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河南,没有任何建筑比得上河南博物院,包括大玉米和二七塔 |豫记

2017-12-07 12:14阅读:
河南博物院在全国兄弟省份中排在第一阵营。博物院存在的最大意义,是让我们了解自己是从哪里来的。所以从文化意义上来讲,河南的任何的建筑物都比不上河南博物院,包括大玉米(千玺广场)和二七塔。在那里,收藏着中原人的前世今生——我们生活在这个家里,可你知道这个家是怎么来的吗,它有着什么样的经历?

年轻的老吴 | 文
豫记微信号:hnyuji
打井挖出郑公大墓
出土文物开启了河南博物院的历史
近日,新郑郑韩故城考古遗址公园跻身“国字号”行列。
刚刚公布的第三批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名单上,郑韩故城赫然入榜。
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意味着啥?意味着在科研、教育、游玩儿等方面,有全国性示范意义,要经过国家文物局的批准,先立项,然后经过考察,评定合格才能挂上“国字号”招牌。河南目前才4个国家考古遗址公园。
郑韩故城除了是东周列国都城代表,也是一个大型墓葬遗址,随着发掘,出土的文物数不胜数。其中的郑公大墓,早期出土的青铜器、铁器等文物达700多件。
莲鹤方壶(1923年出土于郑公大墓)
你可能想不到,就是郑公大墓出土的这批宝贝改写了河南文物史,促成了河南博物院的建立。

但如今,这批文物却分散在两岸四地五个博物馆中,如河南博物院、台北“国立历史博物馆”、北京故宫博物院、中国历史博物馆、深圳市博物馆等。
那么为啥在新郑出土的文物会流落四方?
这得从1923年说起。有一天,新郑县绅李锐在自家菜园打井。不曾想,他一下子挖开了另外一个世界——郑公大墓。
里面出土了很多青铜器,他挑了一些卖给文物贩子。此事被新郑知事姚廷锦知道了,驻守郑州的北洋陆军第14师师长靳云鹗也“过问”了此事。
李乡绅挖出的文物都被收缴,贩卖的也被靳云鹗赎了回来。之后靳云鹗接着挖,又挖出100多件青铜器,连同之前的都运到开封。
河南博物院(开封旧址,1927)
1927年,当时在河南任职的冯玉祥,为了保护这批文物,决定在开封建立河南博物院。于是,河南博物院举起了自己的旗帜,这些文物也有了正式的“家”。
但随后战乱不断,留在开封的文物到处转移,最终大部分铜器、铁器或不知去处,或散落各地。河南博物院元气大伤。
1961年,河南省博物馆由开封迁至新省会郑州市人民路紫荆山。
在考古界,有这么一个说法,“上百年才可能造就一座真正的博物馆”。我们现在看到的河南博物院,恢弘大气,颜值爆表,殊不知它的经历多么坎坷。
河南博物院不仅颜值高
还收藏了中原人的前世今生
1991年,相关部门决定建设河南博物院新馆,但各大设计院都很忙。设计事宜一拖再拖,事情陷入僵局。
河南博物院(郑州市人民路,1961)
不久,一位名叫齐康的教授主动请缨,希望能承担主展馆设计工作。
齐康,中国科学院院士、法国建筑科学院外籍院士、东南大学教授。其代表作有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等。他的老师是河南南阳人,名叫杨庭宝。
或许你不知道杨庭宝,但你一定知道梁思成。他与梁思成齐名,在建筑界向有“南杨北梁”之称。
齐教授领了任务,但心里并没有十足的底气。他踏遍河南名胜古迹,也没有找到设计的突破口。事情一度陷入僵局。
一天,齐教授去了登封告成镇观星台。当他俯视观星台的第一眼时,他心中就有了答案:就是它了。
没错,我们现在看到的河南博物院,就是以这座观星台为原型设计的。

该观星台很有来头。它是元代天文学家郭守敬创建的,是中国现存完好的天文台之一,也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天文科学建筑物之一。
它反映了中国古代科学家在天文学上的卓越成就,在世界天文史、建筑史上都有很高的价值。
河南博物院底部为边长63米的正方形,高45.5米,内部设计五层,其中地下一层。
1998年,郑州农业路6号的河南博物院新馆正式投入使用。
这枚小鲜肉不仅是颜值高,内涵也让人感动。
按照传统的说法,河南博物院有九大镇院之宝。
比如:被称为“中华第一笛”的贾湖骨笛,距今9000年;被称为“中华第一剑”的玉柄铁剑,将中国人工冶铁的年代提前了近200年。
莲鹤方壶,就是那批改写河南文物史的宝贝之一,是首批禁止出国(境)展览文物之一,还有一个在北京博物院。
杜岭方鼎,1974年在郑州商城遗址出土,它的发现,刷新了考古界对郑州商城遗址的认知,确定了郑州商城在中国古代王都发展史上举足轻重的地位,郑州从此跻身八大古都俱乐部。
贾湖骨笛
天蓝釉刻花鹅颈瓶,世界唯一的一件儿;“妇好”青铜鸮尊,成双成对,呆萌至极,让人想伸手摸一把。
还有西汉的四神云气图,乍一看还以为是件壁毯,实际上是画在西汉梁王刘买墓室主室里的壁画,也是中国目前所见时代最早、画面最大、级别最高、保存最为完整的壁画,被誉为“敦煌之前的敦煌”。
九件国宝,是2007年,为了庆祝河南博物院80周岁生日,各方专家和学者经过科学论证,精心挑选出的。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些宝贝代表了中原人的前世今生。
常来博物院看看
除了涨姿势还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河南博物院,我不知道来过多少趟。院儿里的花花草草都熟悉得不行。
心情好了来这儿,能让你涨姿势;心情不好了来这儿,能让你豁然开朗。
行走在博物院内,看着那些古物,我常做一个想象:那个尊,解了哪位诸侯的口渴?那个鉴,照了哪位美人的衣冠?那把刀,做了哪位将军的武器?
四神云气图
也许,它们被制作后从来就没有发挥过实用价值,就是做陪葬用的,比如那些唐三彩;也许,它们曾经被盗墓份子偷来运去,还让许多人丧命。
它们的年代,通过技术手段可以鉴定;但它们的具体见闻,我辈只能靠猜了。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们的存在,是一个时代的象征,是一个王国的证明。
也就是说河南博物院收藏了我们的过去,影响着我们的现在,昭示着我们的未来。
不论颜值还是实力,河南博物院是可以杀入全国前三强的,现在却只能列为第一阵营,就因为那些年所走的路太过曲折坎坷。
但有很多问题,是国家层面的,是战争层面的,不是某个人所能左右的。
比如说,那个历史书上最“闪亮”的后母戊鼎,为什么不在河南?那一对莲鹤方壶为什么只剩一只在河南?出土于汝州的彩绘鹳鱼石斧,也是国家禁止出境的国宝之一,为什么不在河南?
杜岭方鼎
前几年看成龙主演的《十二生肖》,心想,文物只要在中国,在哪都一样。更何况,很多都存放于国家博物院和故宫博物院。
我之所以这么看,是因为如果要讲边界,那河南博物院根本搞不成。就看看上面九大镇院之宝,只有杜岭方鼎是郑州本地出土的。
如果他们不在地市,存放在省城也好;如果他们不在省城,存放于京城也好;如果他们不在中国,只要不被破坏就好。历史的遗迹,是一次性的,不可修复。
再牛X的权力也留不住,剩下的,只是那些瓶瓶罐罐,刀剑石碑,字画玉石……
我也常带人参观这些“古董”,受国内鉴宝节目影响,他们总会问,这个值多少钱那个值多少钱,包括我父亲。


我说,在古玩城可以谈钱,在书画店也可以谈钱,但在这里,不能谈,它们永远都是无价的。
来参观的小朋友也很多,不停地向家长问各种问题。
有些问题很幼稚,但这是孩子们了解世界的方式;有些问题也让家长为难,因为忙于生计的父母,对文化难免有些疏忽。
我想,将来,我也要多带孩子来看看,看看我们祖先用的器物,看看我们祖先留下的文化遗产……
(图片来源于网络)
作者简介
年轻的老吴,好美文,爱摄影,写小说;出版有以郑州为背景的长篇小说《被雨淋湿的城》等。
在河南,没有任何建筑比得上河南博物院,包括大玉米和二七塔 wbr|豫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