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红楼梦》里最唯美的爱情,始于惊鸿一瞥,终于琴瑟和鸣

2020-10-26 10:24阅读:

周玉琪

博主很神秘,什么也没有留下~

关注
女子本名林红玉,为了避宝玉、黛玉的讳,大家都叫她小红。
《红楼梦》里最唯美的爱情,始于惊鸿一瞥,终于琴瑟和鸣
有一种感情叫做一见钟情,有一种思念叫做两地相思。
有一种幸福叫做相伴有你,有一种默契叫做桃李不言。
好的爱情,一定是两情相悦的爱情。
《红楼梦》中,贾芸与小红虽然出场不多,但二人仅一面之缘就碰撞出爱的火花。
之后二人跬步躬行,收获了爱情与事业的双丰收。
女人眼中的好男人,不求顶天立地,唯求踏实勤勉。如小红眼中的贾芸。
男人眼中的好女人,不求尽善尽美,唯求心地纯净。如贾芸眼中的小红。
只因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从此再也忘不了你如水容颜。
贾芸去拜见宝玉,在外书房等候。
一个娇声嫩语的丫头恰好过来。
宝玉的书童焙茗说道:“这就是宝二爷房里的。好姑娘,你进去带个信儿,就说廊上的二爷来了。”
那丫头听说,方知是本家的爷们,便不似先前那等回避,下死眼把贾芸盯了两眼。
只因为这一盯,就此盯出一场唯美的爱情故事来。
有一种爱情,始于一见倾心
这个女孩说话简便俏丽,贾芸很想问她的名字,可是又不敢造次。
贾芸恋恋不舍地离去。
不经意间又回头看了一眼,却发现那个女孩还站在那里。
贾芸的魂留在了女孩那儿。
他不知道,女孩的魂也已经被他牵走了。
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
同所有女孩子一样,青春年少,谁还不是个有着爱情梦的“宝宝”呢。
自从那日见过贾芸,小红就总有些神不守舍了。
这不,她的手帕不知为何不见了。
小红在后院子里找寻手帕,恰巧宝玉要喝茶,跟前却没人伺候。
小红进来,给宝玉递茶。
说巧不巧,此刻秋纹、碧痕正好回来。
看到这一幕,二人着实把小
红好一顿挖苦。
遭此一劫,小红对怡红院的心已经灰了一半。
在自己房中,小红昏昏沉沉。
见到贾芸来了。
贾芸叫道:“红玉,你的手帕被我拾到了。”
红玉一见贾芸,顿时粉面含羞。
这是小红的一个梦。
梦中,他听见贾芸喊自己红玉,而不是小红。
梦醒时分,留下一地惆怅。
小红对贾芸已经一往情深。她更相信,自己的手帕,一定是贾芸捡走了。
手帕,自古就是传情之物。小红的心事,真得能通过这方手帕达成吗?
《红楼梦》里最唯美的爱情,始于惊鸿一瞥,终于琴瑟和鸣
说来也巧,宝玉与黛玉之间也有一个手帕传情的故事。
宝玉挨了打,黛玉很担心。宝玉让晴雯给黛玉送去三方旧手帕。
黛玉体会出手帕的意思来,不觉神魂驰荡:宝玉这番苦心,能领会我这番苦意,又令我可喜;我这番苦意,不知将来如何,又令我可悲。
余意绵缠之下,黛玉奋笔疾书,写下《题帕三绝》。
林黛玉与林红玉,名字就像是亲姐妹。
一黛一红,对比鲜明,颇有深意。
宝黛之间本有许多误会,宝玉传递手帕,而黛玉秒懂,于是之前诸多误解瞬间化为乌有。这就是宝黛之间的心有灵犀。
手帕是信物,相通的是心意。
所有的心有灵犀,本质上一定是音声相和,贾芸与小红之间也是这样。
有一种爱情,陷于音声相和
贾芸家与荣宁二府是同宗,玉字辈的人称呼他母亲一声五嫂子。
他父亲走得早,孤儿寡母守着一亩地两间房过日子。
小红的父亲名叫林之孝,是荣府大管家之一。
贾芸与小红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说话在理,做事有方。
贾芸找贾链夫妇想在大观园谋个差事。
贾链已经答应,但贾芸还不知道王熙凤的想法,于是去开药铺的舅舅家想赊点冰片麝香给王熙凤去送礼。
舅舅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数落,你整天不干正经事,赊了去胡闹。
贾芸据理力争说:“我家里还是有一亩地两间房子,如今在我手里花了不成?巧媳妇做不出没米的粥来,叫我怎么样呢?”
相似的事情同样发生在小红身上。
《红楼梦》里最唯美的爱情,始于惊鸿一瞥,终于琴瑟和鸣
有一次,小红为王熙凤去办差,恰好被晴雯遇见。
晴雯劈头盖脸一顿训斥:“你只是疯罢!院子里花儿也不浇,雀儿也不喂,茶炉子也不爖,就在外头逛。”
小红据理力争:“宝二爷说了,花儿隔一天浇一次,我昨天浇过花了,所以今天不用浇。我喂雀的时候,姐姐们还在睡觉呢。”
虽然贾芸与小红说得话都在理上,但得到的结果却令人很伤心。
贾芸这里,冰麝没有赊来,却引来舅舅和舅母更多的闲话。
小红这里,同样遭到了碧痕、绮霰和晴雯这些大丫环们更猛烈的抨击。
绮霰骂道:“你听听她的嘴!你们别说了,让她逛去罢。”
晴雯冷笑道:“怪道呢!原来爬上高枝儿去了,就不服我们说了。过了后儿,还得听呵!”
不过,我们相信,上天对每一个人始终都是公平的。
贾芸在舅舅那里没有借到冰麝,却意外遇到了义侠倪二,从倪二那里得到了一锭十五两多的大银,算是解了自己的燃眉之急。
接下来,贾芸找到王熙凤。求她把园子里种花的事情交给自己去做。
王熙凤说,这个事情我看着不大好。等明年正月里烟火灯烛那个大宗儿下来,再派你罢。
做为荣府里的大管家,王熙凤一言九鼎。她这样说也是照顾贾芸。
贾芸却道:“好婶子,先把这个派了我罢。果然这个办的好,再派我那个。”
这就是贾芸做事的风格。
《红楼梦》里最唯美的爱情,始于惊鸿一瞥,终于琴瑟和鸣
河海不择细流,故能成其深。
从小事做起,小事做好了,对自己来说是一种历练,同时也可以把自己的能力展示给王熙凤看。
始于关系,最终还要终于实力。
小红能够被王熙凤看中,是一次偶然的机会。
许多丫头在一起说笑时,王熙凤在山坡上招手,小红看见了,连忙弃了众人,跑至凤姐跟前,笑着问:“奶奶使唤作什么事?”
小红就是这样一个有眼力见识的人。
她并不是刻意去讨好谁,而是天性使然。
王熙凤让小红去帮她传个话。
小红回来,又把平儿的一番话原原本本传给了王熙凤。
小红做事干净利索,说话条理清楚。连旁边听着的李纨都不禁说道:“嗳哟哟!这些话我都听晕了。什么“奶奶”“爷爷”的一大堆。”
王熙凤夸赞小红道:“好孩子,难为你说的齐全。不象他们扭扭捏捏的蚊子似的。”
正因为这件事办得得力,王熙凤把小红从怡红院要到了自己身边。
从后来的情节发展看,小红离开怡红院,恰好避开了查抄大观园事件。
贾芸和小红还有一个更加重要的共同特质,就是不愿意让父母为自己操心。
他们跟现在许许多多在外打拼的年轻人很相似,烦恼的事情自己抗。对家里,只报喜,不报忧。
《红楼梦》里最唯美的爱情,始于惊鸿一瞥,终于琴瑟和鸣
贾芸在舅舅、舅母那里受了气,回到家中却只字不提。
母亲问他:“这一天去哪了?”
贾芸道:“去琏二叔府里了。”
他又问母亲:“吃过饭了没?”
母亲说:“吃过了。饭给你在锅里热着呢。”
贾芸在母亲面前,香香甜甜吃饭。
有一种幸福,是儿子在母亲面前毫无顾忌地大快朵颐。
有一种幸福,是母亲看着儿子风卷残云般狼吞虎咽。
而小红呢?她的父亲林之孝虽然也是下人之列,但毕竟是大管家。
她的身份比起袭人、晴雯来并不低,但就连王熙凤开始都不知道她是林之孝的女儿。
贾芸与小红虽然身处低位,但他们有志向,有追求,并希望凭自己的努力和奋斗去获取,这就是骨子里的高傲。
有一种爱情,终于琴瑟和鸣
《红楼梦》中,许多青春年少的男男女女,每个人都在追求自己的爱情,但似乎每个人的爱情都有不足之处。
宝黛之间的爱情,最是情投意合,也本该最完美,却偏偏有一个宝钗插在中间。
李纨与贾珠的爱情,本是夫和妻顺,谁料想贾珠早早就撒手人寰。
秦可卿本是贾母眼中第一得意的好媳妇,却因爬灰传闻弄得流言鼎沸。
就连薛蟠也有自己的爱情,他与夏金桂是一见钟情。
不过,本以为是一段郎情妾意的佳话,谁知道等来的却是吼狮吞狼的悲剧。
相比之下,倒是贾芸与小红之间的爱情,凸显单纯了。
《红楼梦》里最唯美的爱情,始于惊鸿一瞥,终于琴瑟和鸣
小红住在怡红院,开始也有亲近宝玉之心,但经历过两次鸡吵鹅斗之后,她悟出了“千里搭凉棚,没有不散的宴席”这个道理。
见过贾芸之后,小红的心也跟随贾芸飞到了帏幙的那一边。
因为在那儿,贾芸正组织匠役在里头种树。
缘分这个东西就是这么奇妙,是你的想跑也跑不了,不是你的想抓也抓不住。
贾芸的确在进来种树之时,便拣了一块罗帕。恰好听见红玉问坠儿,便知是红玉的,心内不胜喜幸。
喜幸这个词用在这里真是非常奇妙。
心生欢喜之意,满怀幸福之情,感恩幸运之神眷顾。
单纯之人,彼此相爱相守,足以慰藉一生。
单纯之人,懂得珍惜情义,常怀感恩之心。
互相感恩对方,更一起感恩那些一路走来曾经帮助过他们的人。
在大观园起海棠诗社的时候,贾芸曾经送来两盆白海棠,海棠诗社的名字也正是由此而来。
虽然贾芸对宝玉聊的那些富贵公子之事不感兴趣,但对宝玉为人依然很敬重。
贾芸能够和小红走到一起,自然也少不了王熙凤的成全。
《红楼梦》里最唯美的爱情,始于惊鸿一瞥,终于琴瑟和鸣
刘姥姥第一次来贾府打秋风时,王熙凤就曾经拿出五十两银子相助。
王熙凤既然能对刘姥姥有雪中送炭之情,自然对贾芸和小红之事也会成人之美。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
庚辰本第24回有脂砚斋夹批道:“孝子(即贾芸)可敬。此后来荣府事败,必有一番作为。”
主流红学家认为,当贾家败落之后,贾芸与小红一起去狱神庙探望王熙凤和贾宝玉。
受王熙凤之委托,与刘姥姥等商议解救巧姐,并去大观园请求妙玉的帮助,也就应了“仗义探庵”的脂批。
贾芸与小红始于初见时的惊鸿一瞥,一方手帕牵引来两地相思。
贾芸从给大观园种花种树开始淘来第一桶金,与小红前后相随音声相和,用受过的屈辱和委屈,慢慢撑大了格局,终至琴瑟和鸣。
他们的路,靠自己一步一步走出来。每一脚都有痕,每一步都有迹。
走踏实的路,做踏实的人,平平淡淡过踏实的日子,这就是最幸福的爱情生活。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