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华尔街起内讧!浑水可能没看懂BIGO的生意?

2020-11-24 23:04阅读:

杨国英观察

财经博主

关注
华尔街起内讧!浑水可能没看懂BIGO的生意?
文/观察者
华尔街起了严重内讧!
被浑水前脚做空的欢聚集团,转眼就得到了摩根大通的力挺,小摩不仅建议投资者“逢低吸纳”,甚至还大幅上调了欢聚集团目标股价。
按照摩根给出的目标价,欢聚集团还有近60%的上涨空间。要知道,自浑水的做空报告发布以来,欢聚股价的下跌幅度,也不过15%,而且,任凭浑水后续怎么吹冷风,股价却不跌反涨。
华尔街起内讧!浑水可能没看懂BIGO的生意?
摩根看好欢聚的原因,并不复杂——欢聚把业绩稳健的YY出售,而且卖个了不错的价钱,留下的海外业务BIGO,也将大有发展空间。
华尔街起内讧!浑水可能没看懂BIGO的生意?
所以,摩根看好欢聚,重点中的重点,其实是看好BIGO,或看好
欢聚的“all in 全球化”。
摩根大通显然没有忽视这一点:最近几年,中国视频直播类应用在海外势如破竹,字节跳动的Tiktok和欢聚集团的Bigo Live都是非常典型的例子。这说明,我们最新一代互联网应用,开始真正具有了一定的全球化基因——懂海外用户,也懂海外“本地市场”的游戏规则。
华尔街起内讧!浑水可能没看懂BIGO的生意?
这种全球化基因,对“海外本地市场”的适应,体现在直播上,就是商业逻辑上的内外有别——海外直播和国内直播,乃至不同定位的应用之间,商业逻辑是有区别的,而不是简单的复制。
BIGO做的是社交生意,而不是内容生意。这一点,浑水很可能没有看懂。
在直播行业上,主播与用户的连接,仅仅是最初级的人际联系,中级联系则是用户连接主播,而BIGO做的是高级联系,由用户连接用户,而且,用户的身份和主播的身份并不冲突。换言之,这是一个去中心化的社交网络,核心是人的连接而不是内容的生产和消费。
与之对应的是,Bigo Live用户并不是华尔街精英群体,反而是社会各阶层、文化多样的群体,在地理层面,Bigo Live覆盖了全球150多个国家,但提供的又是全球标准格式的硅谷APP所不能提供的本地化服务,服务的是没有被服务好的“沉默的大多数”,这些人不仅为数众多,且有表达自我、获得身份认同的需求……
这种多层次、多向度的网状连接,本质上是去中心化的边缘人群的话语阵地,集合了社交刚需、本土化服务需求、身份认同的需求……因而整个社交网络和打赏代表的社交含义其实是非常丰富的。
在这种情况下,简单套用对硅谷式游戏规则、直播行业“潜规则”的“刻板印象”评价Bigo Live的海外直播生态、理解平台数据,很有可能一套用、就犯错。
在做空报告中,浑水列举了Bigo Live平台上存在的“互相打赏”,据此尖刻地认为BIGO是“循环经济”,首先就是没有看懂Bigo Live的商业逻辑。
鉴别力衰弱时,偏见就会占上风。
浑水由“互相打赏”推导出“循环经济”的时候,有案例也有数据,但确实没有拿出足够的数据鉴别力。
首先,在Bigo Live,用户和主播并没有本质的身份区隔,用户可以打赏主播,也可以获取打赏。但平台有明确的抽成规则——用户相互打赏的过程中,用户无论因为充值还是因为收礼物而获得的钻石,每次打赏的时候的超过70%的价值会被平台抽走。
那是否有可能利用没被抽走的30%来回打赏而虚增收入呢?答案是,BIGO并没有这样做——BIGO财报里确认的打赏收入,仅包括用户购买钻石送礼打赏部分,该收入是被审计师根据会计准则严格审计核实的。
其次,在社交需求中,“互相打赏”类似互发红包,满足的是一种合理的社交需求。具体来看BIGO平台上的“互相打赏”,这种玩法在直播行业流行开来,最重要的原因是可以提升家族内的凝聚力、平台内的人气、家族主播的知名度,使主播获得更多的收益。
浑水看不懂的“互相打赏”,不仅不是“循环经济”,反而会增加BIGO平台的利润。
浑水对BIGO数据的误解,表面上看完全可以由平台规则、会计准则解除。但事实上,这种误解的根源,是浑水与海外商业、社交文化多样性的隔膜。
被浑水质疑的RCT-KHAN是Bigo Live的主播,也是RCT的家族长,这个家族的成员超过150人。作为主播,RCT-KHAN他主要通过增加曝光度获得经济收益,KHAN虽然不是国际巨星,但在印尼也是拥有极多高端粉丝的艺人,另外,其忠实粉丝中甚至包括某个拥有庞大实业的家族继承人。
可能令浑水难以理解,但放在异国背景下却又合情合理的一个文化现象是:这是一个凝聚力很强的家族,他们非常关照在印尼社会的一些特殊群体和个人,RCT家族内所有的相互打赏也不是为了Khan,而是以一个家族一个团体为单位的集体荣誉……
此外,由于家族、地位身份等原因,一些SVIP作为Khan的朋友,为了保持身份的神秘感和个人隐私,经常更改BIGO ID,在印尼这个国家是合情合理的。事实上,在另外一些国家的文化中,高级别的VIP甚至也会更改自己收到的“礼物数据”,因为收到礼物越少,送出礼物的数据越多,越能彰显他的慷慨和平台独一无二的地位。
在手握锤子的人看来,所有不能理解的事物都像钉子,且可以无限夸大。
在收入造假的猜测中,被浑水提及的第三方平台,实际展示的是谷歌和苹果充值渠道,仅代表Bigo Live营收的一部分——Bigo Live是全终端平台,这意味着,Bigo Live的收入不仅包括iOS和Google Play两个渠道,在海外,众多支付合作商也支持BIGO的支付生态,浑水对于收入造假的指责太过“业余”。
总体而言,过往被浑水成功做空的“问题公司”,往往都有着比较传统的商业模式,但欢聚旗下的BIGO并非此类——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经济,已经发生了明显的裂变,短视频、直播经济作为前沿性的、正在全球爆发的新事物,显然并不传统。
这意味着,浑水在全球文化差异的背景下去贸然解构Bigo Live这个融合多元文化的直播社交网络,难度犹如去理解一个虚拟的社会生态是如何运行的,难免会严重失准。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