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一根香蕉卖了12万美元,他凭什么?|一点灵感

2021-11-24 15:02阅读:

ELLEMEN

《睿士ELLE MEN》杂志官方微博

关注
一根香蕉卖了12万美元,他凭什么?|一点灵感
一根香蕉卖了12万美元,他凭什么?|一点灵感
一根25美分的香蕉粘在墙上卖12万美元?!意大利艺术家莫瑞吉奥·卡特兰(Maurizio Cattelan)热衷于制造这样的“闹剧”,每当你觉得当代艺术不过如此时,他总能有办法把边界再往前推进一步。这个月底,卡特兰将在北京UCCA尤伦斯美术馆举办首个中国个人大展“卡特兰最后的审判”,通过30件作品向中国观众展现卡特兰的融合灵感与表达。
一根香蕉卖了12万美元,他凭什么?|一点灵感
你不一定知道他的名字,但你一定听闻或见过他的作品:一排真实大小的马匹雕塑撞进墙内,只留后半截身子挂在墙上;被陨石突然
袭击的教皇,仓皇地倒在地上;汽车、动物、人体和各种家具杂乱无章地悬挂在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中庭……还是在纽约古根海姆,18k纯金制成的抽水马桶,一度想借给美国前总统特朗普使用但被拒绝,最后在一次展览中失窃直至今日下落不明。巴塞尔艺术展迈阿密海滩展,贝浩登画廊展墙上一根被银色胶带贴住的香蕉,最终卖出了12万美元的高价……这些“惊世骇俗”的作品,全部都由著名的意大利艺术家莫瑞吉奥·卡特兰创作。
一根香蕉卖了12万美元,他凭什么?|一点灵感
一根香蕉卖了12万美元,他凭什么?|一点灵感
卡特兰俏皮的、具有挑衅性的概念实践嘲讽了艺术、机构和整个当代价值体系。他是当今世界最富有争议的艺术家,同时也是作品最昂贵的艺术家之一。他曾在纽约、巴黎、伦敦、米兰、柏林和苏黎世举办展览,并多次参加威尼斯双年展。卡特兰的作品在二级市场上往往可以以数百万美元的天价售出。有关这位艺术家的讨论与评判从来都没有停止过,他讽刺性的雕塑与装置作品经常让人觉得荒诞捧腹,正如他一贯出现在大众眼中的形象:轻挑的眉头,好像在故意对你挤眉弄眼,又好像在暗示你,别当真,你看到的一切都只是个玩笑。
自学成才的艺术叛逆者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卡特兰身上的喜剧感是相当“意大利”的——夸张的表现力,通过诙谐的方式举重若轻地表现严肃的悲剧性的内核——因此他的作品常常让人联想起杜尚的观念主义,暗示观众、艺术家、收藏家和社会应该具备(但往往实则缺乏)的良好品位观念。
有趣的是,如今功成名就的卡特兰,是一位自学成才的艺术家。他的童年在威尼斯附近的帕多瓦长大,据他自己透露,他是在一艘贡多拉上出生的。母亲做女佣,父亲是卡车司机,他在学校的成绩一直不尽如人意,最终在1970年代从高中辍学。卡特兰的母亲长年遭受着病痛的折磨,并在他仅二十几岁时去世,这刺激了卡特兰对死亡的好奇心,而这些早期经历的痛苦,也伴随着艺术家的整个成年生活。
一根香蕉卖了12万美元,他凭什么?|一点灵感
在成为一名家具设计师之前,卡特兰打过各种零工。他憎恨枯燥的体力劳动,这也为他未来成为一名“艺术叛逆者”埋下了种子。母亲去世后,他搬到米兰,被这个城市的创意文化所鼓舞。在那里,他遇到了建筑师Ettore Sottsass,后者成为他的伯乐,鼓励他进入米兰的当代艺术领域。卡特兰渴望成名,并且非常善于制造话题:1989年,他将他自己的形象贴在当时非常流行的Flash Art杂志封面,由于做得过于逼真以至于浑水摸鱼进入了各种报刊亭和画廊,就这样,卡特兰开启了他的艺术职业生涯。
一根香蕉卖了12万美元,他凭什么?|一点灵感
就是以这样富有话题性的方式,在往后的三十余年,他不断地在艺术行业创造更大的话题,突破观者想象力的极限,也可以说,是在挑战社会忍耐力的极限。他的作品拒绝选择任何一种精确的道德或意识形态立场,无所不用其极地玩弄着艺术世界:2011年,在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的回顾展开幕之际,卡特兰宣布自己从艺术界退休了。然而,在五年之后,卡特兰又带着在同一美术馆展出的特定场域作品回来了。艺术的庄严权威以各种微妙的方式一再地被卡特兰讽刺,通过这种方式,观众得以以一种新的角度看待艺术机构内外呈现给公众的作品。
每一场展览都是某种形式的“错误”
然而,卡特兰身上的严肃内核,来源于他对系统的悲观。他从不认为他能够以任何方式颠覆他所处的系统,但同时他一以贯之地用离经叛道的行为挑战它。正是这种对立,给予了卡特兰作品强大的张力:既戏谑又深刻,既真实又虚幻,既直白又复杂,一瞬间让你双脚离地,下一秒又把你拽回现实。这让他成为了名副其实的“艺术家中的艺术家”—每当你觉得当代艺术不过如此时,他总能再前进一步。
一根香蕉卖了12万美元,他凭什么?|一点灵感
以至于同为巨星艺术家的达米安·赫斯特(Damien Hirst)也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赫斯特曾在Instagram上表示,他想“不顾一切”地得到卡特兰那件粘在墙上的香蕉作品,他愿意用自己的任意一件作品来换取卡特兰的这个创作。结局当然是未能如愿,但赫斯特对卡特兰的痴迷并不是没有原因,用他自己的话说:“在我们看到艺术中的一切之后,它仍然是令人震惊和不安的,它让我发笑。”
这就是卡特兰的魔力,他总能用你意想不到的方式,让你对艺术忍俊不禁,同时又肃然起敬。当然,这未必是他创作的本意,因为对卡特兰来说,每一次展出,都是某种形式的“错误”,总是无法达到完美,但他正是通过这些“错误”,以及伴随着“错误”的痛苦,来与世界共同认知一个全新的自己。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他的生命就是一场尚未落幕的大型展览,而他则是这场展览当中不断演进的艺术品。
一根香蕉卖了12万美元,他凭什么?|一点灵感
SuperELLE :人们认为你的作品与流行文化有很大的关系,你觉得是这样吗?你如何看待流行文化,尤其是现在的青年文化?
Cattelan 自从流行文化出现以来,没有任何东西和任何人可以逃脱它的影响。但流行文化的变异是如此地激进,以至于我们很难理解什么是流行文化,什么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文化。我不想听起来很傲慢,但我觉得我创造了一种“Popcat”文化,这甚至已经违背了我的本意。在过去,青年文化受到流行文化的影响;而今天,流行文化受到青年文化的影响。我想用两个词来定义今天的青年文化,一个是“满”,一个是“空”。
“莫瑞吉奥·卡特兰:最后的审判”展览现场,2021, <wbr> <wbr> <wbr> <wbr> 图片由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提供 “莫瑞吉奥·卡特兰:最后的审判”展览现场,2021, 图片由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提供
SuperELLE :你喜欢时尚吗?你对时尚、奢侈品、街头服饰和运动鞋的态度是什么?对于时尚领域的创意天才,你怎么看?
Cattelan :我每天都骑自行车上街,但我从来不会不穿衣服骑车,所以我的生活离不开街头服饰。关于奢侈品,我觉得自己既是一个流浪汉,也是一个国王。强势的创意可以成为一双鞋,就像一件艺术品。奢侈品和艺术的区别就像现实和梦想的区别一样。比起天才,我更喜欢独创性。在意大利文化中,独创性是天真与善意的混合。如果你只是天真,你并不是一个天才,你只是非常聪明。
SuperELLE :你最初是如何接触艺术,并且自学成才成为一名艺术家的?
Cattelan 我不仅仅是一个自学成才的艺术家,我还是一个局外人艺术家。我沉迷于艺术创作。接触到艺术是一个偶然,那是我人生中比较绝望的一个阶段。我尝试过很多其他的工作,但都失败了。我把自己当做一个艺术家,这是避免被解雇的唯一方法。
SuperELLE :你认为自己是一个非常“意大利”的人吗?你的文化背景如何影响你和你的创作道路?
Cattelan :我出生在圣莫里兹奥教堂前的一艘贡多拉上,还有比这更“意大利”的事情吗?当我去美国的时候,人们还是会问我纽约最好的披萨是哪家。好像作为意大利人必须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这是不公平的。在纽约的游泳池里,人们给我起了个绰号叫“意面”。所以,为了回答你的问题,除了意大利人,我其他什么人都做不了。信不信由你,但做意大利人并不总是有意思的。
SuperELLE :你怎么描述你自己的创作风格?多年来它是如何演变的?
Cattelan 我的风格非常类似于真人秀,真实和虚构之间的界限模糊不清。它的发展演变,与真人秀节目一样,人物变得越来越老。他们越来越被人讨厌,也越来越被人喜欢。
 <wbr> <wbr> <wbr> “莫瑞吉奥·卡特兰:最后的审判”展览现场,2021, <wbr> <wbr> <wbr> <wbr> 图片由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提供 “莫瑞吉奥·卡特兰:最后的审判”展览现场,2021, 图片由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提供
SuperELLE :如果你没有成为一名艺术家,你会成为什么?对现在的年轻人有什么建议吗?
Cattelan :我会加入军队。我太缺乏纪律性了,军队会拯救或结束我的生命。我想对年轻人说:“相信某件事情,并做完全相反的事情。”但最重要的是,永远不要让自己内心的孩童独自出门。
SuperELLE 本期艺术特辑的主题是“Art Breakthrough(艺术突破)”,我们想要专注于发现当代艺术家在概念和实践上的突破。那么你对突破的定义是什么?
Cattelan :我认为我有一件作品完美诠释了对“突破”的定义——捅破你所处世界的地板,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完全不同的新世界。
“莫瑞吉奥·卡特兰:最后的审判”展览现场,2021, <wbr> <wbr> <wbr> <wbr> 图片由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提供
“莫瑞吉奥·卡特兰:最后的审判”展览现场,2021, 图片由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提供
SuperELLE :如何才能永远超越自己,突破界限?你不断突破的动力是什么?
Cattelan :秘密很简单:你必须永远不让自己达到快乐的程度。
SuperELLE :你因为在巴塞尔艺术展上那件有争议的香蕉艺术品而变得更加出名。你在这件作品背后的意图是什么?你如何待公众/媒体对这件作品的评价?
Cattelan 在艺术中,有一种大家都能理解的东西,那就是墙上的画。我在想,你能把什么放在墙上,大家都能理解,却不是一幅画—于是就有了“一根香蕉”。我和其他人一样,对这个作品的评价感到惊讶。但我有点失望的是,整个职业生涯被25美分的香蕉所代表。
“莫瑞吉奥·卡特兰:最后的审判”展览现场,2021, <wbr> <wbr> <wbr> <wbr> 图片由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提供 “莫瑞吉奥·卡特兰:最后的审判”展览现场,2021, 图片由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提供
SuperELLE :在过去所有的个人展览中,你最喜欢哪一场?为什么?你最不喜欢哪一场(如果有的话),为什么?
Cattelan 每个展览都是某种形式的错误,但每个展览也是更好地了解作品和自己的一种方式。我不喜欢把这个或那个展览单列出来,因为这只是一场从开始到现在的大型展览。
SuperELLE :在Artsy一篇你与Francesco Bonami的采访对话中,他提到你在他策划的展览中从未给他你最好的作品,特别是那些由他起标题的作品。你同意他的说法吗?在你看来,你的哪些作品是最好的?哪些是你自己最喜欢的,为什么?
Cattelan :我不同意这个观点。我总是努力推出我最好的作品。最好的时刻与最好的作品并不总是相吻合。他可能不走运,也可能非常走运,因为我在最差的时候也可能付出了最好的。我最喜欢的作品是那些允许我不去看心理医生的作品。但就像心理医生一样,我对这些作品有一个保密协议,我不能说它们是哪一个。有些作品会出现在UCCA的展览中。
“莫瑞吉奥·卡特兰:最后的审判”展览现场,2021, <wbr> <wbr> <wbr> <wbr> 图片由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提供 “莫瑞吉奥·卡特兰:最后的审判”展览现场,2021, 图片由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提供
SuperELLE :关于UCCA的展览,什么是预料之中和之外的?
Cattelan :预期和意外都在“最后的审判”这个主题中。我将被拯救还是被诅咒?只要没有人把香蕉吃掉,我就无所谓。
摄影:PIERPAOLO FERRARI
造型:ELISA ZACCANTI
发型:SHINICHI MORITA
化妆:LORENZO ZAVATTA
制片:STEFANIA BILIATO
置景:MICHELA NATELLA
采访/撰文:谢斯曼
编辑:MUYUAN
新媒体编辑:WAIWAI WONG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5NTIwODMwNw==&mid=2651178237&idx=2&sn=135915df97279f763cc42f95f1fb670f&chksm=8bb3b2e1bcc43bf783e0fd0852ab49e8a39edf49a2de5add557f700afcbfe727cbd14357a726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