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岁罗永浩:没有“中年危机”,只有“成年危机”

2019-11-08 02:40阅读:

47岁罗永浩:没有“中年危机”,只有“成年危机”作者 | 荚印
国英观察专栏作者
从科技公司的CEO沦落到“卖艺还债”,47岁的罗永浩一屁股坐在了人生的谷底。

我们来严肃地分析一下,在2011年乔布斯去世后第一时间成立锤子科技的罗永浩,为什么没有成为乔布斯的传人?
01
2000年苹果公司的股价在连续上涨之后,股票一天跌了52%。这是当年科网泡沫破裂在苹果公司掀起的惊涛骇浪。
苹果股价闪崩的2000年,乔布斯已经回归苹果公司3年。这个时候的罗永浩在哪里?年底才写好了准备递呈新东方俞敏洪的万言求职信,迎来第一个人生风口——当年号称“年薪百万”的新东方教职,对于高中学历的罗永浩来说就是“风口”。

乔布斯经历过科网泡沫,罗永浩没有经历过。

IpPX7Z7AiaS2FlBOk5Aw/640?wx_fmt=png' ALT='47岁罗永浩:没有“中年危机”,只有“成年危机”' TITLE='47岁罗永浩:没有“中年危机”,只有“成年危机”' />

我们看到,罗永浩不是例外,像罗永浩这种激进追逐风口、追逐大势的人,不管是不是把理想主义挂在嘴上,都在踊跃体验“裸泳”一般的酸爽——蔚来李斌成了“2019年最惨的人”,罗永浩只能屈居第二,贾跃亭忙着破产了结,暴风冯鑫迅速“补位”,王思聪也自觉和家父站成一队。
在时代的机会面前,没有罗永浩,还会有王永浩、张永浩,问题不是总有一些人“天生骄傲”,或者愿意“为梦想窒息”。毕竟,有梦想不是错,而对于那些怀揣天大梦想的人,一生的机会可能不会太多。

我们的问题似乎是这样的:就连已经人到中年的中国梦想家们,迄今为止的经历也仍然局限在超长周期的经济繁荣,以及一轮比一轮更澎湃的资本大潮、互联网迭代中,就像普通人看到了房价一直涨,然后就相信“房价永远涨”,忘了留下应对未知的余地。
02
作为个案的罗永浩,尽管已经47岁,但如今面临的却不是“中年危机”,而是“成年危机”。

我们看到,像丁磊这种精明的商人,也被段永平形容为随心而动的“大孩子”。段永平投资网易赚了一把,反过来却“倒打一耙”,说钱放在丁磊这里不放心。

投资网易的人大有人在,段永平不投还有别人。罗永浩的锤子则不然,尽管有豪华朋友圈的加持,锤子的融资还是磕磕绊绊,最终落实的各路投资人也是犹抱琵琶半遮面。陌陌唐岩干脆说,“其实我投资罗永浩无关其他,只因他是我朋友。”

这也难怪,罗永浩造手机,就像明星开餐厅——罗永浩一面说要改变世界,一面又说做手机就为交个朋友,而韩寒开餐厅打出的招牌是“很高兴遇见你”;明星的餐厅在门面上下足了功夫,罗永浩的手机则在设计、细节上近乎偏执。

罗永浩的偏执、理想主义,的确有乔布斯的范儿,可以甩雷军几条街,但无奈的是,纯粹以结果为导向,锤子和苹果在产品上的差距显然太明显。罗永浩离乔布斯差了几个丁磊,倒是值得研究一番。

47岁罗永浩:没有“中年危机”,只有“成年危机”

在产品思维上,“大孩子”丁磊其实未必比罗永浩高明很多,但丁磊的优势是不跟风、不冒进、烧钱的事情见好就收——丁磊养猪,养了7年才上市,烧钱的网易考拉,口碑和市场地位都有,但还是被卖给了阿里。罗永浩既要小米式的节奏,又要网易式的口碑,在手机行业显得太过孩子气。

与丁磊不同,与乔布斯相近的是,罗永浩的自我定位除了产品经理,还有布道者——罗永浩才是锤子手机真正的品牌,问题是,当这种“品牌”的自说自话过于脱离产品本身,或者和产品的表现形成了极大的反差,反而会形成舆论对产品口碑的反噬。换句话说,拥有超级口才的罗永浩,似乎并不理解产品营销的本质。

罗永浩2011年入职新东方,如鱼得水,2006年新东方上市,野蛮生长的节奏戛然而止,名利双收的罗永浩也同时离职,开始了他的连环创业。但过于理想主义的信仰和打法,情怀对成人基本理性的过多反噬,直接导致了每一次创业的失败。

“新东方”可能给了罗永浩过多深受推崇的感觉,但无论是新东方的讲台还是锤子发布会的舞台,毕竟与商业世界乃至现实世界的全貌相去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