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地铁性骚扰女性能做什么?

2017-07-17 10:17阅读:
面对地铁性骚扰女性能做什么? 文 风青杨
7月12日早上8时,“平安北京”发布的一条“民警在地铁5号线抓捕色狼被咬伤”微博,再次引发人们对类似事件的关注。这些生活在隐秘处的群体被推到前台,成为关注的焦点。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这些在地铁车厢里对女性实施性骚扰的人,并非是偶然的、孤立的,他们甚至有自己的交流群、“联盟”等,他们,被称之为“顶族”。
这条新闻有意思就在于,明明是“偷鸡摸狗”的非法下流活动行为人,竟然还大胆的建起了自己的组织——“顶族”。相反,那些受害者反倒是一个个忍气吐声,没见到有几人抱团替自己维权的,这是为什么?
仔细分析这些女性的心理不难发现,在地铁、公交车等公共场所遭遇性骚扰时,大多数女性碍于面子,是不敢吭声的,顶多是换个地方站,尽量躲着不怀好意的人。而且,车厢里人多时,难于取证,也不能把色狼怎么样,不少人遇到“咸猪手”,也只能吃哑巴亏。而周围的人因为事不关己,看到了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少色狼正是抓住了这些弱点,才敢大胆下手,为所欲为。其实,正是这种集体沉默助长了地铁色狼的气焰。在地铁和公交车上遇到性骚扰行为时,不管是当事人还是目击者,都大胆出声制止,才是最积极的防狼方式和对女性最好的保护。
湖南师范大学曾对1200名女大学生进行关于性骚扰的问卷调查,结果显示84%的女性遭遇过不同形式的性骚扰,其中,明确认为遭遇性骚扰就应该严厉制止的女大学生仅有56%,默不作声或者选择躲避或者逃避的占到了将近50%,而敢于拿起法律武器保护自己的比例也非常低。也就是说,性骚扰是比较普遍的现象,其中沉默者占据半数。性骚扰是对不少女性来说难以启齿,说了也许会对名誉、爱情、生活、学业、工作产生影响,但息事宁人并不是最佳对策,这会纵容骚扰者。
公众也许应该反思,在面对性骚扰与性侵害时,我们的社会舆论充斥的,反而是对受害者的道德谴责与羞辱:在“注意安全”的规训外,我们的社会舆论从不缺对“怎么没有保护好自己”的事后诸葛亮。我们质疑受害者“为什么不抵抗”、怀疑她之所以遇害“肯定是自己风骚不检点”,甚至将性侵犯调侃为“嘴上说不要、身体很诚实”……
正如柳岩作为伴娘被骚扰后,也同样有类似的声音:“长得安全点就没事”;正如更早一点,李天一案件后,有人试图以被侵害人是“陪酒女”为李天一开脱减罪,当时网上不乏这样的声音:“谁让你是陪酒女”“活该,不去夜总会之类的地方不就没事了么”。
再加上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这是人们的惯常思维。不少城市的地铁对此搞出了“女性专区”,可以理解这是尊重女性,但公共汽车也见“咸猪手”,是不是也要分出个女性公共汽车;火车车厢也有性骚扰,是不是也要搞女性车厢;学校、幼儿园、商场、广场等公共场所男女混杂,是不是也都要搞个男女有别。再进一步想,公司里有上司老板骚扰女性,是不是我们要把公司的男性全部清除呢?简单地分开不是避免“咸猪手”的最佳出路。毕竟我们生活在一个社会里,社会生活的无孔不入恐难让男女的工作生活状态分得清楚。如果一遇到这类问题,我们就想到隔离,照此思路,需要设立的女性专区就太多了。
另一方面,我们的社会,从不少针对女性的“好心”劝诫:女人不要独自出门喝酒、不要孤身一人走夜路、不要去偏僻无人的地方、不要单独和异性出门、不要穿着“暴露”举止“性感”……然而,世界之辽阔,生活之精彩,为什么女人不能充分自由自主地选择自己的生命形态,女性一样有权于这世间自由来去,不被骚扰、不受威胁。那些看似好心的劝告规训, 本身就构成了另一种对女性生活与生存空间的挤压与限制。
提高女性的外出安全,需要每个人的努力。但更需要当事者们能够打破沉默,大喊一声。按照犯罪心理学来说,性骚扰者无疑都是胆怯的,当正义之声出来,他们多数都会掉头就跑。新闻就曾报道沈阳18岁的女学生小艾在公交车里被一名男子骚扰,她不仅拍下了猥琐男,还将落荒而逃的猥亵男一脚踹下车,我想当这类新闻变多,女性自我保护意识增强,敢光明正大性骚扰的人一定会越来越少。
当然,打破“沉默的女乘客”还需要法律来撑腰。性骚扰缺乏明确的界定以及惩罚较轻下,女性则缺乏了维护自己荣誉的助推力。相较之下,名誉的损失和对性骚扰人很快被放出的后怕,让她们对性骚扰行为充满了畏惧,由此说来,修改完善性骚扰相关法律,加大对性骚扰者的惩处力度,为沉默的大多数撑腰,才能形成对性骚扰人人喊打的社会氛围。
作者:风青杨 :知名评论人。一个有趣的人,分享一些有趣的事。嫉恶如仇,从善如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