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版《霹雳娇娃》,不性感了?

2019-11-20 14:01阅读:
2000年,一部名为《霹雳娇娃》的女性动作电影横空出世,不仅让的童星出身的德鲁·巴里摩尔东山再起,让卡梅隆·迪亚兹拓宽了戏路,更让全世界的观众认识了华裔女星刘玉玲,还引领了一波女性动作片热潮。
时隔近20年,索尼影业重启《霹雳娇娃》系列,首先敲定的就是导演伊丽莎白·班克斯。
这位以青春喜剧片出道、出演过《奔腾年代》《猫鼠游戏》的金发碧眼的美国丽人,在《饥饿游戏》中的华丽转型收到肯定后,更干脆执起导筒,开启了自己的导演生涯,其执导的《完美音调2》也确实获得过不错的成绩。
或许班克斯确实给重启的《霹雳娇娃》带来了更青春靓丽的基调,不过显然索尼对重启版的野心不止于此。
从他们定下的首位主演“暮光女”克里斯汀·斯图尔特就可以看出,新版《霹雳娇娃》瞄准的不仅是更年轻一代的受众,更有意讨好长期以来被好莱坞主流动作片忽视的观众群体。
男性审视下的性感天使
《霹雳娇娃》在美国也算是一个长寿IP了,最早诞生于70年代,正是女权运动发展的关键时期。一向擅长于打造性感女性的角色的好莱坞老牌编剧伊凡·高夫及其搭档本·罗伯茨,共同提出了这个故事最初的构想:
三位代号“天使”的美女,在洛杉矶一家私家侦探机构工作,她们在神秘老板查理的指示下,通过代号“博斯利”的中间人的协调配合,去解决各种犯罪事件。
新版《霹雳娇娃》,不性感了?
这部差点被命名为《Alley Cat》的剧集,最终定名为《查理的天使》,于1976年首播。
在那样一个由男性主角主导银屏和银幕和时代,这样一部以女性为绝对主角的反传统设定的影视作品,对于女权主义者,或者应该说,是对当时自身所处的社会地位、角色定位长期不满的女性观众来说,无疑是很大的鼓舞。
果不其然,《查理的天使》前两季的播出相当火爆,收视率始终保持在前十名,并且捧红了主演之一的杰奎琳·史密斯。
但是,不仅是许
多专业影评人指出,甚至是众多女性观众都意识到:《查理的天使》内容粗俗、廉价,角色在大部分时间里都在卖弄色相,与那些利用卖弄女性的性感来刺激眼球的低俗电视节目并无不同。
很快,随着第三季播出后收视率大跌,最终,在勉强走完第五季后,已经完全与最初的期待背道而驰的《查理的天使》,于1981年停播。
有意思的是,尽管女主演换了好几任,约翰·福赛斯却始终是查理的声音担当,而仅仅只是声音出演的他,尽管连拍摄现场都没来过一次,却成为了整部剧收入最高的演员。由此可见,当时男女演员的待遇差距悬殊。
剧集停播后,很多人都尝试过重启这一系列,在1999年甚至有推出过西班牙语版和德语版的翻拍,但都命不长久。
新版《霹雳娇娃》,不性感了?
2000年,哥伦比亚影业拿到版权,将《查理的天使》搬上大银幕,三位主演中,无论是卡梅隆·迪亚兹的转型,德鲁·巴里摩尔的复活,还是打破了好莱坞种族次元壁的刘玉玲,都令这部《霹雳娇娃》充满了话题性。
而影片本身也打破了人们对剧集的负面印象,塑造了新世纪女特工们魅力、身手与头脑俱备的正面形象。
火爆的动作场面和精妙的喜剧元素,也冲淡了原本以女性主演卖弄性感来博取眼球的传统基调。
可以说,2000年的《霹雳娇娃》,其突破性和开创性是不可否认的,从票房收获上来看也确实是一部成功的作品。
可惜的是,三年后的《霹雳娇娃2》却不仅没有突破自我,更是又回到了靠卖弄性感来弥补逻辑单蠢的剧情和薄弱人物线的老路上,令这一本来备受关注的系列发展戛然而止。
属于女孩们的天使
2015年,索尼影业宣布要重启《霹雳娇娃》,最初并没有获得过多的关注。毕竟,新版《霹雳娇娃》不是翻拍,而是在前作基础上衍生和拓展。
但是,随着主创和主演的逐一敲定,随着好莱坞新一波女性主义浪潮的崛起,新版《霹雳娇娃》开始被投注以全新的审视目光。
老一辈的天使们自然早已成为传奇,新一辈天使却不再只是三个人,天使们就职的也不再是一家小小的侦探事务所,而是一个遍布全球的集招募、培训、任务接收指派于一体的大型独立特工机构。
除了这明显要做系列的野心设定,在新版《霹雳娇娃》中,普世化的概念宣传显而易见:
每一个女孩都可能是天使,也都有可能成为天使。
新版《霹雳娇娃》,不性感了?
出演天使的三位演员,无论是“暮光女”克里斯汀·斯图尔特,还是刚刚在《阿拉丁》里饰演茉莉公主的娜奥米·斯科特,都可以算是新一代的符号偶像,大银幕新人、英国女演员埃拉·巴林斯卡,则成为了新作中的动作担当。
而既是导演又担任主要角色的伊丽莎白·班克斯,确实不负期待为影片注入了爆棚的粉红原力。
充满时代气息和青春活力的细节,洗脑上瘾的配乐原声,令本片在很大程度上摆脱了前作的影子。
可以说,从转型式重启和迎合新一代观众需求上来看,新版《霹雳娇娃》无疑是合格了的。
然而可惜的是,影片中过于浓墨重彩的女性主义倾向,令这一转型在某种程度上来说颇具争议。
且不提贯穿全片的众多宣传片一般的教义化设计,对男性角色的阉割式、符号化处理,确实难免有丑化、扭曲男性形象的嫌疑。
虽然从某种层面上来说,这也许可以看作是一种顺应社会文化和时代潮流的改变,一种“公平”的还击。但作为一部同IP的新作,这种倾倒式的价值扭转,未免还是有些不妥。
毕竟,今天倡导女性主义,并非要将女权凌驾于男权之上,而是要追求适应时代发展、人类社会进步所需的性别平等,是强调公平和谐的性别平权运动。而非要像过去压制性的男权至上一般,一定要令女性将男性踩在脚下才算是扯平。
从这一层面来说,新版《霹雳娇娃》对当代观众,尤其是对年轻观众所输出的价值观,确实还是有些令人不适的。
当然,这并不能否定本片在转型重启上的这番尝试的成功,也不能完全否定其努力融入的时代意义。
就像我们不能否认在当今社会,依然有许多地区需要旗帜鲜明的鼓励和口号,去支持女性觉醒,去促进性别平权运动的发展。
或许这种粉红原力,就像其片头和片尾宣传片一般的号召一样,是我们这个时代依然处于弱势的群体,所需要的一针强心剂。
撰文:纳西里安
图片来自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新版《霹雳娇娃》,不性感了?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5NTIwODMwNw==&mid=2651119474&idx=2&sn=7e1fc0fd2d6673fd65c19c64c6e729fc&chksm=8bb2a96ebcc520787bb40f700c80a5f39e56061a7cd29806e68579aa5c2aa3e924de2260f4ab&scene=0&xtrack=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