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薛宝钗专程赴京参选妃嫔深藏的明末阴谋

2019-07-01 07:44阅读:
拙作《红楼隐史》已经出版,将会为大家首度揭开明朝灭亡的历史真相。本书16开本,分为上下两册,书中不但对网路上已经发布的旧文作了大量的补充和整理,而且还有不会在网上公开发布的极其重要的《明末党争第五大案-拨乱反正系列》的后半部分和《金瓶梅密码》系列。本书在淘宝天猫、京东、当当网有售,感谢各位朋友的支持!


《红楼梦》中写得清楚:林黛玉入京是因为丧母,所以才在父亲的安排下投奔外祖母家;而薛宝钗入京则是专程为了参选妃嫔而来。朱慈炤这样写是为了影射田秀英和周金莲两人入京的历史。




田秀英是陕西人,而且也是在陕西老家出生的,我在《轻侠田弘遇》中详细揭秘还原了田秀英父亲田弘遇的历史真相,田秀英幼年丧母,所以一直跟在父亲身边,因为田弘遇曾赴扬州短期训练新兵,故而田秀英在扬州生活过,但她在扬州呆的时间很短,还比不上她在天津生活的时间长。尽管田家父女俩在扬州呆的时间不长,但扬州人非常喜欢慷慨侠义的田弘遇和聪慧美丽的田秀英,因此将他们短暂居住过的小巷命名为“田家巷”以纪念田家父女,这条“田家巷”东起东关街,西迄缺口门大街,现是扬州的著名古街。




东林党们总是将田秀英说成是扬州人,这是因为他们想借此将田秀英污蔑为扬州瘦马,不过李清的《三垣笔记》中的一处记载却透露了田秀英并非生于扬州的真相:“田贵妃幼时,父弘遇曾携至扬州,寓予表姑阎姓家。表姑母与予语,妃性寡言,虽酷暑热食,或行烈日中,肌无纤汗,枕席间皆有香气。”田家父女在扬州短
住期间就是借住在李清的表姑阎家,田秀英是随父亲田弘遇公干才去的扬州,而非扬州人。




田秀英跟随父亲先后在扬州和天津短暂呆过,直至田弘遇升调入京作了正三品的都指挥佥事,相当于现在的国安部副部长,国家副部级领导,田秀英这才随父亲最终在北京安定了下来。《红楼梦》中的贾母影射的是朱明老祖宗,丧母的林黛玉由父亲安排赴贾府投亲暗喻的正是自幼丧母的田秀英因父亲职务升调而随父入京履职的经过。




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宝钗入京是专为参选妃嫔而来,朱慈炤特意强调这一点究竟是想提示什么信息呢?




1, 宝钗入京住进贾府图谋嫁给宝玉,其实就是宝钗专程入京参选妃嫔,这两件事其实完全是一件事!宝玉代表的是皇帝的玉玺,贾府就是北京紫禁城,宝钗入京只为进入贾府紫禁城操控玉玺皇权!


2, 周奎一家根本不在京城居住,他们入京完全是东林党专为谋取信王妃而紧急安排的!黄宗羲指使万斯同在《明史》中所写的:“庄烈帝愍皇后周氏,其先苏州人,徙居大兴”完全是东林党的一派胡言。



接下来,就让我来揭示这宝钗戴着“伪造的谶语金锁”直奔京城图谋宝玉的惊人史实。




天启五年十一月,天启皇帝传旨为弟弟信王选婚,见《天启实录》记载: “天启五年十一月十二日丁巳,上谕礼部:朕弟信王年已长成,理宜婚配。尔礼部便出榜晓示京城内外官员军民人家父母,行止端庄、家法整齐女子,年十四至十六,容貌端洁,德性纯美,言动威仪,咸合礼度者,许赴官报名,听候选择,应行事宜尔部开具来看。”




天启皇帝选后是全国海选,所以选出来的一后二妃分别是来自河南、南京和顺天北京,而为信王朱由检选妃则只是顺天府海选,仅限京城附近,天启皇帝特意要求在京城为弟弟选妃,看来他是被张嫣骗婚骗怕了,估计琢磨着在京城天子脚下,东林党再想用瘦马骗婚应该就不容易了,可惜天启皇帝还是想得太简单了。




信王选妃时,田秀英早已是在京居住多年的北京人了,而袁妃虽不是京城内人,却也是土生土长的京城附近人,袁家祖坟就在永安门外铁匠营,所以,正是适龄的她俩自然被列名选妃名单中。




但奇怪的是,信王朱由检选出的正妃周后却不是京城人,也不是京城附近人,而是距京遥远的苏州人!




更为奇怪的是,参考前书讲过的天启皇帝全国海选皇后的记录,从天启元年二月戊申“礼部请选淑女”开始到天启元年四月丁丑选得张嫣为皇后,算上中间还有个闰二月,天启皇帝的全国选美的整个过程一共才花了两个半月。




按理说,信王不过是在京城附近选美,估计一个月都用不了,可实际呢?从天启五年十一月十二日开始选妃,一直持续到天启六年的六月二十一日选妃结束,信王在京城选美花费的时间竟是天启皇帝全国选美时间的三倍!




这极不正常的超长时间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前书已经详细揭密了,周后的父亲周奎本是嘉定人,但因作恶多端而被乡亲赶出嘉定,周奎于是搬到苏州居住,以卖药、算命和给人看门为生。地痞周奎从一开始就打算把漂亮女儿养大了卖个好价钱,所以从小将女儿折骨缠足,如果不是东林党陈仁锡,周后的一生将会以某富人的小妾或是某青楼的妓女结束,但是周金莲的灰暗人生终于在她十三岁那年迎来了转机。




东林党为了操控朝政,除了在朝堂上打击异己外,还暗中培养瘦马美女并通过参选淑女输送入宫,如天启皇帝的皇后张嫣。天启三年,东林党的党中大佬、时任翰林院编修的陈仁锡母丧,陈仁锡于是借回苏州老家为母守孝三年之机,暗中搜罗有良籍身份的美女,聪明漂亮的周后因此被陈仁锡相中并开始用心调教。




从时间上来看,东林党与天启皇帝的关系彻底恶化始于天启五年,所以陈仁锡从天启三年就开始调教的周奎女儿应该原是准备送给天启皇帝的,因为他们的瘦马皇后张嫣不受宠,而且张嫣的生父孙二已经暴露,所以张嫣很有可能会被天启废掉,东林党自然要防患于未然,所以继续输送新的美女给天启皇帝,被天启皇帝废为宫女的后来却又被亲东林党的崇桢皇帝恢复妃位的李成妃应该就是东林党瘦马中的一个。




但是由于天启皇帝朱由校从天启五年开始整肃东林党,而且打击东林党乱政的手段也日渐严酷,意识到天启皇帝已经彻底认清了他们真面目的东林党们于是决定拥立糊涂幼稚的信王朱由检,并利用信王选妃的机会安插瘦马在朱由检身旁,可是东林党并没有在京城培养瘦马,一时拿不出合适人选的东林党只好让礼部将信王选妃一拖再拖。恰值此时,陈仁锡丁忧三年守孝27个月期满【明朝的守孝和历代一样称为丁忧,儒家提娼的守孝名为三年,实际是只守27个月,因为母亲用母乳哺育孩子要27个月】,官复原职,刚刚抵京,于是推荐了已经接受了他两年多调教的已经出师的周后,在这种情况下,东林党们最终决定派16岁的苏州瘦马周后参选信王妃。由于信王选妃只限京城附近女子,要让周后参选信王妃就必须先入京才行,东林党于是一面催促陈仁锡赶快安排周后火速入京,一面极力拖延信王选妃的时间。




虽然天启大力整顿东林党,很多东林党把持的部门都受到了冲击,但负责选淑女的礼部却并未获得天启皇帝和魏忠贤的重视。此时,掌管礼部的礼部尚书不是别人,正是东林党李思诚,也就是前书写过的上疏天启皇帝极力要求册立周奎女儿作信王正妃的江苏李思诚,也是前面提到的《三垣笔记》的作者李清的祖父!深知周后胜选重要性的李思诚积极地配合同党,利用手中权力为东林党瘦马参选信王妃创造条件。




在与同党商量好后,陈仁锡立即着手安排周奎父女迅速从苏州北上,从苏州到京城的行程大致是一个多月的时间,在同党的暗中接应下,周奎父女二人刚刚抵京就迅速办好了户籍登记,从而以京城居民的身份获得了参选信王妃的名额。从东林党京城派人去苏州接周奎父女到北京的往返时间,再算上办理假户籍的各种手续的时间,估计需要四个月左右的时间,也就是说周奎父女抵京应该在四月间。在周后顺利获得参选信王妃的资格后,礼部为信王朱由检选妃的工作才正式开始。




就在东林党完全安排好周后参选信王妃的所有事宜之后,没过几天,五月初六,京师最大的火药制造工厂——王恭厂被人为点火引爆,天启皇帝唯一的儿子——仅仅七个月大的朱慈炅因此夭折,信王朱由检成为皇位第一继承人。(更多秘密详见前书的《拨乱返正系列》以及后文《周后伪造出身的骗局背后的惊天阴谋》的深入解密)。




陈仁锡等东林党人阴谋制造王恭厂大爆炸,既除去了不利于他们的忠于天启皇帝路线的继承人朱慈炅,还又污蔑天启皇帝因为对东林党严苛而遭到天谴,从而误导舆论,左右民意;除了前书详解的这两点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目的就是借王恭厂大爆炸转移魏忠贤等阉党对信王选妃的关注,从而使得东林党的选妃作弊能够顺利进行。




在王恭厂大爆炸仅仅十一天之后,五月十八,经过几轮筛选,礼部终于确定了入选信王妃半决赛的京城女子名单,并上报天启皇帝,一个月后,又通过刘姥姥刘昭妃的连番作弊,才貌逊色的苏州瘦马周后以名列第三的劣势离奇胜选,见《天启实录》:“天启六年五月十八日,庚申,命信王选婚礼,部报五城两县女子七十七名。”“六月二十一日壬辰,以信王婚礼,命诸王馆选择女子。选中大与县民周奎女,年十六岁,三月二十八日子时生。”(更多信王选妃的内幕详情请见前书)


而周奎是在女儿正式嫁入信王府的天启七年二月以后,在获知信王被周后迷得下不了床以后,在确定阉党并未发现选妃问题以后,在生米真正做成熟饭以后,才最终敢将家人正式迁入京城!见《苏州府志》卷149载:“周奎,本吴人,起家算命,以女入信邸,遂徙京师。”




在东林党的捣鬼下,本来一个月都用不了的京城选妃愣是被拖了半年多,礼部直到王恭厂大爆炸后才拿出了参加复试的淑女名单,礼部尚书李思诚如此拖延信王选妃的时间,完全是为了等待从苏州赶赴京城的直奔皇权玉玺而来的东林党瘦马周后——《红楼梦》里一定要有玉才能配的专程赴京参选妃嫔的薛宝钗!




天启六年十二月,礼部尚书并被加太子太保的李思诚因为涉嫌受贿而被天启皇帝罢免,《大明熹宗实录卷之七十九》:“削礼部尚书李思诚、吏部主事于志舒,籍为民,追夺诰命。先是吏部缺,江北司官推户部管太仓主事于志舒,已得旨点用,既而东厂太监魏忠贤缉获王家栋,供称为志舒行贿思诚营升吏部。”可惜晚矣,大错已经铸成。




李思诚谪归后,不满足于只居住于他在江苏泰州兴化的长安桥南、长安街西的气派宏伟的光是门楼就比两层楼还高的“尚书府”,于是在兴化海子池西南又另建起了一座大型别墅园林——枣园,园中构筑杏花楼、水明楼、土窟楼、补亭、淡宁斋,是当地的一大名胜。后邑人李恢作《闻昔行》中写的“吾邑名园列海池,画舫烧灯宵达昼”描述的即是枣园的胜景繁华。李思诚以“枣”命名自己的心爱园林,是为了向世人夸耀他就像“枣红干直且多刺”一样刚正不阿。除了枣园,李思诚还又建了“漪园”,但不如枣园,“漪园”后被售予吴氏,清咸丰《重修兴华县志》中写作“猗园”。




前书的《崇祯皇后被偷梁换柱的历史真相》解密过,东林党们始终是千方百计地隐藏田秀英和袁妃参选信王妃的事实。东林党这么做无非就是怕暴露了周后入选信王妃的荒唐,落选的田秀英和袁妃都是符合信王选妃要求的京城人,而最终胜选的周后竟然完全不具备参选资格!




因为东林党的捣鬼,使得本应只在京城女子中选出的信王正妃竟是根本毫无参选资格的假冒京城女子的苏州瘦马,更可怕的是这个苏州瘦马还是东林党大佬陈仁锡亲手调教多年而成!朱由检的人生从此被东林党的苏州瘦马带上了错误的亡国歧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