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皇后的上位真相——揭秘“吃一个老母猪不抬头”的明末宫廷秘史

2019-08-29 08:34阅读:
拙作《红楼隐史》已经出版,将会为大家首度揭开明朝灭亡的历史真相。本书16开本,分为上下两册,书中不但对网路上已经发布的旧文作了大量的补充和整理,而且还有不会在网上公开发布的极其重要的《明末党争第五大案-拨乱反正系列》的后半部分和《金瓶梅密码》系列。本书在淘宝天猫、京东、当当网有售,感谢各位朋友的支持!


刘姥姥二进贾府因为受到贾母的接见而获得了热情的招待,不但得了许多的银子和衣物,还吃上了贾府的玉盘珍馐,乡野贫寒人家出身的刘姥姥哪里见过这么多珍肴异馔,于是美美地大快朵颐,结果吃的肚胀拉稀,酒喝足、饭吃撑了要上茅房的刘姥姥因此糊里糊涂地居然摸进了宝玉的房间,还直接睡到了宝玉的床上,只将宝玉的屋子熏得满是“酒屁臭气”。

前书解密过,刘姥姥也是双重隐喻,从明清之争这一层面上来讲,刘姥姥在贾府的饕餮暴食和大获财物借喻的是后金满清对中原汉室的入塞抢掠,但其实在影射朱明内争这一层面,还有更为深入的隐喻,被朱慈炤大书特书的黛玉讥讽刘姥姥进贾府暴食狂嚼一事其实完全是化自明末的一件宫廷奇事。

谁能想得到:乡野刘姥姥进入大明后宫狂吃海喝、拉稀放屁的这一情节竟是朱慈炤取自于明末宫廷真事呢?

接下来就让我为大家揭开这被东林党们极力遮掩的刘姥姥丢人现眼的大明宫廷秘事。


前书的《薛宝钗和刘姥姥的年龄密码》中解密过:刘姥姥也是薛宝钗,在贾府的热情招待中是粗鲁不堪、丑态百出的刘姥姥其实也就是薛宝钗,这桩丑事就是刘昭妃和周后在信王选妃中做出来的。

从信王选妃的史书记载来看:“周后名在第三”,“田袁二妃同选”,“懿安后疑后弱小,将及其次,(刘)昭妃力赞之,因册为信王妃”,“(周后)少颀颀之美,张皇后钦迟之意见于色端。(刘)昭妃曰:今信王殿下,睿质方冲,黄花女得婚姻配合,自然长大,合得配信王。赞襄之下,乾
坤因而定位矣。”

信王妃的最终选择权掌握在天启皇后张嫣手中,刘昭妃坚持让张嫣选周奎女儿为信王正妃,可张嫣看到周奎女儿实在是差距太过悬殊,但又不好给七十岁的刘昭妃没脸,于是迟迟不作决定。


前书详解过,明朝选后妃首先看长相,《明稗类钞》中记载了这么一件事:“成化中,命妇入朝,尚书施纯妻甚端丽,皇太后谛视久之,顾左右曰:‘选妃时,何不及此人’?”周皇太后看到臣子施纯的妻子十分漂亮不由得不满,说这么美貌的女子,为成化皇帝选妃时怎么没被选入宫?皇太后如此说就是因为明朝海选后妃,美貌实乃第一要素,所以选后妃才会被民间俗称为“选美”。


其次是才华,要“试以书算诗画诸艺,得三人为最上选。”

最后是家世,明朝选后妃名义上是从平民中挑选,但要选的毕竟是母仪天下的皇后,至少也是能上得厅堂的妃嫔,家世好意味着接受过良好的家教,所以也是被着重考虑的一个重要因素,比如明英宗看上了正六品百户史宣的女儿,可是张太皇太后却为他选定了出身更高的正三品都指挥佥事钱贵的女儿做皇后。

明朝唯有明宣宗的胡皇后情况特殊,因为她的姐姐胡善围是宫中的重要女官,因此通过钦天监吹嘘的肉眼不可见的“不凡星气”而成为太子妃,详情请看前文《明朝四大宠妃之隐情内幕——明宣宗的孙贵妃》中的解密。

下面列出的是明朝真正从民间女子中海选出的历任皇后出身的汇总情况:

明英宗的钱皇后,父亲钱贵是都指挥佥事,正三品;
明代宗的汪皇后,爷爷汪泉是锦衣卫指挥使,正三品;
明宪宗的吴皇后(嫡后,即选后决赛第一名),父亲吴俊是锦衣卫指挥使,正三品;
明宪宗的王皇后(继后,即选后决赛第二名),爷爷王寿是锦衣卫千户,正五品;
明孝宗的张皇后,父亲张峦是国子监的太学生;
明武宗的夏皇后,父亲夏儒是乡绅;
明世宗的陈皇后(嫡后,即选后决赛第一名),父亲陈万言是秀才;
明世宗的张皇后(继后,即选后决赛第二名),乡野村姑出身,其父记载不详;
明世宗的方皇后,本是“九嫔”之一,因张皇后被废,后位不能空置,方嫔因其姓氏吉利而被迷信的嘉靖立为皇后,详情请见前文《明朝宠妃的可怕结局》中的揭秘,父亲方泰的出身记载不详,但应该不高,否则应有记载;
明穆宗的李皇后,父亲李铭是锦衣卫百户,正六品;
明神宗的王皇后,父亲王伟是工部所属的文思院副使,从九品;
明光宗的郭皇后,父亲郭维城的出身记载不详;
明熹宗的张皇后,假父张国纪是秀才。


由此可见,明朝从民间选出来的皇后大多是锦衣卫高阶武官家的官小姐,少数的也都是出身有功名并享有国家津贴的太学生、秀才和乡绅这些士大夫阶层的,这是因为贫寒家庭的女儿是无法获得良好的文化教育的,家教完全没有保障,举止气度也相对逊色,在后妃的选拔中自然处于劣势。

在明朝历届的民间选妃中数成化皇帝的吴皇后和崇祯皇帝的田贵妃两人最为有才,十六岁的吴皇后因为“聪明知书,巧能鼓琴”而被明英宗临终前钦点为朱见深的太子妃,而年仅十三岁的田秀英更是琴、棋、书、画、骑马、射箭、蹴鞠、刺绣无一不精,实为几千年历史中的佼佼者,而这在一定程度上都要归功于两人的正三品的家庭出身,因为寻常百姓家是根本没有财力如此培养女儿的。

如果选后决赛中的三人的才貌和出身实在难分上下,那么就会选个看上去有贵气或是有福像的,比如说赵选侍为了能让张嫣胜选找的借口就是张嫣“肥硕有福”,于是张嫣最终是靠着貌似福像而成为天启皇帝的皇后的。

可不幸的是,到了周奎的女儿参选信王妃,东林党要面对的对手是才貌盖世的绝代天骄田秀英,身有天香就不说了,这才貌也差的不是一点点,《旧京遗事》载“中宫周娘娘质厚少文”,翻译过来就是说周奎女儿敦厚少文化,没想到经过了东林党大佬的三年调教的周氏文化水平不怎么样,却能把崇祯迷得下不了她的床,还能成功的害死田妃母子四人,可见陈仁锡这三年精心调教的重点是什么。


才貌逊色的周奎的女儿往田秀英身边一站,那就是乌鸦与凤凰的差距,福气贵气就更是没的比了,周后是街头算命骗子家里养出来的从小就折骨缠足准备卖给富人或是妓院的瘦马,轻浮猥琐;而田秀英却是朝廷正三品都指挥佥事家唯一的千金小姐,精通骑马射箭琴棋书画刺绣蹴鞠不说,还是嫡出的,虽然比周奎女儿岁数小,却是优雅娴静、尊贵大气,所以刘昭妃坚持要张嫣一定要将周奎女儿特拔为信王妃,却始终找不出一个好借口说服张嫣,因为就是她也说不出周奎女儿究竟好在何处,她再作弊也只敢把周氏作为最后一名强塞入选妃决赛。

刘昭妃要求张嫣将排名最后的周奎女儿攫升为信王朱由检的正妃,张嫣看不上处处都逊色太多的周氏,可又不好给年老的刘昭妃没脸,怎么办呢?看《明史》记载:“懿安后疑(周)后弱小,将及其次,昭妃力赞之曰:‘今虽弱,后必长大。’因册为信王妃。”张嫣委婉地说周氏“弱小”,不合适作正妃,但刘昭妃却不肯罢休地极力称赞周奎女儿必会长大,张嫣因此才改变初衷,将最是不如人的周奎女儿提拔为信王正妃。

前书说过,刘昭妃并不懂看相算命,她如何确定已经十六岁的周氏必会长大?既然周氏能长,各方面都远胜周氏的田秀英和袁氏岂不是要长得更好?“性骨鲠”的一向主意硬的张嫣怎会被刘昭妃如此荒谬的言辞说动呢?

其实,这其中还另有东林党不能示人的隐情,那么真实的经过究竟是怎样的呢?

周奎的女儿容貌不行、才华不行、出身又差,还长得刻薄猥琐,看不出丝毫的贵气和福气,刘昭妃大费口舌,却始终说不出周奎女儿好在哪里,自然也就无法说动张嫣,这可怎么办呢?张嫣的身边都是魏忠贤和客氏安排的眼线,到底该怎样示意才能让张嫣知道周奎女儿也同她俩一样都是东林党的瘦马呢?这可真是世界难题,那么绞尽脑汁的刘昭妃刘姥姥到底找了个什么理由呢?又是为何东林党们要将这个刘姥姥好不容易才找出的让周奎女儿胜选的理由隐而不提呢?

《苏州府志》卷一百四十九给出了答案:“帝先封信王,求淑女,(周)后名在册内,后自问不中,选赐宴饱餐,太后(即“掌太后印”的刘昭妃)垂帘谛视曰:‘此女能食皇家之禄,真吾妇也。’遂立之。”

翻译:崇祯帝原封信王,为他选淑女时,周后进入了决赛名册中。周后自知自己绝无可能被选中,因此在赐宴中大饱朵颐,刘太妃看着饕餮大吃的周后对皇后张嫣说:“这个特别能吃的女子能吃皇家的饭,她真的是我的人啊!”天启的皇后张嫣因此将周奎女儿立为信王正妃。

原来,周奎的女儿最终胜选信王妃竟是靠狂吃海塞的难看吃相!

古时女子最重仪容举止,可是经过东林党大佬陈仁锡日夜调教的周后为何会在选妃决赛这样的极其重要的场合中丝毫不顾及脸面呢?

这是因为:抱着必胜信心的周后在进入选妃决赛后,直接崩溃了!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原来,实在是因为田秀英太优秀了!


周后原以为她会顺利地赢取决赛,因为这半年来在东林党的安排下,她一路违规却始终是一往无阻,不断的作弊成功给了她无比的信心,直至她与田秀英站在了一起,她才知道什么叫天地之差!田秀英就是那高不可及的天,她连袁氏都比不过,又怎么可能胜得过这神仙似的田秀英呢?

这不可逾越的差距直接将周后给打击蔫了,现实差距实在太大,以至于雄心万丈的周后瞬间就被打击得信心无存,再看看天启皇后张嫣在刘昭妃的不断力劝下依然迟迟不肯提拔她,绝望的周后彻底崩溃了!她要能胜选,那主持选妃的一定是眼瞎了!

可是周后万万没想到的是:她竟然还是胜出了,因为主持选妃的刘昭妃和张嫣的心早已瞎了!

前书的《崇祯皇后被偷梁换柱的历史真相》已经详细揭秘过了,信王朱由检选妃决赛中田秀英名列第一,明朝藩王选妃决赛只有第一名才能入选,但由于信王的极其特殊的身份,导致天启皇帝给弟弟安排的是“一后二妃”的皇储待遇,但其他人包括周奎女儿并不知情,她以为信王选妃会像其他的藩王选妃一样只选一名女子,其他落选女子都会被打发回家。

深感无法与神仙似的田秀英相比,信心彻底崩溃的周氏于是自暴自弃,琢磨着好不容易进次皇宫,以后能吃宫廷御膳的机会肯定是不会再有了,绝不能放过了,所以也就不再装淑女了,直接原形毕露地大吃特吃起来。


周氏吃相如此凶猛,令田秀英和袁氏无从下筯,看到所有人,包括监视张嫣的宦官和宫女们,也都被周后粗野狂放的吃相吸引住了,这令刘昭妃有了主意,于是对张嫣说“此女能食皇家之禄,真吾妇也。”这前半句是虚,后半句着重强调的“真吾妇也”才是实,刘昭妃明明白白地告诉张嫣:“周氏真的是我的人!”

没有人注意到刘昭妃的奇怪话语和她对张嫣的眼神示意,因为他们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周氏的吓人的吃相和惊人的饭量上,张嫣这才明白:原来这上不了台面的周奎女儿竟同她俩一样都是东林党调教出来的瘦马,怪不得刘昭妃一定要选周氏作正妃,那还犹豫什么?东林党的利益就是她的利益,她必须选周奎女儿!

就这样,中国几千年历史上出现了唯一的一个因为吃相难看而成功胜选的皇后——大明亡国之君崇祯的周皇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