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的作文

2013-12-22 16:57阅读:
为了记录女儿的学习和成长,经过她的认可 女儿的作文,现将她的部分作业发在博客上,留作记念。 女儿的作文


团结力量大
二年级下

一个风和日丽阳光明媚的早晨,小蚂蚁们出来觅食。小蚂蚁东东伸着懒腰,一边走一边说:“今天天气真好,希望能找到许多食物!”
果然,不一会,东东就闻到一股肉香味,它顺着那香味走去,心想:“香味这么浓,食物一定很大,这下可够我们吃好几顿的啦!”
想着想着,东东脚底像抹了油似的,飞快地朝散发着香味的地方奔去。不久,东东就找到了那地方,它看见一根香喷喷、热呼呼的肉骨头,馋得东东口水直流。于是,它走上前,咬了一口肉,叫道:“啊!真好吃,我要把它带回去,和同伴一起分享!”
说完,这就推着骨头往家走,可是东东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都没推动一点。它心想:这个怎么办呢?它寻机一动,想到了以前老师教的《团结力量大》这个故事,就来到哥哥姐姐面前,请它们帮忙,它们一听有吃的,口水就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脚底像装上了轮子,飞快地朝肉骨头奔去。
来到肉骨头旁,东东指挥着大家
,喊着“一二一,一二一”的口令,它们推的推、拉的拉、抬的抬,终于在小蚂蚁东东的指挥下,把肉骨头抬到了蚁洞内。
这时,它们已经精疲力竭了,它们大口大口吃着“战利品”,心里美滋滋的,同时,它们心想:啊!团结的力量真大啊!






运动会
三年级上

931号是全校秋季田径运动会。同学们很早就来到了。
比赛的项目多得数不清:跑步、跳绳、跳远… …
令我记忆最深刻的是跑步。决赛开始了,只见大姐姐们不慌不忙地走到起跑线旁蹲一下来,两只手撑着地面,腿一前一后蹲着,准备跑步。
随着“砰”的一声枪响,大姐姐们像一支支离弦的箭一样射出去,一位高高的、瘦瘦的大姐姐风驰电掣般的把对手拉开,可是,另一位大姐姐和她却不相上下,眼看就要追上那位高高的大姐姐了,于是我们拼命地喊“加油,加油!”
那位大姐姐好像听到了我们的呐喊声,更快地摆动起双臂,也加快了脚步,远远地把对手甩在了很后面。最终,那位高高的大姐姐赢得了冠军。
下午两点半,运动会圆满结束了,虽然结束了,但是我们还是很兴奋。
今天是我最兴奋的一天,虽然没得到名次,但是重在参与嘛!


















童年的朋友
三年级上

小时候,舅舅送给我一件特别的礼物——一只小狗。
我特别喜欢它,它是一只拉巴拉朵狗,它的身体软软的,毛茸茸的,颜色金黄金黄的;它的脸小小的,长长的… …
听舅舅说,它十分淘气,可我不觉得它很淘气。
它刚刚来我们家的时候,很胆小,我就给它取了一个名字叫:“菲飞”。还给它做了个小屋,里面放了个小枕头。
渐渐的,它长大了,长高了,也和我们亲近起来。
到了冬天,天越来越冷,我给它做了个大屋子,里面放了一条好长、好暖和的棉被。
那时候,我追它,它又追我,记得有一次,舅舅正在开电脑的时候,菲飞跳上椅子,学着平时舅舅上电脑的样子坐好,把小爪子放在鼠标上,一摇一遥的,十分好笑。
它是我童年时最好的朋友,我永远不会忘记它。













小狗杜克(续编)
三年级上

玛丽扒开人群,看到尼科安然无恙地躺在草地上,小狗杜克却流着殷红的鲜血。
玛丽跑到杜克身边,抱起杜克,从口袋里拿出一块雪白的手帕,把雪白的手帕裹在杜克的脚上,对杜克说:“谢谢你,杜克,你真勇敢!竟然用自己的生命换我的儿子!”玛丽边说边流下了感动的眼泪:“要不是你救了尼科,尼科早就死了。”
周围的人有的对玛丽说:“你真有福气啊!养了一条这么忠心的狗!”有的对杜克竖起了大拇指,有的甚至和杜克一起合影。
今天,是杜克最幸福的一天。因为杜克从今天起就是主人的“小英雄”了!

















猫是老虎的师傅(续写)
三年级上

过了些日子,猫在树林里遇到了老虎,它眼疾手快,一眨眼就跳上树了。
老虎见到猫,心想:上次没能把它吃掉,这次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我一定不能放过它!老虎转念又想,它那么厉害,我怎么打得过它呢?于是,老虎便想花言巧语骗猫下来,再把它吃掉。
老虎在树下装得恭恭敬敬,面带微笑地对猫说:“尊敬的师傅,您的本领是那么的高明,你的为人是那么的善良!可您为什么不再传授我本领了呢?”
“因为你忘恩负义!”
“才不是!”老虎说,“那时,我只不过想来感谢您,只不过方式不同罢了!您还是下树来传授我您最后的本领吧!”
“你当我傻吗?”猫说,“自从你做我徒弟时,我就知道你心怀鬼胎!更何况你上次已经暴露了你自己,让我如何再相信你说的话呢?”
老虎摇摇尾巴,遗憾地走了。














我是一个爱搞恶作剧的孩子
三年级上

我叫**,我有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鼻子圆圆的;我这嘴巴可不小,要不,怎么能吃下那么多零食呢?不过,要提示一下,我可不是吃货!
但是,我很爱搞恶作剧哦!
记得有一次,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那天晚上爸爸去外国出差,一个月后才回来,妈妈早就入睡了。而我呢,则在床上翻来翻去,怎么也睡不着。
忽然,一个想法从脑海里闪过。我觉得这个想法很不错,于是就干了起来——
我先轻手轻脚地把客厅的手电筒拿过来;再小翼翼地打开衣柜,拉开抽屉,把那块早就不用的白床单拿了出来,我再拿起毛笔蘸了点墨,在床单上画了张忧伤的脸,把床单固定在木杆上;然后穿上黑色睡衣,把手电筒困在木杆上,打到最亮;最后,打开妈妈房间的门,把制成的小鬼拿在手里,趁着那淡淡的月光,在妈妈的床边晃来晃去,哈哈!这么一吓,妈妈脸色煞白,“啊——”的一声尖叫打破了这安静得可怕的夜晚。她这么一叫,笑得我上气不接下气。
还有一回,妈妈换衣服的时候把眼镜放在客厅,我灵机一动,把妈妈的眼镜和我的眼镜换了一下,当妈妈戴上的时候,大叫道:“我的眼睛失明了吗?怎么看不见东西了?”笑得爸爸前仰后翻… …
这就是我,你愿意和我交朋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