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真父母灵堂送别女儿,首度回应丧女之痛(图)

2020-03-26 08:57阅读:
44岁的“国标舞女王”刘真与病魔搏斗一个多月之后终告不治,于3月22日晚22时与世长辞。
刘真父母灵堂送别女儿,首度回应丧女之痛(图)
她的丈夫辛龙陷入悲痛把自己关在家中,只与好友吴宗宪、余天等人在家中见面商讨刘真后事,连23日的记者会都由吴宗宪代替他出面作出说明。
当时,吴宗宪表示,辛龙情况不太好,情绪悲观,甚至有负面想法,朋友们都在努力开解他,希望他振作起来好好照顾女儿。
刘真父母灵堂送别女儿,首度回应丧女之痛(图)
由于刘真生前很爱美,应该不会希望让外界看到她的最后一面,因此辛龙决定不举行告别式,于龙岩会馆设灵开放追悼,并暂定4月22日在寒舍艾美举行追思会。
从3月25日下午2时22分开始,刘真设于龙岩会馆3楼301室的灵堂会连续开放五天,供有心人前来致意。
刘真父母灵堂送别女儿,首度回应丧女之痛(图)

据报道,刘真设灵的301室是会馆最大的VIP间,每日约需17000元台币(约4000元人民币),而会馆其他普通间的费用只需7000-8000元不等,可见辛龙的爱妻心切,直到最后一刻仍希望给刘真最好的。
3月25日一大早,已经有圈中好友把悼念花篮送到会馆门外表达哀思,会馆在门口布置好两张供吊唁人士签到的长桌,桌布也 选用刘真最爱的粉红色。
刘真父母灵堂送别女儿,首度回应丧女之痛(图) 刘真父母灵堂送别女儿,首度回应丧女之痛(图)


中午12点多,一身黑衣打扮的辛龙戴着黑色帽子现身灵堂,这是刘真离世三天后他首次露面。
曾是身形圆滚滚的壮汉辛龙消瘦了很多,胡子和头发都变得花白。
憔悴又哀伤的辛龙没有接受记者访问,下车后迅速从后门进入会馆。
刘真父母灵堂送别女儿,首度回应丧女之痛(图)
据悉,他是与好友吴宗宪、余天和邱瓈宽(宽姐)等人开会讨论刘真的后事。
随后赶到的余天称辛龙情况不好,一提到刘真就会眼红红情绪激动,无法接受采访。
他透露,现时辛龙仍未向女儿说明刘真的真实情况,只跟她说妈妈去了很远的地方旅行。
刘真父母灵堂送别女儿,首度回应丧女之痛(图)
在灵堂开放前,吴宗宪代表辛龙出面向记者作出情况说明。
吴宗宪称辛龙到现在都未能接受刘真离去,不许大家说“火化”二字,只能说她“羽化成仙”,因此灵堂遗照也选择了刘真穿着黑色纱裙跳舞的样子。
在鲜花的包围下,远远望去刘真就像美美地飞起来一样。
刘真父母灵堂送别女儿,首度回应丧女之痛(图)
深爱妻子的辛龙许诺下辈子还要跟刘真做夫妻,因此日后他与刘真的塔位要放在一起,深情爱语听得让人心酸。
刘真父母灵堂送别女儿,首度回应丧女之痛(图)
25日下午开始,陆续有刘真的粉丝和好友到场致意,20年闺蜜杨丽菁更是哭成泪人,要由旁人扶着进入灵堂。
刘真父母灵堂送别女儿,首度回应丧女之痛(图)
下午三点半左右,刘真年迈的父母也到灵堂看望女儿,两老戴着口罩,步履蹒跚,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尽在不言中,旁人看见也是相当心痛。
刘真父母灵堂送别女儿,首度回应丧女之痛(图)
两老在灵堂内并未停留太久,在离去时,刘爸爸对着记者点头示意,表达对爱女刘真不舍的心情。
他也表示会帮忙照顾4岁的外孙女霓霓,而刘妈妈就一直低头啜泣,未有回应记者。
据悉,刘真灵堂内除了一直播入她喜欢的英文歌外,还播放了她的一段影片。
刘真父母灵堂送别女儿,首度回应丧女之痛(图)
一辈子与跳舞结下不解之缘的刘真不时面对镜头翩翩起舞,勾起了大家对“国标舞女王”的怀念。
除了跳舞的片段,还有她的日常生活,其中有一段是她买了蛋糕说要带回家和女儿一直吃,看了让人忍不住泪目。
刘真父母灵堂送别女儿,首度回应丧女之痛(图)
影片最后,刘真背对镜头越走越远,结合现实,有种一语成谶的宿命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