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状元苏乞儿》里,苏灿父子被判处抄家时,为何突然乐了?

2020-02-13 18:49阅读:
《武状元苏乞儿》里,苏灿父子被判处抄家时,为何突然乐了?
作者:我方团队张嵚
周星驰经典喜剧《武状元苏乞儿》里,有处乍一看忍俊不禁,却更值得细细回品的搞笑情节:搞科举舞弊的苏灿父子,在皇帝面前被掀了盖子,然后被吏部尚书依法判处抄家。但奇特的是,在得知了“抄家”判决后,已经任人宰割的苏灿父子,竟突然齐齐松了一口气。周星驰和吴孟达两位老戏骨饰演的爷俩,还瞬间互相对视偷笑,连皇帝都气冲冲追骂了一句:“这么轻,你有没有记错?”


在各类古装剧特别是清代历史剧里,“抄家”这个判决,是个常引发各种惨绝人寰场面的凶残事,放在《武状元苏乞儿》里,竟成了个让“苦主”偷乐的便宜事。这抄家,真有这么便宜?
放在清代的历史上,“抄家”这个判决,称呼也常不同,比如“籍没”“籍产”“抄产”等词,但每次都是往狠了办。特别是雍正帝登基后,更是十分“爱好”这事。当时民间就有“雍正好抄人家产”的俗话,甚至老百姓打牌都打“抄家糊”。而对这“爱好”,雍正也很高调。有时抄家时,还专门给官员们“定任务”。比如抄知府李元龙时,雍正就给山东巡抚下达了硬指标:“追出数十万金以后养尔山东百姓”。


而如果完不成“指标”呢?雍正帝给抄家官员的另一句话,更是意味深长:“尔等细想,若可日后必不败露,则任为之。若少不放心,还是丝毫不隐,尽情据实吐露好”。也就是说,你要不认真抄他?那你可以试试,别怪朕后脚来抄你。
《武状元苏乞儿》里,苏灿父子被判处抄家时,为何突然乐了?
话都说到这地步,“抄家”在大清朝,自然成了当时一桩要百分之二百认真执行的大事。雍正八年的大清户部存银,就成
功突破了六千万两大关。是康熙六十年户部存银数量的二十倍。“抄家”在其中的贡献值极大。而在雍正帝看来,账面上的“抄家指标”,那也只是个小指标。以他的话说,对待这些获罪抄家的官员,“毕竟叫他子孙做个穷人,方符朕意”。
而这“叫贪官做穷人”的风格,为的也当然不止是那几个钱。以雍正的另一句话说:“一任贪官悠游自得,国法安在耶”。最好叫这帮人都抄到生不如死,才能震慑大多数。
以这个意义说,雍正时代那“大法小廉”“莫不望风革面”的吏治好风气,也是抄家抄出来的。


而且千万别以为,这“叫他子孙做个穷人”的抄家目标,下了死命令就能办到。放在清朝年间,“抄家”也同样是个智斗的过程。比如雍正年间,查抄直隶总督李维均时,别看雍正帝一开始就下了硬指标,可由于经办官员昏聩无能,一开始竟只在李家抄出了三千八百两白银的“巨款”,直到雍正帝瞪红了眼镜,严令一查到底,这才陆陆续续,把李总督家三十四万两白银都抄了出来,外加两千亩土地和二百六十间房产。
这样的“斗智斗狠”,在清代多次的“抄家”行动里,都是常见剧情。
但虽说如此,清朝雍正至乾隆年间,抄家的“战果”还是十分强大。比如号称对官员“宽仁”的乾隆皇帝,抄家却毫不含糊。乾隆在位六十年,外加当了三年太上皇,前后共抄了769次家,涉及官员514人。单是1781年的“甘肃冒赈案”,就一口气抄了一百四十多个官员。
而除了抄家产外,清代抄家时,被抄家庭的家属遭遇,也常见十分悲惨。当然这事也是灵活掌握,有的获罪者“妻子具充发宁古塔与披甲人为奴”或“没入辛者库”。那基本就毫无翻身希望,只能当个做牛做马的奴才。而如果有人能被格外开恩,“免入辛者库”,那显然是会好一些,至少能当个普通百姓。
《武状元苏乞儿》里,苏灿父子被判处抄家时,为何突然乐了?
以这个意义说,倘若摊上十八世纪,清王朝抄家“往狠了办”的年月,面对“抄家”判决,苏灿父子那可真就笑不出来,浑身筛糠还差不多。
那为啥这爷俩还能笑?因为到了清末时,“抄家”这个狠事,也变得越发不靠谱。官员们倘若被判“抄家”,那真不是雍正乾隆年间的“末日”模样。就以晚清光绪年间来说,以《清实录》记载,光绪年间被判“抄家”的官员,也有四百多人,但三品以上官员只有一位,其他多是七品小官。
就连光绪皇帝本人,对“抄家”这事,也是十分无奈。光绪年间的内务府郎中庆宽,贪污腐败被光绪帝抓了个正着,可虽说光绪帝恨不得要杀了这蛀虫,庆宽却照样一番活动,硬是给自己搏来个“抄家革职”的从轻处理。而且虽说被象征性的抄了一顿家,却也没被抄走多少钱。“抄”完后又当上了江西盐法道,乐颠颠就去江西上任了。
看过这场景,再对比《武状元苏乞儿》,倘若摊上这事的是苏灿父子,那可不就得乐。
《武状元苏乞儿》里,苏灿父子被判处抄家时,为何突然乐了?
问题是,连抄家,这桩当年雍正帝反贪的大招,到了清末都变得这么不靠谱,落后挨打的晚清,那真不知道有多少贪官在偷着乐,唯有这大清的国运,快到哭的时候了。
参考资料:韦庆远《清代的抄家档案和抄家案件》、云妍《从数据统计再论清代的抄家》、冯尔康《雍正帝》、马平安《晚清非典型政治研究》、《清实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