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建水往事:古临安的味道

2019-09-29 08:48阅读:
【原创】建水往事:古临安的味道
建水往事,古临安的味道/嘉禾夫子
许多年来,总有一些味道,让人回味无穷,念念不忘。
今天,收到了来自云南红河的石榴,唤醒了四年前的建水往事。
石榴是红河州的特产,建水出酸石榴,蒙自产的是甜石榴。同在一州,却味道有别。
那年秋天,去云南第一站莫名的就选了建水。建水古称临安,还有一个临安,远在江南。后来,从建水去了哈尼多依树、蒙自,又去了河口,中秋节抵达越南沙坝,最后又回到了建水。
还记得那个秋夜,月光如水,在临安客栈的翰林街上散步,偶然发现路边水果摊的甜石榴,遂带回客栈,坐而剥食。石榴籽颗粒晶莹剔透,汁液饱满清甜,那种凉意可口,在秋燥的季节里滋润心肺,真让人惊艳,从此对蒙自石榴的爱一发不可收拾。建水的美食,这石榴的味道,便是我对建水最深的念想,是从味蕾到灵魂的美好回忆。
其实,世间一切食味,都是好的。咸有咸的好,淡也有淡的好,甜有甜的妙。尝过人间万般味道,皆不入心,亦尽在心中。
【原创】建水往事:古临安的味道
想起建水味道,得先从草芽说起。草芽是此地河塘产的一种水生草本植物,剥去草叶,根茎洁白如玉,形似象牙,亦称象牙菜。当地人用来做汤、炒肉或清炒。后来才知,这看似寻常的草根嫩芽,竟是建水独有。
初与草芽相见,是在一碗早餐的米线里,嫩白的草芽被切成小段,与葱绿的韭菜,三两片肉丝,铺在冒着热气的小锅米线上,食之清新微甜,透着一股淡淡的青草味道,在口腔里回甘盘旋,亲切妥帖,直抵心腹深处。
而外形方正焦黄的烧豆腐,是草芽米线最好的拍档。吃过建水和石屏的烧
豆腐,均以铁盘架于碳火上,盘中放豆腐若干,在炭火上烘烤,偶执长筷翻面,至豆腐外微焦里还嫩时,挟之蘸辣椒末入口,满口豆香带辣,吃一枚烧豆腐,喝一口草芽米线汤,那是绝配,堪称人间快事。
【原创】建水往事:古临安的味道
【原创】建水往事:古临安的味道
【原创】建水往事:古临安的味道
建水豆腐出自城西的大板井,也叫溥搏泉,大板井的水好,用来做的豆腐自然也好。小城里的人习惯每天提桶来打水,回去煮茶做饭。这个习惯打明代洪武年起就沿袭至今,可见这口老井的长寿。板井豆腐坊就在井沿上的老房子里,看样子也有年头了。作坊里,几个“豆腐西施”埋头做豆腐,手脚麻利飞快,转眼就摞起高高的豆腐笼屉,压根没空理会我的探头探脑。
【原创】建水往事:古临安的味道
【原创】建水往事:古临安的味道
【原创】建水往事:古临安的味道
入夜之后,建水的街巷里,会摆出各种烧烤摊来,其中让人侧目的是虫子烤串:用竹签串成一串的竹虫、柴虫等虫虫们,软糯肥白,待耐心慢烤至酥脆,便可嚼之。虫子我敢吃,但是从来是浅尝即可,那玩意儿吃多了,会蛋白质过敏,身上发痒起疹子。
【原创】建水往事:古临安的味道
【原创】建水往事:古临安的味道
【原创】建水往事:古临安的味道
临安路上,有一家木瓜老店,卖的是清凉饮料木瓜水。木瓜水是建水团山村给我的惊喜,在村口的老奶奶家门口喝的,当时日光曝晒,汗流浃背,一碗木瓜水饮后,本已萎靡的精神瞬间为之一振。木瓜水顾名思义,是以木瓜籽揉制沉淀冰镇凝冻而成,加红糖,再加玫瑰花瓣和桂花,饮之清凉甜美,有淡淡的花香,还爽口解燥。建水的天气,白昼燥热夜晚凉快,但凡天热遇见木瓜水,不来一碗,不足以安抚身心。
后来去翰林路上的香满楼,吃了汽锅鸡和烤鱼。汽锅鸡的锅,用的是建水紫陶。据说,唯有用建水紫陶锅,才能炖出一锅味美鲜香的鸡汤来。印象里,似乎昆明一颗印里的汽锅鸡更胜一筹,不知是不是因为那是第一次品尝,好吃而深刻,才在脑子里烙上了最美的印记?
【原创】建水往事:古临安的味道
【原创】建水往事:古临安的味道
【原创】建水往事:古临安的味道
临安路不远的朝阳路上,还有一家临安饭店,据说是《味道》栏目的拍摄点,老店传承古临安菜系,美食荟萃,店里食客拥挤,皆慕名而来。我初到建水时去了一次,后来发现店大人多服务不济,在这里吃饭需要等太久,实在没有存在感。远不如去狭小的老巷子小店里,坐矮凳吃米线,来得安逸自在。
常去的那家,便是翰林路百年老宅里的“古民居小吃”,在朱家花园对面,房子老旧,草芽米线却做的味美,常见两三食客,蹲坐炭火上的烧豆腐前,取筷翻烤豆腐,人手一份小锅米线。小吃店是几个姐妹所开,去的多了,彼此都已熟捻,见面常微笑问候。直到有一次,我刚从外面拍照进来,坐下点菜时,女老板告诉我,她们店要关了,新开的店会在朝阳楼外。
【原创】建水往事:古临安的味道
【原创】建水往事:古临安的味道
【原创】建水往事:古临安的味道
朝阳楼系这座临安古城的东门城楼,是闻名西南的微缩版“天安门”,修建于明洪武22年,如今城楼上常年设有建水历史图片展,登楼即可览古城的百年沧桑。朝阳楼位于进出城的通衢要道,白天周边车水马龙,晚上则是人们跳广场舞纳凉的地方,始终人气很好。古民居小吃搬到这里,生意当会比隐在老巷子里,要好很多,但是,原来的老宅与美食的混搭,安静古朴的氛围,想必是无法复制过来的。
【原创】建水往事:古临安的味道
【原创】建水往事:古临安的味道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这百年老宅小吃说没就没了,换了个新地方,场景不同,或许味道也会不一样了吧。
这应该也是我最后一次去建水了。
人生混沌,道理朴素,所谓新的不去,旧的不来。只是,那旧未必是真旧;那新也不见得真新。
【原创】建水往事:古临安的味道
当建水已成往事,徒忆临安味道。
那一锅草芽米线,一碗木瓜水,一颗石榴,这些感动了许久许久的建水味道,就让它们留在时光模糊的记忆里吧。
有些地方去过,就不会再去了。
有些人走着走着,从此无缘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