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为什么小小的沛县,居然拥有萧何曹参樊哙这么多优质人才?

2020-09-23 21:44阅读:

我们爱历史

《我们爱历史》出品人 微博签约自媒体

关注
为什么小小的沛县,居然拥有萧何曹参樊哙这么多优质人才?


作者:我方团队张嵚


如果复盘西汉开国战争的全过程,特别是楚汉战争的过程,那汉高祖刘邦的家乡,看上去“小小的”沛县(今江苏省徐州市沛县),却俨然大汉朝的“人才沛县基地”。


为什么小小的沛县,居然拥有萧何曹参樊哙这么多优质人才?


要知道,即使在今天,沛县也只是个下辖四个街道13个镇级单位,常住人口不过129万的县城。放在两千多年的中国版图上,沛县的“体量”自然更小。可就这么个“小地方”,在你死我活的楚汉战争里,“成材率”却是相当高:汉高祖刘邦册封的一百四十三个开国公侯里,来自沛县的“老乡”就占了三成。其中的“开国丞相萧何”“第二任丞相曹参”“大将军樊哙”等“沛县汉子”,更都是汉初的绝对栋梁。


更叫好些人咋舌的,就是这些“沛县栋梁”们的草根身份,比如萧何曹参都是小吏出身,樊哙是个屠户。夏侯婴是个马夫,周勃更是“常以吹箫给丧事”。就这么一群“卖肉的”“赶车的”“丧事打杂的”草根,居然多年后就飞黄腾达。如此奇景,也叫多少历史迷连呼“沛县是个神奇的地方”——这么个“小县”,怎么就“承包”了萧何曹参樊哙这么多优质人才呢?


首先一个原因,按照现在的话
说,是“团队战略方向”与“人力资源配置”的学问。拥有这“大学问”的人,就是“沛县老乡”们的领军人物:汉高祖刘邦。


为什么小小的沛县,居然拥有萧何曹参樊哙这么多优质人才?


身为中国历史上出名的草根皇帝,汉高祖刘邦白手起家创业,带着一群“沛县老乡”开创西汉天下的传奇,早已被大书特书千百遍。各位“沛县老乡”也常是野史里的“神级”人物。那能不能说就是因为刘邦命好,“碰巧”遇上了这么多“强大老乡”呢?汉初智囊张良的一句话,却戳中了更重要原因:“沛公(刘邦)殆天授”——刘邦这么强,就是因为他有一种“天授”的能力,放在楚汉战场上,就是他的战略格局能力。


刘邦的“战略格局能力”有多强?作为智囊的张良,就有多次切身体会。张良经常以《太公兵书》教授刘邦,虽然刘邦读书少,可他每次竟都能迅速领悟,甚至举一反三用于实战。特别是在与强敌项羽的较量里,虽然只能“自带十万兵”的刘邦,有过被项羽“3万打垮50万”的耻辱。但在战略层面,他却始终牢牢保持着优势。


比如在楚汉战争爆发时,刘邦的第一动作,就是迅速夺取关中平原,让自己有了雄厚根据地。虽然彭城战役被项羽打花,可败退的刘邦,又迅速以敖仓为中心,构筑了成皋——荥阳防线。既确保自家后勤顺利运转,又迫使项羽跳入预设的战场,在荥阳与自己死磕。虽然项羽付出了巨大代价拿下荥阳,可随后刘邦的部将灌婴、彭越等人,却深入项羽后方搞破坏,韩信的大军更是直扑齐地,对项羽实现全面包围……


为什么小小的沛县,居然拥有萧何曹参樊哙这么多优质人才?


于是,整个楚汉战争里,就出现了战争史上少见的奇怪:项羽几乎打赢了正面的每一仗,可越是赢,却越往沟里踩。越赢局势越恶化,直到在垓下众叛亲离,落得悲怆自尽。说到底,就是战略层面差太远。


这样绝对优势的战略格局,对于刘邦麾下的“沛县老乡”们来说,也恰是建功立业的平台。这就好比一个创业的团队,别管内部“企业文化”如何,首先“路子”要走对。刘邦的用人智慧,后世的“鸡汤文”写了不少,但最核心的就是这条:他带着他的“团队”,一直都走在制胜的路上。“汉初三杰”的荣耀,樊哙周勃萧何们的传奇,根子上就是“平台好”。


而刘邦的“人力资源配置”能力,也是值得一说。说起这事儿,后人常津津乐道刘邦的“知错就改”“勤于纳谏”“善于用人”。但一件西汉开国后的“小事”,却彰显了刘邦另一种大智慧:西汉国家初建,各位功臣都闹着要封赏,甚至还为“谁功大”起内讧。刘邦却不慌不忙,先封赏了自己的“沛县老乡”——与早年自己有大仇的雍齿。“刘邦团队”立刻安静下来——雍齿都受赏了,咱们还差得了?


虽然这个主意,并非刘邦自己想的,但背后的用意,却是让人服:比起后来历代帝王们,那常喜欢挑动臣下“互斗”的小聪明来。刘邦的着眼点却是一条:不要去管“平衡牵扯”之类的小把戏,重要的是整个团队杜绝内讧,形成合力。只此一条,就够后世某些“高智商”的亡国之君,苦苦膜拜一辈子。


也正是因为有这样一位“有格局”的领导者,作为“最早创业团队成员”的沛县老乡们,自然也就走对了路,形成了合力,然后建功立业,实现共赢。


为什么小小的沛县,居然拥有萧何曹参樊哙这么多优质人才?


而比起这个学问来,另一个原因,却是个“地理文化问题”:沛县人才多,更因当时沛县所处的淮河流域,在当时中国版图的地位。


为什么小小的沛县,居然拥有萧何曹参樊哙这么多优质人才?


虽然沛县“人才多”,得益于刘邦“有格局”,但这些在刘邦麾下建功立业的“老乡”们,也确实有真本事。这事儿,也要说到秦汉时代,中国当时的地理格局。和汉代以后中国乱世“南北相争”不同。汉代以前的乱世,基本是“东西相争”。即关中平原与关东(函谷关以东)各地形成对峙。而沛县所处的淮河流域,则是这个格局下,非常璀璨的经济明珠。


淮河流域,素来就以丰富的矿藏与物产著称,春秋战国时期的列国争霸,更给淮河流域打了强心针,在“称霸”“一统天下”等目标的刺激下,陆续涉足淮河流域的齐楚魏吴等国都不惜血本,大力进行水利工程建设。“鸿沟”“荷水”等河道构成了密集的交通网,江淮大地的水路运输畅通起来,淮河地区的农业手工业高速发展起来,文化也空前繁荣。


为什么小小的沛县,居然拥有萧何曹参樊哙这么多优质人才?


看地图就知道,沛县所处的江淮区域,恰位于“齐文化”“吴越文化”“楚文化”的交汇地带,各种思想学派学说激烈碰撞,管子庄子孔子墨子老子等“诸子百家牛人”,人生都与淮河流域发生交集。这么一块“有经济”“有文化”的地方,自然也就成了人才温床。


所以,到了楚汉战争时期,何止是一个沛县出人才?横扫楚汉战场的韩信是淮阴人,奠定西汉儒学的叔孙通是滕县人,刘邦无比敬重的“高阳酒徒”郦食其是陈留人。另外彭越是金乡人,栾布是商丘人,更不要说周昌夏侯婴等“沛县老乡”。可以说,刘邦得天下的“人才团队”里,绝大多数都是“淮河英才”。


甚至这种“淮河英才”辈出的景象,也延续整个两汉时代:淮河流域的汝南颍川等地,都以人才荟萃著称。起于亳州的曹魏政治集团,其成员也多来自淮河流域。“名门望族”也是荟萃。可以说,从战国到秦汉,淮河流域,就是当时中国经济文化极其发达的地区。“沛县出人才”的盛况,放在当时经济文化背景下看,其实并不奇怪——这,就是当时中国经济文化版图,以及地区经济文化对比的缩影。
一个“沛县为什么出人才”的问题,留给后人的,其实就有许多超出历史胜败的思考。细品一下,应该很有意思。


李修松《先秦时期淮河流域的历史地位》、刘汉东《透析刘邦用人之道》、赵煊未《楚汉战争中刘邦战略思想评析》、李钟琴《奇正军神》、《史记》《汉书》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