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母亲家族史摘录】姨姨韩德莊在西花厅工作的日子

2020-01-08 13:27阅读:

徐泓xh

财新传媒公信力委员会委员

关注
今天是敬爱的周恩来总理逝世44周年。我的姨姨韩德莊曾于1950年代短时间代理过邓颖超秘书。现从正在写作的母亲家族史中,摘录一小段,纪念这位伟人。
【母亲家族史摘录】姨姨韩德莊在西花厅工作的日子
周总理与邓颖超之间者为韩德莊
一、
府右街南口,向北转弯,沿着那道高大的红墙,一直走到挂着国徽的中南海西北门。进门向左一拐,一组王府式四合院的旧建筑群,就是西花厅。周恩来总理和邓颖超同志工作处所和居室。
1954年秋天,韩德莊第一次走进西花厅后院邓颖超的办公室。后院有前厅和耳房作屏障,形成一个东西长、南北短的四合院。正房坐北向南,是周恩来、邓颖超办公和居住的地方。院里一片绿地上种满海棠树,还有几棵梨树桃树白皮松

韩德莊是来帮助邓大姐清理档案的。她到全国妇联后,担任了档案组组长。为此还于1952年至1953年,到中国人民大学上了8个月的档案工作者专修班,取得了有校长吴玉章、班主任吴宝康签名章的毕业证书。记得12年以后,我考上人大新闻系时,韩德莊高兴地对我说:泓泓,我和你是校友啊!”
邓颖超和韩德莊见面,很快就拉起家常话:韩家在天津的老家,我比你还清楚。我和你的母亲高珍、姑母韩恂华、韩权华在天津女子师范时是同学,抗战时期和你的姑父卫立煌、梅贻琦都打过交道。韩德莊听着,亲切感油然而生。工作好几天了,她唯一的遗憾:始终没有见到总理 。
二、
不久,机会来了。韩德莊对第一次见到周恩来的情景,多年以后依然记忆犹新:
在一次跳舞晚会上,奏乐声突然高昂起来,原来是总理来了,大家都十分兴奋。当时我们妇联的六、七位女青年,大家都多么希望和总理跳一次舞,但谁也没有勇气前去请周总理跳舞。一会儿,总理却走来,和我们坐在一个桌子旁。总理问我们是哪个机关的,我们回答了,总理笑笑说,怪不得女同志多。随后逐一问每个人的姓名、年龄,在妇联哪个部门工作。轮到我时,我还未说出姓名,总理先说了:你姓韩吧?一看你就是韩家的姑娘。总理和大家说话态度和蔼,目光亲切,尤其是我听到总理这两句话,心里热乎乎的。原来总理对我的家庭也这样熟悉。虽然没有和我见过面,却能认出我来。当我把孙会元介绍给总理时,总理风趣地说:你是妇联的女婿,我也是妇联的女婿,咱们两人都很光荣啊!大家听了都笑了。当孙会元告诉总理,他的父亲也是南开的同学时,总理问清名字,马上记起来,并说:你很像你的父亲。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韩德莊一辈子刻骨铭心:
乐队开始奏乐了。妇联的小谢动作迅速,马上站起来,请总理跳舞。总理拍拍她的肩说:下次一定和你跳,这次我先和她跳。总理面向韩德莊发出邀请,韩德莊赶紧快步走来。
我感到多光荣啊。总理平日走路就步伐轻盈,跳起舞来更是飘飘欲仙。和总理一起跳舞特别轻快,总理不但跳得好,而且跳舞时谈笑自若,总理问我,有哪几个姑姑在北京,告诉我卫立煌想回国,七姑还有些顾虑,看那个姑姑可以做些动员工作。我这才明白,总理和我跳舞,目的在向我做调查。总理真是什么时候都以工作为重。”
动员卫立煌回国的统战工作,其中一个重要的方面就是这样开始的:周恩来与邓颖超委派韩德莊去请她的六姑韩恂华进中南海,到总理家里吃饭,嘱韩恂华给卫立煌夫人韩权华写信:请妹妹放心归来。同时,周恩来嘱韩德莊手书一封:“在太原晤过面的那位朋友,请姑父和姑母回来。”抗日战争初期周恩来和卫立煌在太原曾有过彻夜长谈,他说:卫先生看到这段文字就会明白。
三、
1955年春天,邓颖超的秘书张元生病住院了。韩德莊代替她做了临时秘书。
第一天上班,到大门口去送信,一回头正看到周总理从里边走出来。她担心延误了送信时间,赶快跑向传达室,打算送了信再回来见总理。不承想她还没有出收发室,总理卫士长成元功就追进来说:总理叫你。韩德莊又赶快跑出去。总理见到她问:为什么见到我就跑呢?韩德莊说明了原因,总理莞尔一笑。
1977年,周恩来总理逝世一周年纪念,韩德莊在写给邓颖超的一封信中,回忆到与总理接触的几个细节,
不知我说到什么问题,总理感到有趣,仰面哈哈大笑。这是我第一次听到总理爽朗的笑声。大姐,您可知道,这笑声给了我多么深刻的印象,至今想起来,它还在我耳边回响。也是在一个晚会上,我跑上去和总理握手问好。总理把我的手放在他的两只手中,注视着我,那神情就像慈爱的长辈对待一个小孩子似的。我被深深的感动了,至今这个印象仍历历在目。
195546日。周恩来在中南海西花厅设家宴欢迎卫立煌夫妇。此时他刚做过一个手术,第二天还要启程出席在印尼万隆举行的亚非会议。但他说:希望能在走前见到老朋友。
邓颖超通知韩德莊,叫她也参加。“我向大姐央告,别叫我去了,我算老几呀?大姐说叫你去你就去。我要求不去,是因为我知道做陪客的有陈毅同志和当时的统战部长,我虽和卫立煌有亲戚关系,但我确实不懂为什么叫我这样一个小萝卜头参加总理的家宴。宴会后,送走了客人们,总理叫住我问:你今晚学了不少吧?我恍然大悟,原来总理和大姐在亲自教我做统战工作呢。”
席间,有一件事让韩德莊很受教育。1952年三反五反的时候,她曾动员父亲韩诵裳把卫立煌存放在韩家的两个箱子上交了。当她知道卫立煌要回国的时候,感到有些为难,就向组织汇报了。在这天的家宴上,周总理向卫立煌当面说明了这件事,并指着韩德莊说:她是一个共产党员,她做的完全正确。当时她不知道你和我们党早有联系。
四、
1956714日。韩德莊结束了代理秘书的工作,再一次走进中南海西花厅,向邓颖超告别。这次告别还因为她要离开北京,跟着丈夫孙会元去开发建设北大荒。
邓颖超深知开发北大荒的艰苦,鼓励韩德莊接受劳动锻炼。她送给韩德莊一双棕色的鹿皮半高腰靴子御寒 ,赠送了一份夹有两片枫叶的信卡告别,上面写着:“可爱的徳莊同志将赴黑龙江密山参加农垦工作,特以采集的枫叶为赠,籍表我的心意和对她的希望。
她还精心挑选了5张照片送给韩德莊留念,其中第一张就是邓颖超与周恩来的合影, 照片背后邓颖超亲笔写了说明: 德莊会元同志存念。1955年与恩来同志摄影于长城八达岭。

【母亲家族史摘录】姨姨韩德莊在西花厅工作的日子

1962年春节,韩德莊从东北回北京探亲。路遇张元同志,她把我带到她家,大姐知道了,一定要留我吃饭。(前文交代过,张元带着女儿就住在西花厅的水榭,周恩来邓颖超住所的隔壁。)席间总理详细询问我们垦区的情况,对土地、耕地、劳力、拖拉机等基本数字我还能说上来,就是不知道有多少牛马。总理严肃地批评我,大姐打圆场说:她是做妇女工作的。总理说:做妇女工作也要关心生产。韩德莊留意到,总理吃饭很简单,就是一菜一汤,因为来了客人,加了一份炒蛋。
韩德莊就职于牡丹江农垦局和虎饶县妇联主任,还当过青年农场(8511农场)的党总支书记。当时垦区正在初建阶段,条件艰苦,她克服种种困难,经常深入基层,培养基层妇女干部、发动妇女参加生产。1959为保证完成垦区上交大豆的任务,她组织女青年开展了“大豆姑娘丰产运动”,许多“大豆姑娘田”创造了各农场的大豆高产纪录,受到了农垦部表扬。韩德莊说:这个消息张元向总理和邓大姐报告了。第二年,王震部长到北大荒视察工作时,对我说:总理都知道你们大豆姑娘呢!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