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能让离去的亲人重生,你会做什么?

2020-02-17 16:02阅读:
“妈妈,你在想我吗?
“每一天,每一刻,我都在像你。”
前阵子,韩国MBC电视台播出了一次特别的见面,一个失去挚爱女儿的母亲,重新见到了活生生的,站在她面前的年幼女儿。
如果能让离去的亲人重生,你会做什么?
如果能让离去的亲人重生,你会做什么?
只是在旁人看来,女儿其实只存在于带着头盔和手套的妈妈眼中,因为这其实是虚拟现实搭建出来的一次短暂相聚。
如果能让离去的亲人重生,你会做什么?
几个月前,四兄妹的妈妈智星,失去了自己还没有上小学的三女儿娜琏。
如果能让离去的亲人重生,你会做什么?

患上了急性白血病的娜琏,住院时许下愿望出院要吃很多零食,可是她却再也没能等到出院那天
短暂的悲伤后,智星回到了自己平常的,忙碌的母亲生活,毕竟,她还有另外三个还在在等待她的照料。
如果能让离去的亲人重生,你会做什么?
娜琏的哥哥姐姐
可是当智星一个人时,她总是会想起那个早早离去的女儿娜琏,想娜琏喝她最喜欢的妈妈做的海带汤时的样子,想到她穿着自己最喜欢的人字拖时的样子,开车时,智星抬头看天,总是会想,“啊,娜琏是不是就睡在那些云上面呢?”
如果能让离去的亲人重生,你会做什么?
而她最深的恐惧,则是自己的记忆如果越来越模糊,某一天,自己会不会“忘记掉娜琏的样子?”
因此当VR技术团队找到她时,智星只经过了短暂的犹豫就答应了下来,哪怕一次也好,她想见到娜琏,她想再给娜琏做一次她喜欢喝的海带汤。
如果能让离去的亲人重生,你会做什么?
如果能让离去的亲人重生,你会做什么?
工作人员模拟娜琏生前大口吃饭的样子
为了这次会面,技术团队研究了所有娜琏生前的影像,工作人员穿上了全身的动作捕捉套装,一一模仿娜琏生前的影像。
如果能让离去的亲人重生,你会做什么?
如果能让离去的亲人重生,你会做什么?
工作人员模拟娜琏生前树起大拇指的样子
就这样,娜琏重新在最爱的妈妈面前出现了,穿着她最喜欢的紫色小裙子和黄色人字拖,出现在了妈妈面前,她和妈妈一起过了生日,喝了海带汤,还许下了三个愿望:
希望爸爸快戒烟, 希望姐姐哥哥不要再打架,
希望妈妈不要再哭了。
如果能让离去的亲人重生,你会做什么?
智星含着泪听完了女儿的愿望,最后一次,她开始哄女儿入睡,道一声晚安,这一次,是真的离开了。
如果能让离去的亲人重生,你会做什么?
关于离别的一个悖论,是对于所有人来说,在离别真正到来之前,没有人会真正意识到在一起的平常时光,原来是如此珍贵,智星与女儿的相聚,其实是所有人的共情,科技,看上去似乎能成为这份情感的出口。
上海也曾有一份来自失去女儿妈妈的求助。14岁的独生女因为患T淋巴母细胞性淋巴瘤离世,无法接受的妈妈唯一想要的,不过是跟女儿再说说话。
如果能让离去的亲人重生,你会做什么?
同样,科学家们借由女儿留下来的资料,帮助这位妈妈合成了一段女儿长达20秒的语音。这段语音是女儿之前写的一篇作文,记录了母女俩一起去爬山的故事。妈妈说,这段音频开头的语气和女儿几乎一模一样。
除了亲人,那些逝去的偶像也能通过技术复原给我们力量。2016年,张国荣诞辰60周年纪念,国内某技术团队在搜索了全网的张国荣音频和采访资料后,经过粉丝同意,用人工合成了一段“张国荣”与粉丝的对话实录视频。
如果能让离去的亲人重生,你会做什么?
虽然在场的所有荣迷都知道,这是不是真正的“哥哥”在说话,但当他说出那句“永远站在光明的角落,我只希望你们开心快乐地生活”时,所有人都泪流满面,来自2016年的张国荣的声音,让粉丝们扫掉了心头多年的阴霾。 而相比短暂的重逢,有些人更希望让技术永远留住一些人,和一段记忆。美国记者James Vlahos在父亲查出肺癌晚期之后,决定开发一个拥有父亲记忆的聊天机器人——Dadbot。
如果能让离去的亲人重生,你会做什么?
James Vlahos和父亲生前合影
为此他自学代码,利用AI公司Pull String的开源软件进行开发,用多达9万个词的语料库训练AI,把父亲口述的生平全部录入到AI系统中。在父亲离世前,James完成了Dadbot。
-老爹,你在吗?-机器人会休息吗?傻小子。 当James和家人思念父亲时,就可以和这个程序聊几句,他们谈论天气和心情,就好像父亲一直和他们生活在一起。这个经历给了James灵感,他创办了HereAfter公司,旨在帮助人数字化储存记忆。
而使用了James公司的服务中一位,是78岁的美国间谍小说家、好莱坞编剧安德鲁·卡普兰,用James的智能bot帮助自己“永生”,是他为自己安排的“身后事”。他将在死后成为一个“AndyBot”,作为一串可以与人互动的字符在云上永生。他说自己的动机来自于父母。
“我的父母已经去世几十年了,但我发现自己仍时不时想向父母寻求一些建议,或者只是为了得到一些安慰,这种冲动永远不会消失。”
如果能让离去的亲人重生,你会做什么?
但在一些人眼里,这种技术就像是止疼药,只能缓解一时的痛苦。VR模拟的人再逼真,也都是假的,母亲反而会因为沉浸在虚拟的女儿中,而无法脱离痛苦。
2017前,美国上映了一部电影《The Dollmaker》,其实看上去,似乎就是这类技术的一个极端隐喻:一对父母失去了他们的独子,沉浸在痛苦中的他们找到一个神秘的玩偶制作师,制作了一个“孩子”玩偶。
如果能让离去的亲人重生,你会做什么?
当把这个玩偶报到手里,就变成了他们的孩子,这给了母亲很大的安慰。玩偶师规定,必须控制每天和“孩子”待在一起的时长,否则就会遭受厄运。但是这个假的“孩子”太逼真了,母亲违反了玩偶师的规则,每天抱着孩子不撒手。父亲担心出事,将玩偶藏起来之后,母亲受不了再次与孩子分离而自杀。母亲死后,父亲又让玩偶师做了母亲玩偶。 这个没有一个恐怖镜头的影片让人不寒而栗,它展现了技术的另一面,那些耽于痛苦的回忆人,如果只沉溺于过去,不愿意接受生活中的失去,那可能带来的后果,远比失去更难受。但技术的温暖能够带来的,或许并不是一些人想象的关于永不失去的幻想,而是一份遗憾的弥补,比如。好好地说一次再见。
2011年,日本发生大地震,许多人的生命因此定格。这种突发性的自然灾害,让逝者来不及留下只言片语,这给活着的亲朋好友带来极大的痛苦。
如果能让离去的亲人重生,你会做什么?
于是日本的一些科研人员从逝者的社交平台等途径收集了他们的声音,并模仿逝者的口吻写了遗书,通过语音合成技术读出遗书给家属听。对于家属来说,虽然知道这都是假的,但还是非常感动,逝者的遗书了却的是生者的心愿。这些假遗书帮助很多人放下悲伤,勇敢去面对未来。
就像那位失去14岁独生女儿的上海母亲所说:“尽管技术的完善需要时间,但已经给人带来了希望,这,就是最重要的。”
资料收集:周南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5NTIwODMwNw==&mid=2651124385&idx=2&sn=f564be7444c5f615ee61bce21c1fd11f&chksm=8bb284bdbcc50dabc0f17f0d450ca77fd983735fc2a992ef69005a4e5eede5daf712477ba81f&scene=0&xtrack=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