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事儿您呼我!对于曾经风靡的BP机,你还有多少记忆?

2016-12-13 14:02阅读:
有事儿您呼我!对于曾经风靡的BP机,你还有多少记忆?
上周,写了一篇关于“大哥大”的文章,勾起了很多人的童年回忆。(想看大哥大那篇文章点这里:还记得八九十年代的街头上,那象征身份的“大哥大”吗?)与大哥大同时陪伴我们的流行物件,还有BP机。当时,大哥大对多数人来说,还是奢侈品,BP机则更加普遍一些,因此,人们对它的印象也更为深刻。今天,我们就再来说说BP机的历史,重温那段逝去的岁月。
有事儿您呼我!对于曾经风靡的BP机,你还有多少记忆?

BP机从辉煌到落寞,不过短短十几年
“有事呼我!”曾经是十年前中国最流行的一句话,一阵滴滴答的传呼声响起,会迎来别人羡慕的目光。
就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不久,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在1946年通过审议,为民用无线电服务分配了第一组无线电频率,即居民无线电业务频段。
无线电通信领域的开拓者阿尔·格罗斯马上成立了格罗斯电子公司,并于1948年开始批量生产了可以利用此频段的双向呼叫通信系统(即无线对讲机),这些产品的主要用户为农民和美国海岸警卫队。
1949年,格罗斯发明了无线寻呼机,简称BP机,英文名叫作Pager。所谓BP机,就是一种靠无线电进行通信的电子设备,尺寸大约有三个火柴盒大小,可以用来接收并显示数字、短信,甚至播放语音。最早期的BP机是单向呼叫,信息只能由呼叫方传递到被呼叫方,后来经过技术改良,诞生了应答BP机和双向BP机。应答BP机的内部装有无线电发射器,在收到信息后能够立刻反向发送简单的预设信息,通知发送者信息已经到达。而双向BP机不仅能反向发送信息,还可以用机器自带的QWERTY键盘编辑并发送短信。
1950年,格罗斯的第一套实用性的传呼系统被纽约市的医生以每月12美金的服务费试用,每个携带BP传呼机的医生能在以信号发射塔为中心的半径40千米的距离内接收到信号。1962年,贝尔公司在西雅图世界博览会上给众人展示了第一套用于个人传呼的商业系统,并取名为Bellboy,从此BP机在美国才开始进一步商业化普及。
20世纪70年代以后,传呼机通信技术的不断成熟令传呼通信业务开始由美国流行并蔓延到了世界各地。
在许多同人的记忆中,寻呼机进入干家万户似乎是从1993年、1994年开始的,其实早在80年代初就有了寻呼机。1983年9月,国内第一家寻呼台由当时的上海邮电通信开发服务公司创建,上海的第一个寻呼信号是从一家华侨商店的一间盥洗室内发出,只有一个寻呼座席,当时是为第五届全运会在上海举行而开通寻呼服务,用户是全运会30多位工作人员。当时的寻呼机还不像我们后来看到的寻呼机,带有显示屏。由于是靠模拟信号传输的,用户只能接收呼叫信号,需致电寻呼台才能查询到回电号码。次年在广州开通的数字寻呼台才解决了这个难题,产生了后来我们所看到的带显示的寻呼机。
有事儿您呼我!对于曾经风靡的BP机,你还有多少记忆?
北京市电信管理局无线寻呼通信系统从1985年11月1日正式开通使用。这是服务台话务员正在为用户服务。新华社发(资料照片)
上世纪90年代初,家庭固定电话对普通百姓来说仍然是可望而不可即,家里能够拥有一部固定电话既是小康的标志,也是一种身份的象征。当时,由于装电话的资源还相当有限,加上邮电系统的垄断,普通人装一部电话可真需要大费周章,有门道的是托关系批条子,然后才能排队要,一排就是两三个月,还有等半年的,等安装师傅来了,除了要请吃饭,另外还得交一笔昂贵的初装费。最开始装电话时,一部电话安装费用高达5000多元,至少相当于一名公务员一年多的工资,安部电话可真算是给家里添置了一个大件。
过不多久,大哥大也开始流行起来,但是大哥大毕竟贵啊,动辄上万,所以BP机加固定电话的模式才是大多数人采用的。
1985年11月1日,北京市电信管理局下属的北京无线通信局经营的“126”正式开通。1990年的北京亚运会让更多人认识了无线寻呼。当时,组委会的不少工作人员是“126”的“大客户”,126台为他们提供了“专项服务”。这之后,BP机变得炙手可热。北京复兴门长途电话局南门东侧的一间小平房,就是“126”营业厅,这里经常出现排队交费的长龙。
但这并不意味着BP机就容易获得了。1993年的时候,BP机虽然不像大哥大动不动就要上万元,但是买部呼机也不容易,不仅要托人,而且要交入网费等,一台BP机办下来至少要花费2000多元,就像要添置一台电视机、洗衣机一样,是家庭中的大事。最初买BP机的时候还发个密码本,收到信息后要靠密码本来查找才能知道信息是啥意思。
1990年,浪潮与摩托罗拉联合推出了第一台支持中文信息显示的BP机。1991年11月15日上海率先开通汉字寻呼系统,BP机上一连串空洞的符号变成了生动的汉字。除了及时联络,寻呼机在那个时候还充当着一种私密的交流工具。
有事儿您呼我!对于曾经风靡的BP机,你还有多少记忆?
报纸上的寻呼台广告
1990年开始,传呼台如雨后春笋般遍地开花,传呼市场的繁荣,使各传呼台之间的竞争也日益白热化,其手段也就是服务费价格战。当时有的传呼台服务较高,入网费100元,数字机一年180元(每月15元),汉字机一年600元(每月50元),为竞争用户,传呼台入网费从最初的100元降到50元、30元,直到最后免费入网,服务费也降到了数字机一年120元,汉字机每年三、四百元甚至更低。有的传呼台为了览更多用户,还增加了发送天气预报、股票信息、新闻等内容,一项内容每月2元。激烈的竞争使老百姓从中得到了实惠,最后所有信息免费发送。
到了90年代中期,寻呼机进入鼎盛时期,年轻人几乎每人腰间挂一个。交新朋友、投送各种简历所留的联系方式全都是BP机号。1992年春节,人们用BP机传达节目的问候,这应该就是过年过节发短信祝福的起源了吧。
当时的人们在买到自己盼望已久的BP机时,大都会立即兴奋地告知亲朋好友自己的呼号,最后还不忘叮嘱一句:有事就呼我!有些耐不住寂寞的BP机用户,没事儿就开始“自呼”。
20世纪90年代有个“两大件”的标志:摩托罗拉和桑塔纳。“摩托罗拉寻呼机,随时随地传信息”是呼机年代非常著名的一句广告语。当时中国对摩托罗拉寻呼机的年需求量几乎达到400万台。
摩托罗拉不仅在欧洲和美国生产寻呼机,也在中国、印度、日本、新加坡和韩国生产寻呼机。由于较早、较成熟地实现了移动终端理念,摩托罗拉成了呼机业老大,在历史上一度占据通信业主角位置,以至于到了手机时代,它仍然可以成为通信业的中坚。最初使用BP机也是一种奢侈消费,一部摩托罗拉数字型BP机售价在2000元上下。当时,很多商人就是依靠BP机踏上发家致富的道路,并挖掘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
有事儿您呼我!对于曾经风靡的BP机,你还有多少记忆?
摩托罗拉BP机,很多80后应该都有印象
1995年下半年开始,传呼业务在手机强大的攻势下,逐渐败下阵来,传呼用户开始不再增加。1996年开始出现下滑,用户减少,传呼台数量也急剧下降。
特别是手机、小灵通等通讯手段的出现,BP机的缺点就更加明显了。在当时,如果BP机丢失,需要立即到邮电营业厅挂失,但不能用另外的BP机使用已丢失的BP机号码。
1995年,中国联通GSMl30数字移动电话网在北京、天津、上海、广州建成开放。1996年,移动电话实现全国漫游,并开始提供国际漫游服务。到了1999年前后,北京普通市民开始真正把手机拿在手中。2000年,中国移动公司正式成立。2002年,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实现短信互通互发,中国移动通信GPRS业务、彩信(MMS)业务也正式投入商用。2003年,中国移动通信网络的规模和用户总量就已居世界第一。
与手机的如火如荼相比,在2002年,中国寻呼用户在达到2500万的规模后,开始全面缩水。2005年,几乎是无线寻呼彻底消失的一年。信息产业部的最新统计显示,截至2005年8月底,全国寻呼机用户只剩222万户,而一个月后就跌到109.7万户,月流失1123万户。像电报和大哥大一样,BP机也完成了它在当代生活中的使命。
2007年3月2曰,信息产业部公示称,中国联通申请停止北京等30个省、自治区、直辖市198/199、126/127、128/129无线寻呼服务。3月22日,信息产业部电信管理局发出公告,除上海市外,无线寻呼网络在北京、天津、河北等30余个省市区将全部关闭。从那一刻起,曾拥有世界上最大寻呼网络和用户群体的联通,彻底退出了寻呼的历史舞台。
参考资料:《电信业务使用指南》 湖南省邮电管理局;《印象中国》彭国亮;《当代北京时尚史话》 梁惠,朱汉东著;《信息革命》李大东。
转载请注明来源:一本正经说历史(ybzjlishi)
微信搜索我:一本正经说历史(ybzjlishi)!
在这个传说里,苏妲己没有死,还跑去了日本迷惑天皇!
另,博主新开通喜马拉雅FM以及蜻蜓FM的电台,在电台上给大家播讲历史,下载手机APP后搜索“一本正经说历史”就可以听啦!多谢支持!
下载喜马拉雅FM手机客户端,以及蜻蜓FM手机客户端,搜索订阅“一本正经说历史”,就可以听到博主在电台上的音频,给各位读者在电台上用播讲历史,上下班通勤时,您可以下载来听,用听的方式来欣赏历史!希望您能继续喜欢我们!
微信扫一扫加入读者群:
有事儿您呼我!对于曾经风靡的BP机,你还有多少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