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被顶替的苟晶:小地方有绞绳,大城市才能攀爬!

2020-06-28 22:03阅读:

杨国英观察

新书《中国经济:盛世下的阴影》天猫有售

关注
被顶替的苟晶:小地方有绞绳,大城市才能攀爬!
文杨国英
你努力奋斗了,但你的命运,却被别人暗中标好了价格。
还有比这更令人悲愤的吗?
这两天,偶尔刷到苟晶高考被顶替的文章,基本上,我都是含泪读完。
人世间,出生本已是最大的不公!有人天生投胎小能手,含着金钥匙出生;有人出生贫寒之家、乃至缺陷之家,这是天意,无从选择。
出生的无从选择,是命运的不公;但是,命运不该再去调戏,调戏每一个不抱怨命运、且努力上进的人。
苟晶,被两次调戏了!1997年和1998年的两次高考,作为尖子学校尖子班的尖子学生,苟晶的高考成绩,全都被顶替了,或者是一次被顶替、一次纯属是被恶意消耗,顶替者是班主任的女儿。
被顶替的苟晶:小地方有绞绳,大城市才能攀爬!
苟晶(左一)
如果这也是命运,如果被这样的命运两次调戏,这还能让人隐忍吗?高考,尤其是考上一个好大学,直到今天,也是几乎每一个农村孩子的唯一出路。
苟晶的高考被顶替,这在当时,几乎剥夺了这个农家女改变命运的唯一希望,某种程度上,也剥夺了她家庭改变命运的唯一希望。
一个寻常的贫苦农家,即便是今天,若要供养一个大学生,几乎是要集中家庭全部生存资源的。苟晶的二妹,就因此早早退学打工。
在2000年之前,苟晶都是命运的弃子,不是不拼搏,不是不努力,而是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所支配,包括1998年诡异地收到湖北黄冈的一所中专录取通知书。苟晶的拼搏和努力,没给自己带来一丝礼物,反而成为了命运赠给他人的礼物。
2000年,是苟晶命运的真正转折,尽管仅是退学去做厂妹,尽管之后跑断腿去卖化妆品,尽管一度投再多简历也没有被录取,但是,再艰难,再苦涩,自此之后,她的命运,不再由他人控制,而是由自己支配。
从山东到浙江,到杭州,让苟晶获得了生命中真正的机遇!
如果不是去杭州,不是去大城市,而是窝在济宁,窝在济宁的农村,如苟晶同学所言,“都以为她早已经是一个农妇了”,而不可能是今天的电商公司合伙人。
一个中小规模的电商公司合伙人,或许,谈不上多么大的成功,但这至少站稳了杭州这座城市的中产——一个大城市的中产,这难道不是每一个农家少年努力读书的追求吗?
奔向大城市,不呆小地方,这是苟晶式的启示。当然,这样的启未,苦涩而哀伤。
被顶替的苟晶:小地方有绞绳,大城市才能攀爬!
1,小地方是人情社会,重人情,而少公义。
人情的背后又是什么,是权力的控制和配置。这种控制和配置,有的尚能见点光明,更多的则是阴暗见不得光。
小地方的权力,大凡拥有者,几乎都放大到极致,小到生病、求职,大到上学、晋升。
2,小地方发展慢,存量资源的分配,博弈得异常厉害,总量就那么多,你分得多了,别人就分得少了。
大城市有创新,可以追求增量。存量资源的分配,往往有权力染指,但至少创新的增量,比的是谁跑得早、谁跑得快,所以,增量的分配,还是相对公平的。
存量博弈,往往野蛮、血腥;增量发展,才能文明、进步。
当然了,相比小地方,大城市市场化程度更高,市民社会的发育也更好,而追求公平、公开、公正,恰恰是市民社会的关键标志。
所以,过去这多年,高考被代替的事件,几乎全部发生在三四五线的小地方,大城市基本没听说过,没人有这个胆——这倒不全是大城市人的素质好,而是社会透明度高,基本没什么空间。
房价再低、日子再舒服,也要离开小地方;
房价再高,起步再艰难,拼死也要留在大城市。
这篇短文,送给每一位农家少年和小城青年!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