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父亲

2018-09-14 09:26阅读:
我的老父亲 秋雨不知疲倦地一直下着,整夜的梦都浸泡在秋雨中,湿裸裸的。
父亲今天醒的格外早,母亲说以往都是在她晨炼回来才被叫醒,慢腾腾地起床也要好长时间。整天除去吃饭时间几乎都用在了睡觉上。
父亲佝偻着背越发苍老了许多,“因为你回来了,爸爸就起的早了。”父亲说,原来父亲也有清醒的时候。我莫名地眼睛湿润了,努力地不让眼泪掉下来,假装低着头给父亲整理着早上吃的药。
我是多么的不孝,竟然才发现父亲的心事。仔细想想到底是有两个月没回家了,虽然每天都会给母亲打电话。我忽然觉得每天的电话是多么的微不足道,父亲原来期待的并不是我每天的电话,他需要的是我的陪伴!
记忆中的父亲工作之余喜欢拉二胡、吹笛子。儿时的我总喜欢依偎在父亲身边,跟着父亲的伴奏唱着儿歌、和不完整的样板戏......
家里来了客人,那个站在灶台前的一定是父亲,像变戏法一样一桌子菜瞬间就摆满了。再后来我也就出门在外,上学,工作......渐渐地离开家的我和父母在一起的日子越来越少了。
我一回来总要陪父母呆个十天半月,这期间再听不到母亲那句:你爸今天又尿床了,或者是又尿裤了。原来,父亲在我面前努力的保持着”好父亲”的状态,大概是怕自毁“形象”吧。只要我一离开,父亲就会在母亲面前“原形毕露”,再不那么积极的掌控自己,每每这时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任由母亲责备一声不响。父亲经常忘记自己吃过饭或者吃过什么东西,甚至午觉会一直睡到下午五、六点钟,母亲在这期间不知要叫他多少回也无济于事,甚至还会迷迷糊糊嘟呢着:早晨起这么早干啥!
时间就这样无声无息地盗走了父亲的健康,将苍老和疾病强加在父亲的身上。就像这秋雨,淅淅沥沥地将寒凉逐渐渗入这世间的每一个角落,直到叶落冬来。
我的老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