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分化二重唱?商品是海水,资产是火焰!

2020-07-03 22:21阅读:
货币分化二重唱?商品是海水,资产是火焰!
文/杨国英
货币是水。
但货币一旦宽松,一旦过量,则有可能成为页岩气,遇火即燃,火光四射。
A股火光四射了,连续两天,成交量突破了1万亿!四个交易日,上证指数累计上涨超过6%。
严格地说,这一轮小牛市,春节后就开始了,尽管其间偶有反复,但是,不经意间,深证成指和创业板指,均已创下了四年新高,上证指数虽弱,也已创下了一年新高。
货币分化二重唱?商品是海水,资产是火焰!
(深证成指创下四年新高)
货币分化二重唱?商品是海水,资产是火焰!

(创业板指创下四年新高)
火光四射的,岂止是股市,还有楼市。
当然,相比股市,楼市的火光,要稍微弱一些,但是,一线城市和二线头部城市的房价,春节以来,基本上,还是普遍抬头了。
个别城市,比如深圳、上海、东莞等,近半年的房价上涨,绝对堪称显著。
火光四射的,更有黄金,火光还远胜于股市。
货币分化二重唱?商品是海水,资产是火焰!
(3个半月来的黄金价格走势)
股市,楼市,黄金,一切资产价格,都在火光四射,都在翻滚不停。
这在罕见的全球疫情之下,且全球化濒临崩裂之下,初看起来,似乎是不可思议的。
一经推敲,则极为简单,今年,我们的货币宽松了,虽然,比起无限量宽松的美国,我们相对克制了许多。
一切都拜货币所赐!
今年不同往年,往年货币是水,今年的货币,确实已成页岩气。
1—5月份,我们的新增信贷,同比增长了近25%,相比去年同期,新增信贷超过了2万亿。
货币分化二重唱?商品是海水,资产是火焰!
(1—5月份的新增信贷)
但是,蹊跷的是,今年的货币液化气,燃起了资产价格的熊熊大火,却始终流不进商品价格的围墙,更无法燃起商品价格。
货币与商品价格,开始绝缘了!
1-5月,无论是居民消费价格指数的CPI,还是工业品出厂价格指数的PPI,全部是逐月下跌。
CPI指数,从1月份的105.4,逐月跌至5月份的102.4;PPI指数,从1月份的100.1,逐月跌至5月份的96.3。工业品出厂价格指数(PPI)
货币分化二重唱?商品是海水,资产是火焰!
(1-5月的CPI指数)
货币分化二重唱?商品是海水,资产是火焰!
(1-5月的PPI指数)
资产价格与商品价格,现在一边是火焰,一边是海水!
这到底是为什么?
注意,下面,干货来了。
1,商品价格为何似海水冰凉?
商品价格,主要与普遍人群有关!
上半年的疫情,导致社会商品需求普遍下降,减少出行了,减少购物了,减少聚餐了……
商品需求普遍下降了,所以,商品价格下跌了,或者滞涨了。
当然,还有其他原因,比如,新冠疫情+去全球化,二者的双重叠加,对普遍群体的收入,会有一定的负面影响,所以,普遍人群,除了维持生存性商品的需求,其他商品的需求,更会明显减少。
2,资产价格为什么热情似火?
资产价格,主要与富有人群有关!
货币宽松了,过量了,拥有资产的机构和个人,更有投资的冲动和需求。
货币宽松,融资成本又低,必然会导致投资冲动——现在的抵押贷款,年利率仅有3.9%-4.3%,这样的融资成本,几乎是近40年最低。
这么便宜的钱,为什么不借呢?!但是,借钱,不是你想借就能借。
以个人而论,货币宽松了,普通工薪阶层,日常支出已占据总收入的50%、乃至70%,并没有余钱,去张开双臂拥抱资产。
而且,与富有人群相比,普遍人群的抵押品不够、信用度不够,想借也借不了多少。
富有人群,有钱,又方便借到钱,所以,货币一宽松,必然有推高资产价格的需求。
世道唯艰,不讲太多了,讲多了,就拉仇恨了。
要珍惜每一次危机!——这句话,从来是对有准备的人讲的,更是对有实力的人讲的。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