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洛哥世界文化遗产,四大皇城之一,吸引中国女孩一路街拍

2019-11-18 18:43阅读:

作为摩洛哥四大皇城之一的拉巴特,可能是最“无趣”的皇城了。它不像马拉喀什拥有全非洲最繁忙的集市,也不像菲斯古城那般充满迷人的味道,包括梅内克斯的皇家气派也不具备。拉巴特的优势,似乎只有“首都”这么一种身份。1912年,摩洛哥成为法国“保护国”后,法国人在这里兴建了拉巴特新城,但18世纪所建的塞拉旧城至今仍在,并是今天的拉巴特的重要组成之一。

拉巴特是一座古城,公元10世纪得名,在阿拉伯语中,它是“设防的居民”或“兵营”的意思。在18-19世纪,它是摩洛哥大西洋沿岸的唯一城市。1956年,摩洛哥独立后,拉巴特正式成为这个国家的首都,自然也成为了其文化中心、交通中心、经济中心等等。

在许多游客眼里,拉巴特更像是交通转折点,虽然它拥有众多名胜古迹,却不像马拉喀什和菲斯古城那样吸引人。这是我在摩洛哥之旅的最后一站,花了两天时间沿着海边一直暴走,最终发现这里仍有许多反映着摩洛哥悠久灿烂的古代文明的古迹遗址,包括有皇陵、哈桑清真寺、王宫、乌达亚堡等。

可我印象最深的除了海边的墓地,也就是阿拉伯人的集市,也有可能是犹太人居住区,它被古老的城墙所包围,阴沉的天空下,建筑的斑驳似乎表达了历史的某种声音。虽然法国兴建了新城区,但在新城区也留有诸多古迹遗址。在这里,你会发现现代化艺术与古老的阿拉伯传统建筑艺术融为一体。

街巷狭窄弯曲,两侧建筑红色与白色相间,古老的阿拉伯式民居在进行了长达了八九天行程之后,我感到再熟悉不过,但并没有感到丝毫疲倦。街巷里,有一些手工艺作坊,居民的生活和生产方式存留着浓厚的中世纪风采。

大概是来得时间尚早,尽管已经上午九点多,但集市上还没有进入买卖的状态。有的店铺刚开门,有的店铺还是紧闭门窗,街道上陆陆续续已经来了一些小贩。在摩洛哥,最常见的一种的水果就是仙人掌的果实,不论是拉巴特,还是我之前走过的卡萨布兰卡、菲斯、马拉喀什还是舍万沙夫,仙人掌果实不仅普遍存在,而且深受欢迎,价格也很便宜。

乍看之下,这好像是一家缝纫店,但仔细看看很有可能是专门出售或者是主要修理缝纫机的修理店。门店很小,穿着西装的老板带着一顶遮阳帽,他刚开门不久就被我看见了,我注视了他很久,老板做事缓慢,里外进出两次,但店内应该是很狭窄并且拥挤。在他注意到我之前,我赶紧拍下这一张。

一家杂货铺店前,一个身穿着黑色棉布长袍的女性正在挑选着生活用品。杂货铺的东西很多,看起来有些杂乱,虽没有清晨的烟火气,但不乏生活的气息。面对这样的风景,它深深触动了我,这比去海边看一场日出日落更为欣喜。

走近铺子,这里又像是一个迷你艺术馆和菜市场的结合点,有罐子、陶器、木制品,还有蒜头、红枣、香料以及其他我并不认识的食材。它们要么是被装在编制的袋子里,要么是被装在编制的篮子里,一幅很自然很生态的画面令人感到视觉和心理上的舒适。大概是生活的相似吧,全世界的集市都要生活,不分环境和文化,生活总有令人感到舒适的那种温度。

车来人往,天色渐转,集市的风景随着时间的走动慢慢丰富起来。 拉巴特由两个紧连的姐妹城组成,即拉巴特新城和萨勒旧城。新城充满西式楼房和阿拉伯民族风格的精巧住宅,但在萨勒旧城,它被红色城墙围住,城内有许多古老阿拉伯建筑。在建筑之间,市面繁荣,后街小巷更是藏着诸多小店。

走在集市上,街道两旁的许多小巷因古朴而很美,因幽深而迷人,偶尔有行人穿梭其间,像是一幅静止的画突然了有了生命的跳跃。巷子尽头那颇为眼熟的马蹄形拱门是摩洛哥的传统建筑的典型之一,走在拉巴特更是举目可见。从我第一眼见到它就十分喜欢,并也拍了许多有关它的图片,等我搜集了足够多的资料后,我会将它的美分享给大家。

卡萨布兰卡,有“白色城市”的美誉,因为那座城市有太多白色建筑,包括老城区都充满白色。但在拉巴特,白色仍是常见色彩,与菲斯和马拉喀什的五颜六色比起来,这座古老皇城显得十分“禁欲”。似乎在每条巷子的尽头,我都可以看见那道拱形门。

这是一条非常狭窄又很拥挤的巷子,但因色彩丰富而吸引了我,也因行人的突然走过,使得画面富有了更多东西。

由于这里并不是游客观光的那种旅游集市,因而游客极少,也因此这里的物价并不高。如果时间充足的话,在这里吃一顿早餐感觉还是很不错的。图中这位笑嘻嘻的小哥开了一家快餐店,有咖啡和薄荷茶提供。摩洛哥人非常喜欢喝这两种饮品。

人们看报喝茶,生活看起来还挺滋润。虽说摩洛哥并不发达,在很多人眼里它是一个落后的国家。但在非洲,摩洛哥的发展是相当不错的,人们的生活在传统中融合着西方人的文化和风俗习惯。

最早生活在拉巴特的是柏柏尔人。在公元7世纪,阿拉伯人进入这里,并于8世纪建立起第一个阿拉伯王朝。从15世纪起,西方列强先后入侵摩洛哥,1912年3月30日它沦为法国保护国。因而在拉巴特,于传统建筑中仍可见西方人给这里留下来的文化影响,生活习惯,包括饮食和语言。

因为历史的关系,它完全是阿拉伯的传统与西方现代主义深度对话的产物。 2012年,城市被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它包含了现代都市,也蕴含了历史古城,是属于摩洛哥以及世界的一份共享遗产。

走着走着,阳光穿透阴沉的云层,洒落在城市的上空。古老的遗产中,历史变幻莫测,有的可以追溯至12世纪。如果对这座北非王国的中世纪历史非常了解的话,那么拉巴特的“无趣”也许是另一番有趣,而不是单单旅游上的感观和体验。

因而当我再次整理这些图片,回顾自己在拉巴特的所见所闻时,我开始有点儿想念它的“无趣”。 这座濒临大西洋的摩洛哥首都,或许只有细细品味,才会发现历史的斑驳之处和岁月的沧桑中,它所掩藏的“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