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字趣探:我——餐具

2019-09-22 20:01阅读:
作者:万庆涛 王鸿杰
汉字趣探:我——餐具
我,读作w。甲骨文字形是一种餐具,大致三种字形,一是一个柄,一头似勺状,一头是齿状;二是柄上只有齿状;三是柄上带勺状。金文承接第一种字形,篆文整齐化,隶变后,楷书写作我。本义餐具。
俗话说,民以食为天。还有一句话说,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这都是说吃饭的重要性。远古人在掌握了火的使用和制造并控制火之后,人们就可以用火烧制熟食,可以用火烧制陶器。陶器可以蒸煮食物。带汤的食物,不能直接用手拿着吃,必须借重餐具。于是,人们就用自然界的东西,如兽骨或者竹子制成餐具,形状各异,但基本上有两种,有的是有柄的饭勺,有的是在柄的两头分别是饭勺和饭叉。这样,人们就可以吃上热饭,喝上热汤。
考古资料表明;古代中国人使用的进餐用具,除了勺和筷子两类,还曾用过刀叉。筷子的使用,至少已有3000年以上的历史。而餐勺的起源,可以追溯到距今1万年以前的新石器时代。
考古发现,位于浙江宁波的河姆渡文化遗址,距今约在7000多年,这里的人就开始使用骨质刀叉一套。其后发现的文化遗址也陆续发现骨质餐具。
从我字的造型看,或许是远古人以竹子为原料制作的餐具,毕竟竹子比动物骨头更容易获取,更容易加工,当然,也更容易腐烂变质,难以保存,致使现在我们难以发现其踪迹。从我字字形看,这种餐具有三种,一是用一根细竹棍穿过一个粗竹管,做成饭勺;二是细竹棍穿过一个齿状竹片;三是用稍宽的竹片穿过一个粗竹管作饭勺,另一头的竹片制作成饭叉。金文的我字,就是承接后者。粗竹管可以舀汤,竹片可以做成叉子叉肉。
文字化之后,我字作为餐具本义消失,又因为后来餐具进化,代替了“我”这种餐具,从形状上又与戈类武器相似,致使后人误以为“我”是戈一类的武器。我作为竹质餐具不如骨质的餐具那样,经得起几千年的腐烂风化得以保存下来。
餐具自然是人手一个,于是我字这种餐具做了第一人称代词,另造成字(饭勺)和匕(饭叉)字,替代我字。成字后来又失去了饭勺之义,饭勺之义另造
盛字表示。匕字后来失去了饭叉的意思,饭叉之义另造叉字表示。
我字的声音w,或许和使用这种餐具时手要握着有关。陕西话我字的发音是ngè,则与饥饿的饿字声音基本相同。或许这比较接近原始意思。或者说,我字有饿的意思,因为我字做了第一人称代词,于是就给我字加上食字旁,写作餓,简化字写作饿。
我的衍生字:
我既然是餐具,其引申义就有吃的意思,这在我字的衍生字中有所表现。现分为三种情况进行分析。一是我字的直接衍生字,另一个是義(义)的衍生字,还有一个是羲的衍生字。
1.我字的直接衍生字
饿[è]:饿了的时候,就会想到食物和餐具。
蛾[é]:可以吃的虫子。
哦[é]:餐具和口接触,吃。
鹅[é]:能吃的鸟。
鵞[é]:同鹅。
俄[é]:我的餐具借给别人用,得马上还回来,表示时间很短。
娥[é]:秀色可餐的美女。
峨[é]:峨是山+娥,指山秀美如美女。巍峨,高大秀美的山。
峩[é]:同峨。
莪[é]:可以吃的草,蘑菇,又叫蕈,地蕈。
涐[é]:可以喝的一条河,古指大渡河。
騀[é]:高大威猛的骏马,是马+峨的省形。
皒[é]:可以吃的米(白,大米粒),引申为白色的。
睋[é]:眼睛找餐具,自己的餐具要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引申为眨眼之间;用我的眼睛看。
珴[é]:像拿餐具那样拿着圭璋。
硪[wò]:异体字峨,本义石头山,引申为大石夯。
锇[é]:现代字,一种金属,英语写作osmium,化学元素符号Os。
2.義的衍生字
義字,简化字写作义,本义用餐具吃的羊肉。引申为分享自己的羊肉给别人吃,分享,有情有义。
艤[y]:木筏或舟借给他人使用时,需要靠岸,引申为使船靠岸。简化字舣。
檥[y]:同艤(舣)。
嬟[y]:嫁给外族的女子。出嫁年龄的女子是最美的,引申为美好的。
礒[y]:放分享羊肉的石台。
嶬[y]:同礒。
儀[yí]:把自己的羊肉分享给他人,引申为礼物。人做有情义的事需要的程序或者过程。简化字仪。
議[yì]:把自己的想法用语言表达出来,分享给他人。简化字议。
蟻[y]:把自己的食物分享给同类的虫子。简化字蚁。
鸃[yì]:异体字。有情义的鸟,指锦鸡,一般雌雄成对生活,很有情义。
轙[y]:车轭上贯穿过缰绳的大环,当是一种装饰,引申为仪式用车。
犠[x]:见犧(牺)。
燨[x]:见曦。
3.羲及加其他偏旁的字
羲字,读作x。熟羊肉(羊)和餐具(我)放在台子(兮)上,引申为热气;用羊祭祀。
曦[x]:太阳出来时的一种气,似羊肉冒出的热气。
爔[x]:同曦。
犧[x]:简化字牺,用牛代替羊做祭祀。
总而言之,我字不是什么武器,而是远古人用的竹质餐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