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这个城市这么臭,游人却每天排队参观

2019-06-08 14:08阅读:
非洲这个城市这么臭,游人却每天排队参观黄昏的一束光刚好投在菲斯古城的黄墙上,山谷幽幽,晚风静静地吹拂,仿佛时光慢行。几个世纪以来,菲斯曾经很长时间是摩洛哥的首都,老城区被称为菲斯的麦地那,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
寻臭而去
非洲这个城市这么臭,游人却每天排队参观第二天早晨去参观菲斯皮革加工场,由于古城的街巷很多又很窄,四通八达没有规则,游客大都都会请一位当地的导游带领,但必须从布日卢蓝门进入菲斯,才算算是走的正路。蓝门醒目的菲斯蓝,一下就将你带回那个热闹非凡的年代,跨过这道门,就像跨越千年。
非洲这个城市这么臭,游人却每天排队参观毫无规则和方向可言的密密麻麻老巷,或许是源于菲斯人对于规划的‘轻视’,早年人们只按需求建造房屋,只要在房子中间留下足够两头牲口擦肩而过的距离即可。在小巷里穿行,拐弯处冷不丁会冲出一两头载货的毛驴来,你要快速闪开。当沿街的皮包包越挂越多,离皮革场就越来越近了。
非洲这个城市这么臭,游人却每天排队参观
开始闻到空气里刺鼻的气味了,小巷里挤出一位背着皮革的人,看来方向没错。地面上也开始出现薄荷叶子,一个巷子口有人在派发薄荷草,让我们塞到鼻子底下驱臭,菲斯人还真有办法。
非洲这个城市这么臭,游人却每天排队参观皮革加工场不在街边,设于一个庭院内,四周建筑包围,一座店铺的3层楼作为观景台,由于空间比较小,世界各地来参观的人多,常常需要排队上楼。从高处向下看,后面的庭院里就是一个规模不小的露天皮革染坊,足有一个足球场大,染坊里摆放着上百口五颜六色的大染缸,就像是一个大蜂窝,圆的、方的、大小不一;黑的、红的、黄的、咖啡色的、蓝的,色彩斑斓。一些工匠在染缸旁忙碌着,而染缸里冒出的热气弥漫在空气中,带来阵阵臭味。
非洲这个城市这么臭,游人却每天排队参观地导介绍说:刺鼻的味道来自两百多个池子,池子里装的是石灰水和鸽子粪混合制成的溶液,工人们用刀具将牛、羊、骆驼等动物皮清理干净,然后浸入石灰池中,皮革通常用脚揉搓长达三个小时,待皮上的脂肪和蛋白质完全溶解后,皮子便会变得细腻柔软。生皮留在这些桶中2-3天取出,然后再刮掉不需要的脂肪,肉和毛发。
非洲这个城市这么臭,游人却每天排队参观这之后,再把皮子捞出来进行清洗,放入染缸进行染色。染色的步骤至关重要,这也正是菲斯皮革有别于其他地区皮革制品的精髓。当地人使用的染料源于天然植物而非化学染色剂,比如红色源于石榴,黄色来自藏红花,蓝色源于靛蓝,棕色源于雪松木树皮,绿色则源于野生薄荷。生皮浸泡在含有天然植物染料的圆形桶中,工人在大桶中的一堆皮革上上下跳跃。
非洲这个城市这么臭,游人却每天排队参观经过一道道工序,制革厂将牛皮、绵羊皮、山羊皮和骆驼皮变成高品质的皮革制品原料,例如手包、皮衣、皮鞋、皮带和拖鞋。现场远眺就像一个调色板。
非洲这个城市这么臭,游人却每天排队参观染色完成后,将生皮从桶中取出并悬挂干燥。上好色的皮具会呈现出天然植物的色泽并且具有动物毛皮的质感,显示出菲斯皮革百年工艺的特色。黄色小张的应该是羊皮,超大张的应该是骆驼皮。
非洲这个城市这么臭,游人却每天排队参观平整一些的屋顶,都是他们晾晒的场所,这是工人在收已经晾干的皮革。到过菲斯的人,常常会用“臭”名昭著来戏称当地的皮革工厂。酸臭腐烂的气味不仅充斥着厂房的每个角落,甚至蔓延到整个菲斯老城的空气之中。
千年手工艺生生不息
非洲这个城市这么臭,游人却每天排队参观这个萨乌哈制革厂是菲斯规模最大,历史最悠久的,被誉为世界上最古老的制革厂,自11世纪以来这个工作地址从未发生变化,用于皮革鞣制的技术也几乎没有变化,就像他们的中世纪祖先一样,完全用手工完成他们的制作,不使用任何现代机器。
非洲这个城市这么臭,游人却每天排队参观在观景楼上就有加工好的皮革制品,有包包、皮衣、皮拖鞋、皮带等售卖,这些式样并不一定新颖,做工也比较粗糙,但毕竟是手工制作的真皮,买一件纪念还是不错的。但是据说在周边的小巷里更加便宜,其实我觉得只要你还价够狠,在哪买都一样。
非洲这个城市这么臭,游人却每天排队参观菲斯制革厂的传统染色方法,也被用于染色棉布衣服,在老街小巷,经常会看到衣料的漂洗作业,就像我们早年农村自染自做的花布衣裳,很有生活气息。
非洲这个城市这么臭,游人却每天排队参观街头成列的渐变染色服装,摩洛哥人喜欢重口味的。
非洲这个城市这么臭,游人却每天排队参观菲斯是摩洛哥的手工业的都城,早年为了生活,很多菲斯人从小就拜师学习手工艺,但是有趣的是,手工艺传男不传女。老街的店铺里各种手工艺制品应有尽有,除了皮革,还有制衣、刺绣、地毯、石匠,还有菲斯特有的陶器制作、蓝陶马赛克。尤其是铜器加工,在菲斯叫做大马士革工艺,是在铜器上镶嵌金银线的工艺,地导说现在在摩洛哥只有菲斯才能找到这种工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