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玄宗的眼泪:兄弟皇位之让稀罕之极

2017-05-19 10:09阅读:
唐玄宗的眼泪:兄弟皇位之让稀罕之极
  在我国古代帝王中,让太子之位,在中国历史上寥若晨星,稀罕之极。皇族内部的权力争夺,大多是围绕太子之位展开的,包括李世民在内。有多少皇子为争太子之位杀红了眼,唐中宗的宝贝女儿安乐公主为实现其“皇太女”的美梦,甚至串通其母韦后,不惜残忍毒杀亲爹。相形之下,弥显李成器(李隆基之兄)与李隆基互让太子位之难得。
唐玄宗的眼泪:兄弟皇位之让稀罕之极
  公元710年,李旦顺理成章地做了皇帝,就是唐睿宗。说起来这是他第二次当皇帝了,公元684年他接替被废的中宗做了几个月的名义皇帝,其长子李成器也依例做了太子,但很快就被武则天赶下帝座降为皇嗣,作为接班人储存起来。
  这一回,头顶上没有那个掌握皇帝命运的老女人,唐睿宗的龙榻坐稳了,便急于确定接班人――立太子。选谁当太子呢?唐睿宗面临着两难的选择:宋王成器嫡长,而平王隆基有功,疑不能决。成器辞曰:“国家安则先嫡长,国家危则先有功;苟违其义,四海失望。臣死不敢居平王之上。”李隆基也并不居功自傲,认为兄长成器做太子理所当然。皇上最后决定立李隆基为太子。
  整个互相推让过程中,虽然史籍没有明文记载,可想李隆基很可能也陪他哥掉了眼泪,因为李隆基本来就是性情中人,而他哥又哭得那么真诚感人。
  让太子之位,在中国历史上寥若晨星,稀罕之极。皇族内部的权力争夺,大多是围绕太子之位展开的,有多少皇子为争太子之位杀红了眼。唐中宗的宝贝女儿安乐公主为实现其“皇太女”的美梦,甚至串通其母韦后,不惜残忍毒杀亲爹。相形之下,李成器与李隆基互让太子位之难得。
  李成器(李宪)主动让出皇帝宝座,李隆基一直铭感不忘。开元二十九年(公元741年)李宪逝,唐玄宗特别悲伤,失声恸哭,感动得身边的人纷纷掉泪。玄宗曰:“天下,兄之天下也;兄固让于我,为唐太伯,常名不足以处之。”特为乃兄送了一顶皇冠,追谥“让皇帝”称号,以手书致于灵前,书称“隆基白”云云,其墓亦名之曰惠陵。
李隆基既然做了太子,便不可避免地卷入了权力斗争的漩涡。权力欲极强
的太平公主一心想着左右朝政,见太子英武,不好对付,盘算着另换暗弱者取而代之,便制造舆论,谓“太子非长,不当立”。虽然睿宗亲自出面,平息了流言,但到处都有太平公主的耳目,李隆基的一言一行都在被监视之中,这使他深感不安。太平公主甚至召集宰相,公开提议变更太子,让宰相大惊失色。
公元711年,李隆基再次请求让太子位于长兄李成器,未获睿宗通过。太平公主咄咄逼人,姑侄矛盾愈发尖锐。李隆基与王琚密谋对策时,边哭边说:“皇上就那么一个亲妹妹,说明了怕惹皇上伤心伤神,不说吧总是祸根,我该怎么办才好?”亲情困扰,投鼠忌器,使得未来的皇帝左右为难。
唐睿宗本是一个恬淡的人,把皇冠看得不是那么重。面对复杂的政治矛盾,他更觉烦恼莫名,决计回避矛盾,于即位第二年四月便要让位于太子李隆基,因太平公主极力反对而未能实施。过了一年,睿宗以“传德避灾”为由决计让位,太平公主及其党羽又竭力阻挠,讲了种种不可行的理由。
李隆基闻讯,也迅速拜见皇帝,细问其中缘由。皇上谓“今帝座有灾,故以援汝,转祸为福”云云。太子坚决辞谢。睿宗则直言:“你是孝顺儿子,为啥一定要等我死之后在灵柩前才即位呢?”话说到这个份儿上,李隆基当时就泪流满面。
  很快,李隆基怀着救护老爸的孝心,坐上了帝座,改元先天。时公元712年,李隆基27岁。公元713年,改元开元,太平公主串通党羽谋反,甚至不惜勾结宫人投毒。年轻的唐玄宗果断出击,彻底摧毁了反对派集团,其头面人物太平公主亦被赐死家中。其后,风华正茂的李皇帝励精图治,开创了永载青史的“开元盛世”业绩。开元之治,与下列宰相的名字是紧密相连的:姚崇,宋景,张嘉贞,张说及韩休、张九龄等等,皆治世之才,堪称名相。
唐玄宗的眼泪:兄弟皇位之让稀罕之极
唐玄宗的眼泪:兄弟皇位之让稀罕之极
  盛极必衰。治世的繁荣、颂歌的陶醉,有如迷魂药,使得这位曾经精明的李皇帝糊涂起来。重用奸相李林甫、杨国忠,深信悍将安禄山,这动乱的根源实在是皇帝自造的。用《旧唐书》的“史臣曰”的论辞来解释其中因果关系:“山有猛虎,兽不敢窥。得人者昌,信不虚言。”
  公元757年,唐肃宗相继收复两京后,这时已身为太上皇的唐玄宗结束逃难返回,肃宗迎至咸阳,父子相见抱头痛哭。返京后,唐宣宗要拜谒祖庙,因太庙为贼所焚,临时移神主于长安殿。面对列祖列宗,他百感交集,愧悔攻心,五体投地,久久恸哭着,恸哭着……,那泪水真是五味齐备,而更多的则是苦、是悔。世上若真有“后悔药”的,唐宣宗李隆基一定会当饭吃。《新唐书•玄宗本纪》
然而,唐玄宗的眼泪和史官的谆谆告诫,并没有唤醒几个后来者警醒。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此何故?人性脆弱,本来就经不住声色犬马的诱惑,何况绝对权力的拥有者?能稍许谨慎一些,不忘乎所以,不腐败得一塌糊涂,就相当难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