对上级应该忠心尽力。从家庭到社会,人的这十种身分,都有其各自应尽的义务。这十义,既不是位尊者对位卑者的无限压榨,也不是有往才有来的交换,更不是法律所规定的冷冰冰的坚硬的条款,而是每一个人生角色应然的内在要求,是从古至今一以贯之的伦常大道。
印光大师常常开示弟子,无论是生活,还是修学务要“敦伦尽分”。人的一生,随着岁月变迁,也会在这十个角色里不停变换着、时有叠加增减。有时位卑,有时位尊,现在为人子女的,将来可能也会为人父母。如果懂了“长幼尊卑”的人伦秩序,自然就会“躬自厚而薄责于人”。生活中纵然人与人之间有了摩擦与分歧,也会多反省自己,体谅对方。能得此理,必能心安。
《论语》的乡党篇里讲到,孔子住在阙里时“乡人饮酒,杖者出,斯出矣。”说是孔子参加乡里亲族举行的宴会,他一定会等到六十岁以上的老人家拄着拐杖离席后,才会起身离席。孔子的这份坚持,既不是国家规定,也不是乡里前辈的要求。长幼尊卑的秩序在孔子平时的待人接物中,总是展现得如此恰到好处,令人感佩。孔子曾对他最喜爱的学生颜渊说:“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一个人善好的行为,贵在发自内心的意愿,绝非假借外力逼迫而为。在孔门中被尊为“宗圣”的曾子也教人“君子思不出其位”。不论身处何位,心思都应该放在自己应尽的本分上。古德的心,总是这样心心相印,一脉相承,令人仰慕。
如今不少孩子向往自由,缺于责任的担当,更不知为人恪守“长幼尊卑”、“礼义廉耻”的庄严与美好。其实,合理的活法,本不复杂,便是做本分人,尽本分事。但愿那些把“活法”颠倒成“死法”的人,幡然醒悟,尽早回头,在家、国、天下不同的语境里,找到各自的本分事,克己复礼。
若然,生命的气象自能生机勃勃,这也算是一种觉悟吧。

2020 11 9 子夜写于无为寺水月寮丈室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