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留之际,他对大夫说了这么一句话…

2018-11-15 00:22阅读: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普外科-住院医师 鲁蒙
这是发生在一年前的一个夜班的一件事。
我们常说“这个世界上,除了生死,都是小事”。是的,这话没错,生死是对于每个人最大的事。但是当医生面对临终病人时,我们又觉得生死之间不过是一口气;面对很年轻的临终病人时,我们又宁愿生死能变成一件小事,让告别显得不那么痛苦;而对于始终清醒面对死亡的年轻的临终病人,一切语言都显得很苍白,时间仿佛停滞,世间再无大事小事之分。
小蒋,30岁刚出头,三个月前喜得贵子,正沉浸在初为人父的喜悦中时,却越发感觉疲乏无力,身材消瘦,去体检才发现已经罹患晚期肝癌!这消息像晴天霹雳,让小蒋在痛苦彷徨之余也有轻生念头。但想到刚出生的孩子,他还是选择了走进医院进行诊疗。
小蒋面容蜡黄,巨块型肝癌已经累及了重要的肝内胆管,造成严重的梗阻性黄疸。手术已经没有意义,下一步治疗只能考虑化疗,以解除胆道梗阻为主要目的,缓解全身症状。
小蒋接受了介入PTCD操作,经皮在肝内胆管放置了引流管,将胆汁引入体外,黄疸略有好转。但是,之后小蒋的生命状况却急转直下——先是高热寒战,继而黑便贫血,最后肝内引流管堵了,黄疸再起!一天时间内,小蒋便开始出现感染中毒性休克,继而是难以忍受的剧烈疼痛…
当所有辅助治疗的手段都已用尽,作为医生的我们,感受到了打击病魔的武器库内武器的耗尽,变得束手无策。看着小蒋因为肝衰竭、呼吸衰竭而痛苦呼吸,但却始终清醒,包括家属在内的我们每个人都心如刀割。上呼吸机吗?对临终病人没有意义也造成痛苦。打镇静剂吗?那可能直接导致病人的呼吸抑制继而加快死亡,伦理上似乎很难说得过去。
这时候,小蒋开口了。他艰难地透过储氧面罩,小声地、断断续续地对我们说了这么一句话:“谢谢大夫…”小蒋的母亲和爱人听到这句话,偷偷转过身去,悄悄擦眼泪。而我
们,除了说一些安慰小蒋的毫无说服力的话,还能做些什么呢?此后的很多个夜班,我都能想到此刻的场景——一双黯淡无光、暗黄无比的眼睛望着自己,这眼神中充满着不甘,还有对这个世界、对刚出生孩子的不舍,而我则握着他的手,那手冰凉,再无生机…
小蒋越发呼吸困难,每伴随一次呼吸,都让人担心下一次呼吸会不会突然消失。眼看要“灯尽油枯”,家属把3个月大的儿子抱过来,跟父亲做最后的道别。小蒋的眼角溢出来泪水…我们离开病房,让小蒋和家人做最后的告别。
这场景就像电视剧里的剧情,让我感觉很不真实。但这是现实,让人无可奈何又心如刀割。
当我们对今天生活的苦闷和无聊感到厌烦时,殊不知这是多少人期盼不到的明天;
当我们还在抱怨朋友抱怨家人抱怨一切时,殊不知友情亲情是多少人割舍不下的情感。
健康活着就好。就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