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师萧平实与邪教正觉会

2015-07-13 17:34阅读:
邪师萧平实及其邪教正觉会 厚颜无耻造“大妄语” 毁谤三宝 破佛正法
末法时期,邪师说法如恒河沙,又有恒河沙数的盲目凡夫误以为自己无比幸运,遇到了“唯一”开悟的大师,继而趋之若鹜乃至以讹传讹、惑乱佛法,已落魔网成魔民而不自知,造无间罪业而不自觉。
  邪师的普遍特征之一就是极力神化自己为全世界“唯一”大师、法王,李主佛、清海无上邪师等莫不如此,邪教“正觉同修会”及其教主邪师萧平实即属此类。
一、邪师萧平实未证言证,自诩全世界“唯一”开悟大师、圣地菩萨,自赞毁他。
★邪师萧平实:“(平实)都是凭著‘道种智’来写的。就是诸地菩萨所证得的道种智”(《起信论讲记》)
(注:邪师萧平实这都不是暗示了,自诩为圣地菩萨。好在世尊为了免得末法有邪魔外道冒充佛菩萨误人慧命,在《楞严经》里已经预言末法时,魔子魔孙将以佛菩萨转世再来的“大妄语”惑乱众生:
“终不自言我真菩萨,真阿罗汉,泄佛密因,轻言未学。唯除命终,阴有遗付。云何是人惑乱众生,成大妄语。” ——《楞严经》)
★邪师萧平实:“余于一九九○年自悟破参及见性已。”(《楞伽经详解》)
(注:自己说自己开悟见性这都属于是大妄语,未证言证。)
二、邪师萧平实毁谤世尊,毁谤阿罗汉圣者,自诩境界高过佛
★邪师萧平实:“世尊显然还是有分别心存在的。”(《心经密意》)
(注:邪师萧平实这里是毁谤世尊修行道佛果位还不究竟,明显是外道说法。邪师萧平实所说的“分别心”,指的是有所住、有所执著的妄想心、有漏心。比如:
邪师萧平实:“这个分别心当然就不是无所住的心嘛!”(《大乘无我观》)
邪师萧平实:“依旧是妄心,依旧是分别心”。(《正法眼藏》)
◎★邪师萧
平实:世尊他老人家也是在家,你曾经看过哪一尊佛像是光头的?不都是旋发加上肉髻,那不也是在家身吗?(优婆塞戒经讲记.第二辑120页)
(注:邪师萧平实简直是无知到了极点,就这么明显的知见错误也敢自称菩萨?肉髻是佛的三十二种相好之一,是自然形成,不是在家人的发髻。玄应音义三曰:‘肉髻,梵言嗢瑟尼沙,此云髻。即无上依经云:郁瑟尼沙,顶骨涌起,自然成髻是也。’
十方三世诸佛都是以出家身成就,示现的都是出家相,不是在家相。
★邪师萧平实:“阿罗汉证得解脱果,说一句老实话:他来我面前没说话的余地。”(《优婆塞戒经讲记》)
(注:此正如《楞严经》所言:“心中尚轻如来,何况下位声闻缘觉?”)
★邪师萧平实:“平实今日不断的写出当代佛教界所未曾知、所未曾闻之无上法”。(《阿含正义》)
(注:邪师萧平实这是暗示自己的境界已经高过释迦牟尼佛了,连佛经都没有涉及到该邪师的“无上法”,只可惜佛以及是究竟了,不知道你要怎么超越,这种说法分明是和里红痣及其邪教罚论功同出一辙。邪师萧平实独创邪法,确实是所有佛经和历代圣者的开示里都没有的。)
★邪师萧平实:“(平实)书籍里所说的法,都是诸位在市面上没见过的,你走遍了全球也见不到这种书的。”(《大乘无我观》)
(注:这里很明确的表明邪师萧平实讲的内容佛经里都没有,当然是外道法,标准的附佛外道。)
三、毁谤龙树菩萨、六祖惠能大师、阿弥陀佛再来的永明延寿大师等历代祖师大德,毁谤佛教经论。
★邪师萧平实:龙树如是《释摩诃衍论》之论文,实有过失:(学佛之心态-孙正德 着附录四:略说第九识与第八识并存…等之过失 萧平实 着282页)
★邪师萧平实:六祖惠能大师由于不识字,或者识字不多的缘故,悟后无法深入佛世尊所说之三藏十二部经,是故于《楞伽经》中 佛世尊所宣说之一切种智微妙法义无法了解,(护法与毁法151~152页)
★邪师萧平实:永明延寿禅师引用伪论《释摩诃衍论》时,对论中的种种错误,并没有发觉出来,显然他还没有初地的道种智,当然更没有佛地的一切种智,所以不可能是 弥陀世尊的示现。(起信论讲记.第三辑245页)
四、邪师萧平实自赞毁他,诽谤圣者及一切佛教修行人
★邪师萧平实:“他(广钦老和尚)走了以后,我又尚未破参之前,这人间暂时没有宗门正法、了义正法;”“所有的法师、居士不是落在常见就是落在断见,你找不到真正的佛法。”(《邪见与佛法》)
(注:断常二见属于佛法中所破斥的外道,邪师萧平实这是在诽谤除他以外的所有佛门修行人都是外道。)
★邪师萧平实:“证悟般若,在目前来讲,这个地球就只有正觉同修会这里才有。不论去到哪里,统统是常见的外道法。”(《起信论讲记》)
(注:邪师萧平实诽谤除邪教正觉会以外的所有正法寺院都是外道道场。)
★邪师萧平实:“现在想要供养须陀洹至阿罗汉,只有在正觉同修会中才有。”(《优婆塞戒经讲记》)
 
★邪师萧平实:“台湾号称有八九百万佛教徒,其中有几个人证得真如总相智?不会超过一百五十人。而这一百五十人统统是在我们会里悟出来的;”(《邪见与佛法》)
(注:正如《楞严经》所言:“彼诸鬼神,亦有徒众,各各自谓,成无上道。”)
邪师萧平实狂能言、擅狡辩,又极胆大、甚无知,类似上述这种自吹自擂、自赞毁他的“大妄语”,在其著作中可谓比比皆是,而其他魔言疯语亦目不暇给,现随举几例:
★邪师萧平实:“我过去生中也曾是大禅师、大法王啊!”(《大乘无我观》)
★邪师萧平实:“平实此世悟后亦曾得佛召见”。(《阿含正义》)
(注:《楞严经》预言的末法魔行之一种:“自言是佛身着白衣。……口中常说神通自在。”)
  邪师萧平实极尽自我吹嘘之能事:“平实所弘演之解脱道法义,实与古时四阿含所说者无异”、“平实出于人间而说正法,法义一向与三乘经典无二无别”、“作为佛门大师与学人们的真正善知识”、“没有点滴错误之处”,然而其所传之邪法实为独家炮制,错误百出,于最最基础佛法的极粗浅处尚且错讹万千,何况其狂想臆造之独家所创“错觉妄想法”,虚妄邪谬更不知凡几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