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佳琦卖口红红了,我却被女顾客骚扰」

2019-06-06 14:32阅读:
不是每一个柜哥
都能成为李佳琦
李佳琦红了。
自从他和马云PK过卖口红之后,全中国的男性里大概再也找不出第二个比他还会卖口红的存在了。
如今,他是一线美妆博主,也是男性从事美妆行业的最佳代言。有人说,李佳琦代表着一种流行,在这种趋势下,性别可以被无限忽略,精致与美也不再专属于女性。
在男性美妆市场不断壮大的背后,是无数像李佳琦一样“心怀美妆梦”的柜哥们,他们早已不是什么新鲜的存在,虽然在一些人的固有印象里,这份职业多多少少还是存在着一些无法言说的“别扭”。
那么,柜哥们的真实生活是什么样的?我们采访到了其中的三位,和他们聊了聊这些年的工作日常和选择这份职业的初衷。
上天作证,我真的是个直男,在成为柜哥以前,我是零售行业的销售,销售这种工作嘛,你也知道,成败都靠天收。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看到某一线化妆品牌发布的BA (Beauty Adivisor) 招聘,当时跟认识的猎头打探了一下,说是男生做这行,出于天然的“性别优势”,用不了多久,就能拿到保底3w左右的月薪。
毋庸置疑的,我心动了。
虽说最开始是出于钱的诱惑,但我心理上多少有点“隔应”.....不过入行没多久我就发现:美妆行业的零售和我此前从事的职业本质上并没有什么不同,分红的方式都差不多,你卖的货越多,拿到的奖金就越高,那怎样才能卖出更多的货呢?最常用的办法当然是“尬夸”。
其实柜哥柜姐和顾客之间的“商业胡吹”大家彼此都心照不宣了。顾客也不是傻子,他们也知道自己没有我们口中的那么“光彩照人”,我们呢,看见每位顾客的第一眼就会在心里默默給他们“估价”:这个“估价”不仅包括对他们肤质、个人风格的判断,也包括对财力的评估。
Emmm,做完这一轮评估之后,我们会在心里拿捏”尬吹“的尺度,这是非常关键的一环。尺度得当,就算顾客知道你是恭维奉承,也会心情大好,觉得你会做事,买起东西来自然就不会手软。尺度不当,一旦让对方觉得你很假、管得太多,购物热情就会瞬间跌为负值。这其实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尤其面对那种边界感很强、相对理性的客户时,说得越多越容易出错。
不过坦白来说,男性在这方面的确存在优势,因为就客观规律而言,女顾客对于异性赞美的接受度远高于同性,不过这也可能造成另一个相当棘手的问题,那便是,如何处理和女顾客之间的关系,一旦处理不当
,可能就是职业上的灭顶之灾。
很不幸,我自己就是那个“反面教材”。
大约两年前,我曾碰到过一个四十出头的已婚女客户,她第一次来我这买东西的时候,我们就聊了挺多的,我现在已经记不清是因为她健谈还是我“吹”得太狠......之后,她基本每周都会光顾我这里为自己选购护肤品,也趁着买东西跟我拉拉家常什么的,我一般喜欢称呼年长的顾客为“姐姐”,对她也是一样,最开始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转折发生在加了微信之后,那次是因为她想要的面霜没货了,希望我到货之后第一时间通知她(后来想想可能是个幌子吧?)。不同于一些热情的柜姐,我一直挺“抗拒”用私人微信加顾客的,所以这个人算是为数不多的个例,加完之后我就去忙别的了,既没给她分组也没对她屏蔽朋友圈。
渐渐的,我发现她特别喜欢在朋友圈和我互动,即使是我秀恩爱的状态她也会第一时间点赞,当时觉得这个人可能天生就比较热情吧,虽然有点奇怪,但我也没彻底不理她,毕竟是客户......
现在回想起来那大概是她对我的一种试探吧?发现我没有强烈的抗拒便开始更进一步:深更半夜給我发消息,说希望我陪她聊聊天......到了后来,干脆抱怨起自己婚姻的不幸,说老公不爱她,没时间陪她,只是每个月固定给她钱......说实话我当时真的被吓到了,我犹豫了很久还是告诉了女朋友,好在女朋友特别通情达理,还劝我别跟她正面刚,别影响了工作。
可我的冷漠并没有让她“知难而退”,她后来发展到时不时地跑去商场门口堵我,甚至还扬言想“包养”我,说如果我不顺着她的意思,就让我在同事面前“不好过”......
我真的没想到这种“狗血”电视剧一般的桥段能发生在我身上,仅仅是一份工作,就把自己的名誉搭进去也太不值当了,所以这件事之后,我选择了辞职,同时也告别了柜哥这行。
不得不说,男性美妆导购在享受着“性别优势”的同时,也和许许多多从事服务行业的女性一样,面临着同样严峻的问题,“职业之便”和“职业之痛”,往往一步之遥。
「李佳琦卖口红红了,我却被女顾客骚扰」
在大多数人眼中,柜哥似乎是性少数群体的”专利“。毕竟,直男已经成为”永远分不清口红色号“的代名词,更不用说需要带妆上班这种行业规矩了。
我大概就是柜哥里的一小撮特例吧,如你所见,我现在不仅学会了打底、遮瑕等常规操作,最近还有在尝试着给自己的鼻梁打点阴影和高光,你问我不会觉得别扭吗?那肯定是有的,不过,我已经成功挺过了那个适应期。
刚开始接触这份职业时,内心是抗拒的,一是对于美妆没什么兴趣,二是觉得自己整天面对这些,不会越来越娘吧?那时候因为记错产品名称而給客户拿错东西是常有的事,扣钱就算了,但男生的自尊让我有点咽不下这口气......
倒是女朋友替我解开了心结,她当时的一句话我到现在还印象深刻,“我都没觉得别扭,你别扭什么?就是一份工作,你想那么多干嘛?”
想通之后,我也从最初的为了卖货而机械地死记硬背各种牌子的产品信息到主动开始了解、钻研这些护肤品的成分配料。说出来你可能不敢相信,我其实是理工科出身的,所以心理障碍克服之后,我慢慢地利用自己的专业背景总结出了一套属于自己的“卖货套路”。
像一般的柜姐可能会更侧重于商品外观、使用感受这些,这当然是客户们首要考虑的因素,但我觉得比较老生常谈吧,所以我会跟他们讲很多化学成分方面的小知识,让他们使用起来更有针对性。一开始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后来发现确实对于维护长期客户关系挺有用的,我就挺有成就感。
至于“性别优势”,如果一定要说的话,我会觉得可能男生相比女生老得慢一点能算一条?不是都说“男人三十一枝花”嘛,哈哈,但我确实耳闻有的柜姐因为生完孩子之后缺乏保养而被顾客judge的事情,怎么说呢?做我们这行,无论你有多专业,形象肯定是重要的,不然,你在給客户推荐产品的时候,多少有点心虚?
至于异性相吸的现象,当然存在,我个人也不否认我正“享受”着某些潜在的“性别红利”,不过就像我之前提到的,我更希望因为自己的专业性吸引客户,而不单单是一个性别。
这份职业其实和大家接触的所有职业一样,不过是一份工作,那既然是工作,你最应该思考的,永远是如何把自己份内的事情做好。
「李佳琦卖口红红了,我却被女顾客骚扰」
身为柜哥,我最直观的感受是,李佳琦火了之后,这份职业也一下子热度暴涨。
曾经很多人觉得,卖化妆品的男生浓妆艳抹、娘炮,我的周围人也不例外,记得以前回家过年,我爸妈从不敢在亲戚面前提起我是做什么的,都是打马虎眼搪塞过去,我的一些老同学也很喜欢在背后对我议论纷纷,“非主流“、”不正经“这种词我早就听到免疫了......
不过自从一些精致的鲜肉男明星们逐渐进入大众视野,人们似乎也慢慢接受了这一现象,但真正带火这一行业的,还是李佳琦的出现。
这种逆转夸张到什么程度呢?
大概就是:以前我们门店想招聘一个男导购,简直难于上青天,因为几个月都不会收到一份简历,结果上个月,招聘启事贴出去不到一周,光来面试的男生就不下十几二十个。
行内的大家都再清楚不过了,对这份职业突然的蜂拥而至,无外乎是因为想成为第二个李佳琦,想成为大V。
但事实显然是,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李佳琦,一定程度上来讲,他的成功是不可复制的。
就前不久我们这来了个小男孩,刚毕业过来实习,我们问他为什么要来做这份工作,本以为他会说对化妆感兴趣什么的,结果人家倒是直接,上来就说想做美妆大V......果不其然,才一个月不到,就放弃了。
他last day那天我问他,“你为什么不做了?”
他也毫不掩饰,“走红太难了。“
我一点都不意外,柜哥这种职业,虽然现在在镁光灯的照耀下显得“光鲜亮丽”,但说白了也不过是一碗青春饭,三十多岁还不能“升职转岗”的话,职业生涯基本也就没戏了,况且,加班点货、KPI要求、給蛮不讲理的客人赔笑脸......这些琐碎日常都足够考验一个人的耐心。
现在的年轻人把走红和流量红利这两件事想得太简单了,想做网红,想一步登天,想年轻有为。
但唯独没有思考过,做大V是否真的适合自己,自己的能力又能否承担走红背后的压力。
作为业内人士,我想给每一个希望通过柜哥走红的年轻人一个忠告:天时地利人和这种事是要碰运气的,你我都不是李佳琦,但在做选择前你至少可以想清楚,从事这行,
是因为真的喜欢美妆,
而不只是为了走红。
「李佳琦卖口红红了,我却被女顾客骚扰」
采访、撰文、编辑:Peach、Holly
图片设计:?
「李佳琦卖口红红了,我却被女顾客骚扰」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5NTIwODMwNw==&mid=2651111166&idx=1&sn=1c6a55d3848cb76097cd7e892cf0cc01&chksm=8bb2c8e2bcc541f4032ed05ec49cd131de90684e2686bbc62f57d3c3fca4a135f8f05a66678d&scene=0&xtrack=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