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从红楼梦看历史有过“慈禧省亲”吗?

2021-03-15 09:00阅读:

丽华心语

政府工作人员

关注
从红楼梦看历史有过“ 慈禧省亲”吗?

《红楼梦》里浓墨重彩描述的元妃省亲,一直是红学爱好者津津乐道的故事。在清代究竟有没有类似的后妃省亲发生过呢?据清代《宫规》记载,在清宫内,让太监宫女代表后妃去她们娘家探慰问安是正常的事。后妃父母经特许进宫看望做了后妃的女儿已是非常之幸。至于《红楼梦》中像贾元春晋封凤藻宫尚书,加封贤德妃,又让她回家省亲,是意外之隆恩。王熙凤听说省亲之事说可见当今的隆恩,历来听书看戏,从古至今未有的。如若历史上没有后妃省亲的制度,那么“慈禧省亲”史上真的有过吗?

从红楼梦看历史有过“慈禧省亲”吗?

一、历史上是否有“后妃省亲”制度
在整个中国历史上,这样的制度也可以说从未见
过。只有唐代以后,个别朝代实行会亲制度。唐代规定每年上巳节时,宫女可以在兴庆宫大同殿与其亲人会见。
到清朝,有后妃父母允许探视的制度,但也须皇帝特批,或者一年或者数月,允许本生父母进宫探视,其他外戚和伺候的下人一概不许进官。有时妃嫔怀了孕,也可以让本生父母入宫照看,甚至住上一些时日。据说,在故宫东北角楼底下,城墙之内有一个小小院落,名为坦坦房,就是专供给探视后妃的亲人居住的。但仅此而已,若是后妃想回家看一看,那是万万不能。
光绪皇帝的珍妃,她十三岁那年和姐姐一起选入宫中,她成为珍妃,姐姐成为瑾妃。据她们的娘家侄子回忆,当姐儿俩被选入宫中临出家门的时候,一起跪在母亲脚下问母亲辞行。她们的母亲强抑泪水一人打了一个嘴出,说:“只当我没生你们这两个女儿。然后就进了寝室,一天没出屋,也没有吃东西。
后来珍妃死了,瑾妃为了能够见到母亲,特意为家中买了一所能够看到皇宫的院落,与母亲约定时间,母亲登上家中花园假山,瑾妃则登上皇宫御花园的假山,娘儿俩互相用望远镜瞭望,常常是瑾妃早已下了山,她的母亲还要向皇宫方向瞭望好长一段时间,然后才含汨离去。(丽华心语)

从红楼梦看历史有过“慈禧省亲”吗?

二、历史上却真发生了“慈禧省亲”
历史上虽然没有过“后妃省亲”这种制度,但省亲事件还真是发生过,而且这一事件就发生在慈禧太后身上。在《清稗类钞·宫闱类·孝钦后省亲》中,就记载了慈禧太后曾经有过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省亲之举省亲的基本过程:
穆宗诞生九月,时孝钦后犹为妃也,承文宗特恩,赐回家省亲一次。先有太监至其家,告以某时驾到。届时,太监及侍卫样拥黄轿而至,其母率家人亲戚排立院中。入内堂,太监请妃降舆,登堂升坐,除母及长辈外,皆跪地叩头。排筵宴,母陪坐于下,盖以妃为皇子之母也。
当时的慈禧太后并非是以后那个垂帘听政、把握天下的那个皇太后。只是咸丰皇帝的一个妃子,因此她不可能凭借手中的权力给自己开一个省亲的特例,而是咸丰皇帝依照祖宗旧制,批准她回家省亲而已。因此,这个慈禧省亲是存在的。
但是从历史资料的记载来看,省亲这种事并不常有,慈禧太后一生也只有一次省亲,还是在生育了文宗皇帝的唯一儿子之后九个月才特许省亲的,那个时候也是正月,她刚刚被晋封为懿贵妃。而端康皇贵太妃省亲时已经是54岁了,当时隆裕皇后已经去世了,她已经熬成了皇贵太妃了,才能在母亲生日的时候省亲一次。
在知道自己可以回家探望家人时,慈禧整个人都十分开心,因为距离她离家已经整整五年的时间,她没有见过家人一面。
轿子落地,行礼结束,慈禧便被家人簇拥着进入了屋内,不论后来的慈禧再怎么有着威严,现在的慈禧也只是一个22岁的女子,她也只是一个盼望家人的女儿,所以她与家人更是说不完的家常、嘘寒问暖自是少不了,就这样一家人说到了慈禧要回宫的时间。整个程序和“元妃省亲”是一样的。

从红楼梦看历史有过“慈禧省亲”吗?
三、“元妃省亲”的历史原型源于乾隆的孝贤纯皇后
曹雪芹的《红楼梦》是写自家历史为生活原型,他对那一段历史是十分熟悉,对于当时的典章制度也十分熟悉,他既然写了“元妃省亲”,那他必然曾经有过这样的事情。
笔者在阅读红楼梦中,了解天津水西庄历史中,发现“元妃省亲”的历史原型应是乾隆的孝贤纯皇后。原因有二:
(一)“元妃省亲”中的细致安排与皇家仪仗背后真皇后。阅读《红楼梦》第十八回“元妃省亲”这一情节时,发现曹雪芹写得非常真实具体,细节分明,仿佛引导读者亲临其境。脂批:“形容毕肖”“难得他写得出,是经过之人也”,“《石头记》最难之处,是别书中摸不着”,“真有其事”。
曹雪芹敢于将皇室活动“毕肖”写下来,这种触犯的写法令人担心。而脂批又替作者开脱,这是作者亲身目睹之事,并没有夸张虚构的罪名,真实再现并无错误。表明“元妃省亲”描写全部有事实根据。(丽华心语)
“元妃省亲”这一情节的生活素材,源于乾隆十三年冬末,孝贤纯皇后随乾隆皇帝东巡时,巡幸运河水西庄盛景。水西庄原是天津芦盐巨商查日乾与其子营建的私家园林别墅,兴盛于乾隆时期。乾隆十二年十月十九日,为迎乾隆东巡,迁查礼妻李钦墓葬。据《铜鼓书堂遗稿》卷三十一《亡妻李安人迁厝小志》记载:“天子将幸东鲁,天津为凤艒必经之地,于是津之人谓翠华临幸,不可无驻跸处,相度地势,惟水西庄为宜,而吾妻权厝犹在庄北,爰有迁厝之举。”
很多红学家和读者,在“元妃省亲”的文字中感到了“元妃”的后面隐藏着一位“真皇后”。最直接的证据,就是元妃省亲中的皇家仪仗,仪仗规模超过贵妃待遇,更重要的是公然出现了“一对对龙旌凤翣、雉羽夔头”,这龙凤装饰是帝后的专用仪仗用品,其它给别的嫔妃是绝不能随便使用的。这正是作者大手笔高明之处,用一处细节描述达到“泄露天机”的目的,既做到了“真事隐”,又能使后人“解其中味”。
(二)脂批点明“元妃省亲”原型与历史记载
脂批最重要最直接点明“元妃”身份的是一条大胆的批:“文忠公之嬷”。这是在第16回,贾琏、凤姐谈议元妃将要省亲,赵嬷嬷说:“这样说,咱们家也要接大小姐了?”庚辰本在这段旁侧朱批:“文忠公之嬷。”“文忠公”是乾隆时大学士、一等公傅恒,乾隆皇后的弟弟,显赫一时,于乾隆三十四年七月去世,死后谥“文忠公”。其家大小姐自然是傅恒之姐----乾隆帝的孝贤纯皇后。只有非常熟悉傅恒家人动辄提到“咱们大小姐”这种口吻才能写下这批语。
实际上也只有孝贤皇后才有资格和可能省亲,从“文忠公之嬷”这批语和“傅恒家事”来分析,真正能省亲的“元妃”的生活原型应是孝贤纯皇后。(丽华心语)
据《天津县新志》卷首“巡幸”记载:“乾隆十三年二月高宗东巡,三月回跸。临幸天津,恩恤长芦盐商,诏免次年钱粮十分之三,赏赉军民七十八以上者。”在水西庄受到盛大欢迎,是否能借机见到亲人,史料未详记,但孝贤之弟傅清一直任天津镇总兵,在津有住宅及亲属,近年尚发现明义----傅清之子的一束信扎,发现地点就在天津。
仅仅一个月,冬去春回,孝贤皇后突然暴死在运河上,时间是三月十一日。正如《红楼梦》中所言:“喜荣华正好,恨无常又到。眼睁睁把万事抛。荡悠悠,芳魂消耗。望家乡,路远山高。……”这些举国上下沸沸扬扬传播之事,使曹雪芹可以用艺术手法写成元妃形象。
孝贤皇后于乾隆十三年冬末,随皇帝东巡时到过水西庄。为了迎接帝后驻跸,乾隆十二年水西庄进行了扩建。这次皇室活动是“元妃省亲”的绝好素材,也可以解释作者为何将“元妃省亲”一定要写在冬末,原来这一盛况的原型素材“孝贤皇后巡幸水西庄”就在冬末。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