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红楼梦里的女性都怎么睡觉?

2020-11-26 15:53阅读:

周玉琪

博主很神秘,什么也没有留下~

关注
红楼梦里的女性都怎么睡觉?
今天咱们聊个比较有趣的话题:红楼梦里的女性都怎么睡觉?要说睡觉,谁不会啊!但曹雪芹笔下的女性,不同身份、阶层,睡觉还真不一样。单是一个睡姿,就不是一般流俗小说能写的出来的。
我们先说小姐睡觉。说起红楼梦里最美的睡姿,恐怕多数人首先想到的都是史湘云醉眠芍药裀。
话说宝玉生日,湘云因为接连说错话被罚了几杯酒,结果就晕晕乎乎的了,后来就有了醉眠芍药裀这一画面。我们看曹公是怎么描述的:
说着,都走来看时,果见湘云卧于山石僻处一个石凳子上,业经香梦沉酣。四面芍药花飞了一身,满头脸衣襟上皆是红香散乱。手中的扇子在地下,也半被落花埋了。一群蜂蝶,闹穰穰的围着他。又用鲛帕包了一包芍药花瓣枕着。
红楼梦是小说,没有画面,但湘云醉卧经曹公妙笔这么一描述,好像有了画面一样。一个因喝了酒而微醺的美少女,就这么憨爽地躺在芍药丛中的一块石板上睡着了。
以花做枕,一群蜂蝶,满身花瓣,红香散乱,大约也只有曹公能写出如此醉酒佳人卧眠美态。
唐伯虎有《桃花庵》一诗,诗里即有:酒醒只来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醒半醉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大观园是群芳的桃花源,醉卧花前大约也是孤儿史湘云此生最难忘的记忆吧?
最可爱的是,香梦沉酣中的云姑娘,口中还念念有词,什么“泉香而酒冽,玉碗盛来琥珀光,直饮到梅梢月上,醉扶归,却为宜会亲友。”俨然是一位“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的风流名士。
你看脂砚斋怎么评湘云醉卧:看湘云醉卧青石,满身花影,宛若百十名姝,抱云笙月鼓而簇拥太真者。太真是谁?是杨贵妃。我们知道,秦可卿的房里就有一副《海棠春睡图》,说的正是杨玉环醉酒之态。
释惠洪《冷斋夜话》记载,唐明皇登沉香亭,召太真妃,于时卯醉未醒,命高力士使侍儿扶掖而至。妃子醉颜残妆,鬓乱钗横,不能再拜。明皇笑日:“岂妃子醉,直海棠睡未足耳!”
大家想必还记得,在随后的寿怡红群芳开夜宴上,史湘云恰恰抽中了一支海棠,而上面的那句“只恐夜深花睡去”的诗出自苏轼咏《海棠》的诗,也正是引了杨贵妃的典故。
红楼梦里的女性都怎么睡觉?
史湘云是一位大大咧咧的女孩,她的睡态不只是美,更写出了湘云喜饮酒,性豪爽的个性。我们大约还记得她第一次来贾府时的睡姿。此时的湘云,已然暴露了她洒脱不羁的个性。
那林黛玉严严密密裹着一幅杏子红绫被,安稳合目而睡。那史湘云却一把青丝拖于枕畔,被只齐胸,一弯雪白的膀子掠于被外,又带着两个金镯子。
湘云第一次来贾府时,与黛玉睡在一起,此时众人尚未入园。你看年纪相仿的两个少女,因为性格原因和身体状况的不同,完全就是两种睡姿。
黛玉体弱多病,每逢春秋两季必犯嗽疾,很少能睡安稳觉。湘云来时正是初春时分,早上的黛玉却是睡得安稳。却独独这个咋咋呼呼的云姑娘,也不怕冷,盖着齐胸的被子,还有一只膀子露在外面,真真一看就是个“豪放派”。
脂砚斋当然不会错过这么美好的一幕“春睡图”,他批道:写黛玉之睡态,俨然就是娇弱女子,可怜。湘云之态,俨然是个娇态女儿,可爱。真是人人俱尽,个个活脱,吾不知作者胸中埋伏多少裙钗。
一个是“可怜”,惹人怜。一个是“可爱”,惹人爱。这评价真的太精准了,林妹妹多愁善感,可不就是惹人怜嘛,湘云姑娘洒脱随性,可不就是惹人爱嘛。完了,脂砚斋还不忘拍拍曹公的“马屁”,说到这,我也忍不住要拍一下。
说到黛玉的睡态,原文还有一处,特别有趣,回目就叫“潇湘馆春困发幽情”,你看曹公多会写人,一个湘云春困还不够,我们的病美人林妹妹怎么能少了春困这么美的画面。
宝玉便将脸贴在纱窗上,往里看时,耳内忽听得细细的长叹了一声道:“‘每日家情思睡昏昏。’”宝玉听了,不觉心内痒将起来。再看时,只见黛玉在床上伸懒腰。宝玉在窗外笑道:“为什么‘每日家情思睡昏昏’?”一面说,一面掀帘子进来了。林黛玉自觉忘情,不觉红了脸,拿袖子遮了脸,翻身向里装睡着了。宝玉才走上来,要扳他的身子,只见黛玉的奶娘并两个婆子却跟了进来,说:“妹妹睡觉呢,等醒了再请来。”刚说着,黛玉便翻身坐了起来,笑道:“谁睡觉呢!”……黛玉坐在床上,一面抬手整理鬓发,一面笑向宝玉道:“人家睡觉,你进来作什么?”宝玉见他星眼微饧,香腮带赤,不觉神魂早荡……
这是原文二十六回里的一段,也是宝黛“蜜里调油”的一段,看得人忍不住露出了姨母般慈祥的笑容。
红楼梦里的女性都怎么睡觉?
被烫伤后的宝玉闲着无聊,袭人又不让睡,只能出来闲逛,不自觉地就来到了潇湘馆,赶得特别巧,黛玉刚睡醒,正在伸懒腰呢,一个娇弱的少女形象跃然纸上。
但黛玉不是普通的少女,她可是谢道韫一样的才女,诗词文章张口就来的。这不,前面刚看了《西厢记》,过目不忘的林妹妹,这“每日家情思睡昏昏”的句子就脱口而出了。
《西厢记》里,这句话是崔莺莺说的,以表达她对张君瑞的思念之情。原文是这样的:
翠被生寒压绣裀,休将兰麝熏。便将兰麝熏尽,我不解自温存。分明锦囊佳句来勾引,为何玉堂人物难亲近?这些时坐又不安,立又不稳,登临又不快,闲行又困。镇日价情思睡昏昏。
而黛玉也曾写过这样的句子:抛珠滚玉只偷潸,镇日无心镇日闲。真真是古今一情,灵魂相通。
这也就呼应了前文宝黛共读西厢时,宝玉说的“我就个那多愁多病身,你就是那倾国倾城貌。”同时也呼应了后文宝玉忘情对紫鹃说的“若共你多情小姐同鸳帐,怎舍得叠被铺床。”两次宝玉都唐突了林妹妹,林妹妹自然会生气啦。
说回主题,林黛玉当然不可能知道宝玉在外面,不然以她女儿家之娇羞,是宁愿死也不可能对着一个男子说出这些话来的。所以当宝玉进来问她时,她羞的红了脸,赶紧拿袖子遮脸,又翻身向里装睡去了。
而后宝玉想去把黛玉弄醒,这时候潇湘馆的几个婆子拦住了,你看她们怎么说的,她们没说“林姑娘睡觉呢”,也没说“小姐睡觉呢”,而是说“妹妹睡觉呢”,这显然是从宝玉的角度来说的,可让人听着就是觉得特别亲近。
我们知道,贾府的婆子,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如王善保家的,周瑞家的等,但分到潇湘馆里的婆子,却从未生过事,就连照顾黛玉饮食起居都如此尽心,她们可能已经把黛玉当成了自己的孙女呢。
刚睡醒的黛玉是什么样的?“星眼微饧,香腮带赤”,一个美人初醒的姿态如在眼前。真狠自己不是贾宝玉,不能进入小姐香闺,亲睹林妹妹初醒时睡眼迷离,脸泛红晕的美态。
红楼梦里的女性都怎么睡觉?
我们再把镜头摇到另一面,看看李纨是怎么睡觉的。周瑞家的送宫花一回,提到了这么一笔,就是这简单的一句话,写出了一个失去丈夫的寡妇日常。
那周瑞家的又和智能儿唠叨了一回,便往凤姐处来。穿夹道,从李纨后窗下过,隔着玻璃窗户,见李纨在炕上歪着睡觉呢。
周瑞家的送宫花自然是大白天,因为李纨是寡妇,又不需要管家,平时自然没多少事务,除了课子读书,带领小姑子读书做针黹,大约也就是睡觉了。
这会子李纨闲着无事,可能正在看着贾兰做功课,却不想一会瞌睡就上来了,然后就歪在炕上睡着了。她不是正儿八经的躺下睡觉,而是“歪着”,这个“歪”可以说是神来之笔。
我们知道,后文出场的尤老娘,也是个喜欢睡觉的老年人,曹公怎么说她?“原来尤老安人年高喜睡,常歪着了。”也就是说,歪着睡觉,不是偶尔才有的,应该是长期养成的一种习惯。
当然,曹公这里写李纨一笔,自然不是泛泛之笔,而是为了与后文琏凤夫妇嬉戏做对比,以此写出李纨这个守寡女子的孤独和凄冷。
当然,以上我们说的都是贵族小姐、贵妇的睡姿,要说最接地气的,当然还是咱们的刘姥姥。
红楼梦里的女性都怎么睡觉?
刘姥姥在怡红院贾宝玉的床上睡的那一觉,可真是一路火花带闪电,看的人捧腹大笑。忍不住要像脂砚斋一样,拍一拍曹公的马屁,他都是怎么写出这么真实,如此有生活气息来的情节的。
让我们走进刘姥姥,看看这位老人家的睡姿。
袭人一直进了房门,转过集锦槅子,就听的鼾齁如雷。忙进来,只闻得酒屁臭气,满屋一瞧,只见刘姥姥扎手舞脚的仰卧在床上。
还记得前面我们说湘云醉卧,是红香散乱,蜂蝶群舞,黛玉睡觉也是一缕幽香从碧纱窗中幽幽透出。而村老妪刘姥姥睡觉,则是酒屁臭气满屋,又扎手舞脚的仰卧在床。
每次读到这里,就觉得十分好笑,这些词用来形容酒足饭饱的刘姥姥,简直太形象了。
一个是史湘云醉眠芍药茵,各种美。一个是刘姥姥醉卧怡红院,各种俗。两相对比,试问除了曹雪芹,还有谁有如此生花妙笔?
曹雪芹这么写当然不是为了贬低刘姥姥,更不是瞧不起刘姥姥,而是为了贴近生活真实。你想啊,刘姥姥就是个地道的农村老太婆,上了年纪的人,又多喝了酒,好不容易找到一张床,可不得踏踏实实放松地大睡一觉?
经常喝多了酒睡觉的人,大概都很能理解刘姥姥的睡姿,虽然不美观,但酒足饭饱之后这样睡觉,舒服啊。如果像黛玉那样,裹得严严实实,睡得安安稳稳,反而不像是个喝多了酒上了年纪的庄稼人了。
作者:夕四少,本文为少读红楼原创作品。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