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何十分敬重新中国前30年的农民

2019-12-10 16:39阅读:
近些年来,每每闻知家乡有老人离去,我就为之十分地难受与惋惜。
为何呢?
只因为,他们不仅仅是我的父老乡亲、又大多德高望重,而且是为新中国建设作出了奠基贡献的第一代第二代的农民。
(一)我眼中新中国的两代农民是异常辛劳的
儿时,每逢收完田地里的稻谷棉花后,就见父辈他们用箩筐挑了稻谷,去很远的地方交公粮,或将棉花卖到供销社后,就将其中的部分钱交了农业税。开始时我不明白这是为了什么,就问爹爹为何要上交这些钱和粮呢。爹爹对我道:我们的祖国要靠解放军去保卫,我们街市和工厂要靠工人去建设和生产,我们的政府要靠干部们去工作,他们都要吃饭、都要穿衣、都要花钱生产枪炮和机器呀;还有,我们种的这些水田和棉花地,都是国家分给我们农民的,所以我们就应交一些公粮和农业税,来支援国家,来搞建设呀!那时,我对这些抽象的道理,是不太明白的,只觉得是应该之事。后来,随着自己慢慢长大,这些道理也就逐渐地懂得了。
我四岁以后,亲眼看到:一些年龄大的没有入朝作战的志愿军退伍军人,背着背包从荆江分洪工地回来当农民了,他们的衣上还残存着泥水痕迹!1955年开春,从洞庭湖治理工地归来的大批民工,去
时带的簑衣斗笠没有了,穿着泥巴色烂棉衣的身上还裹着一身的疲惫!1956年我的家乡聚集了全县来的十万民工,奋战一冬后,筑起的四五十里长的大堤,结束了老家年年闹洪水灾害的大问题!我与人们一样,从心里感谢党和政府为我们做的这些天大好事的同时,也觉得这些回家的民工一下老了许多。这可能是,他们在工地太劳累之故!
吃食堂的时候,也即我八岁开始,每到十冬腊月冬修水利时,就见父辈他们,包括青年妇女,一个个挑了铺盖行李,还有挖锄撮箕,一连离家几个月,参加修水库去了。记得1958年冬,全县在青林乡古堤水库。虽然这里只有500万立方米的库容,可听人讲,这是县里第一次组织修水库吧,为此一下调集了几万民工,热闹得很。听说后,我跟着一群大我几岁的玩伴们跑去看了,果然人山人海、热气腾腾。只见工地上,有从两边山上往大堤上往来穿梭的无数支挑土的人流,有在大堤上聚成一团团的打硪的人群,工地上方架设有无数箩筐大的照明灯。我还看到了民工们吃午饭的情景。只见宽大的堤面上,每八个人蹲在一团,一人端一钵薯米饭,围着一碗腌菜、一缽萝卜和一缽菜叶汤吃着喝着。听他们叹气道,天天餐餐吃这些菜、喝这些汤,又没多少油,饭也吃不饱,肚里空得难受!可当喇叭里一号,人们还是立马起身,挑的挑土去了,打硪的打起硪来了,一切像开饭前一样,全都轰轰烈烈地运转起来。这之后,又听说在随后几年的冬修时间里,他们先后外去,参加了修二里岗的冬瓜坡、茅草街的江岩和三阳的三里溪等三座水库。
读初中时,包括后来进入1966年后那些特殊的年代里,县里又每年调集十多万农民大军,突击建好了蓄水6亿立方的黄石水库。这可是一座大型水库!在那个经济落后、资源匮乏又激情燃烧的岁月里,勤劳的十几万、二十几万农民,凭着战天斗地的伟大理念,靠着挖锄撮箕,一付肩膀两只手,百折不挠,建成了大大小小的几百座水库、上万公里的台渠,使昔日干旱缺水的家乡全县,逐渐变成了山水田林路综合改造又绿树成荫的美丽农村。1977年结束这农村农业大规模的改造工程后,一下成了全国最有名的县份,国家当时的领导人还推荐非洲的总统和总理到此参观过。在我的印象中,我县以后的几十年来,每年的春夏秋三季,主要靠了昔日的这些工程,灌溉着附近及下游的几十万亩粮田,为当地农民带来了旱涝保收的极大好处。
1970年秋收结束后,我亲眼见证了当年农民投入冬修水利,还有参加国家三线建设的浩大阵势。这年秋天,我因家困辍学后,就随家乡青年民兵一道,报名参加了去石门修火车站、去慈利苗市打洞子的铁路建设。我听领导做形势报告时讲,八十多万人口的全县,除了我们一万五千人上铁建工地外,还有十五万农民分散在全县九个区五十多处修水库、修公路,余下的老弱及哺乳的妇女们就留在当地生产队种油菜麦子。这就是新中国建设的头30年里的,一个典型的横断面场景!那些年,我们的农民伯伯、农民兄弟就是如此:冬闲搞冬修,一年忙到头,好辛苦的。由于我们参加三线建设的铁建民工,长期背井离乡、所以国家优待我们,给每人每天补一角钱草鞋钱、6分钱工日补助、七两米的粮食补贴。然而,我们去时300里、回来300里,全都是民工们自己背着背包行李,徒步三天走的!这有什么办法呢?当时国家困难,车辆极少,而战备铁路又不得不抢修!
(二)这两代农民为新中国建设作出了巨大贡献
我在1971年年中,有幸在石门铁建工地参加工作回来,虽为教师,却大部分时间被抽出学校之外搞中心,主要是与农民、与民工们打交道。不是第二次修铁路,就是多次修水库开河,或修柏油路,或搞农村工作队,或与农民一起参加“双抢'、秋收秋种等的紧张劳动。可以说,上世纪七十年代的七年里,由于与我的父辈农民、我同辈农民兄弟们工作生活在一起,所以就实实在在地感受到当年他们那辛苦的劳作、不懈的付出、无私地奉献、半饥半饱的生活等的过程。可以说,我,由此越来越敬重新中国的这第一代、第二代的农民们!他们,为了新中国建设的奠基,实在是功不可没!这就如陈毅元帅所说的那样,淮海战役的胜利,是几百万支前的农民用小车推出来的。可以说,新中国建设奠基的巨大成功,是与工人阶级并肩奋战的农民们打拼换来的!
要知道,新中国自建国开始,面对旧中国遗留下来的战争创伤、一穷二白的面貌、百废待兴的局面,党和政府就开始了'铺摊子'“打底子'“强围子'(巩固国防、抗美援朝)的崭新开局。这些,可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开创性伟业,全靠工人农民的艰苦奋斗才成功的。好在翻身得解放的广大农民,不忘党恩,响应党和国家的号召,既自觉自愿地服从服务大局,在搞好生产、按时按规定上交公粮和农业税的同时,又积极为国家、为本地建设投入没有报酬、当时没有回报的人力物力。比如外去修铁路、修柏油路、修水库、开河道等的重大工程,农民们既没得到任何工资报酬,也在当时没有直接收益。尽管后来这些工程完工后,社会与经济效益巨大、作用至今,可这些当年出工出力者,长寿的在后来享受到了一些,生命短暂者呢,却没有直接分享到。
要知道,当年那些入伍参军、后来复员退伍的军人,还有1954年冬天冰天雪地里参加洞庭湖治理的80万农民大军,他们为解决这些地方的洪水泛滥,流出了辛勤的汗水,为祖国和人民作出了不朽的贡献。他们回到家乡后,依然愚公移山,“每天挖山不止”,继续“重复着昨天的故事”。尽管如此,当时吃不饱肚子、穿不暖衣服的他们,没有怨言,也没计较享受,却把他们美好的青春与希望,留给了后来之人!大概,这就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故事,或是我中华文明优良传统美德的有序传承与光明烛照吧!我们的农民父辈、我们的农民兄弟们,都理解,都默默地奉献下来了。正因如此,所以我更加佩服他们以大局为重的付出,敬重他们为子孙后代着想的胸怀,更感恩他们对新中国建设奠基所作的无私奉献!
要知道,在新中国前三十年内对他们的了解、理解与同情,我是非常深的、非常有感慨的、非常有切肤之识的。对新中国前三十年农民的艰辛付出与奉献,比较这四十年来的巨大变化,尤其是农民如今没有了交农业税、交提留、出义务工的如牛负重,一下如孙悟空头上摘掉了紧箍咒一样,从此再没了吃不饱穿不暖的后顾之忧,而且有了医保,有了逐年增多的养老金,还有扶贫帮困的重大帮扶,更有中青年农民既可外去当“农民工”挣工资,又可在家乡或去外搞创家立业,想来这幸福万年长的好日子,该是多么地幸福啊!
要知道,刚成立的新中国,百废待兴,国库空空,既要防人颠覆,又要解决几亿人口的吃饭穿衣、国家建设起步、建立工业化体系等重大问题,一切要靠人民,尤其是靠人口占绝大多数的农民奋不顾身、奋发图强去解决。其间,由于国家底子太薄,起步艰难,发展经济、改善人民生活谈何容易!虽然从完成国民经济恢复任务的1952年,到1978年,中国工业产值由349亿元增至4237亿元,年均增长10%,可于当时10亿人口的国度来说,人均还是极少极少的。所以,新中国前三十年的经济发展虽取得了巨大成就,可其基数太小,没有滚雪球的意义。而随着六七十年代连接全国各中心城市的现代交通运输网络的建成,一大批“三线”项目在中西部各地的展开,以及能源工业和国防建设的重大突破,国家工业化的完成,就为1979年以后至今天中国经济的腾飞奠定了最好的基础,所以近四十年来,雪球由小到大、越滚越大,从而使得祖国强势崛起,早就稳稳当当地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人民也早早地过上了小康生活,全没了第一二代农民所受的艰难时日了。
(三)感恩与敬重这了不起的两代农民
在党和政府强有力的领导与推动下,我们的共和国今非昔比。不仅早就雄踞世界东方,而且加速着民族复兴的伟大进程。这得感恩与敬重新中国的第一二代农民,正是他们和工人阶级一道,为新中国前30年的国家建设和工业化打下了强有力的基础,才有了至今四十年来的经济社会发展滚雪球般的效应:
——自2005年首超法国以来,中国经济总量又一路超越英国、德国和日本等西方群雄,2010年已稳居世界第二位。
——2018年,中国GDP新增量.比澳大利亚的经济总量还多,接近俄罗斯1.6万亿美元的经济总量。也就是说,如今一年半的经济新增量,就分别增加了一个或相当于法国、或相当于英国、或相当于印度的经济总量!
——中美两国GDP的比较更有意思:1979年,中国的GDP为美国的2/30,2018年呢,则上升到2/3!而按平价购买力计算呢,中国的经济总量已在5年前超过了美国!
——中美两国的世界500强企业呢,1989年时,中国才有中国银行1家企业上榜世界500强;1995年,才增至3家;今年呢,中国上榜企业已经超过美国的126家,达到129家(含香港8家,台湾9家)!
——中国经济增速含金量十足。在全球经济增速放缓至3%的大环境下,剔除价格因素后,中国经济总量约是1992年的10倍;而每增长1个百分点所带来的经济增量,也相当于1992年的10倍!
看到上述这些宏大成就,今天的我们,可千万别忘了第一二代农民为之奠基功劳!
正因为对新中国前30年的农民父辈、农民兄弟为国家和建设的大力支持、无私付出.的感同身受,所以,我特别地感恩他们、敬重他们、怀念他们!也期望我们今人要发扬这两代农民的艰苦拼搏与奉献精神,从而更好地纯正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更快地实现民族伟大复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