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玉讥讽刘姥姥母蝗虫背后的明史秘密

2019-09-17 07:55阅读:
拙作《红楼隐史》已经出版,将会为大家首度揭开明朝灭亡的历史真相。本书16开本,分为上下两册,书中不但对网路上已经发布的旧文作了大量的补充和整理,而且还有不会在网上公开发布的极其重要的《明末党争第五大案-拨乱反正系列》的后半部分和《金瓶梅密码》系列。本书在淘宝天猫、京东、当当网有售,感谢各位朋友的支持!

前文说过,因为深感无法与神仙似的田秀英相比,信心彻底崩溃的周氏于是自暴自弃,琢磨着好不容易进次皇宫,以后能吃宫廷御膳的机会肯定是不会再有了,绝不能放过了,所以也就不再装淑女了,直接原形毕露地大吃特吃起来。


周氏吃相如此凶猛,令田秀英和袁氏无从下筯,看到所有人,包括监视张嫣的宦官和宫女们,也都被周后粗野狂放的吃相吸引住了,这令刘昭妃有了主意,于是对张嫣说“此女能食皇家之禄,真吾妇也。”这前半句是虚,后半句着重强调的“真吾妇也”才是实,刘昭妃明明白白地告诉张嫣:“这周氏真的是我的人!”

没有人注意到刘昭妃的奇怪话语和她对张嫣的眼神示意,因为他们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周氏的吓人的吃相和惊人的饭量上,张嫣这才明白:原来这上不了台面的周奎女儿竟同她俩一样都是东林党调教出来的瘦马,怪不得刘昭妃一定要选周氏作正妃,那还犹豫什么?东林党的利益就是她的利益,她必须选周奎女儿!

就这样,中国几千年历史上出现了唯一的一个因为吃相难看而成功胜选的皇后——大明亡国之君崇祯的周皇后!

东林党宣称周奎女儿胜选是因为长相好,“当(周)后选入宫,名在第三,懿安见其丰容端丽,特拔之为信王妃。”但这完全是骗人的鬼话,只能骗骗不明真相的人,却骗不过熟悉了解周奎父女的苏州人,真要“丰容端丽”还能排在最后一名?所有正史和野史都一致夸赞田秀英美貌无双,说周后艳冠群芳那不是鬼扯么,骗骗外人还行,想骗熟人,谁信
啊?这就是为何是《苏州府志》中记下了周后胜选的真实原因,还是父老乡亲、邻里邻居的才最了解底细啊!

就如同张嫣一样,前书解密过,张嫣当上皇后以后,立刻执行东林党的命令想要除掉客氏,客氏幸运地逃过一死,在获知张嫣的出身有问题后,客氏于是打算派人去河南调查张嫣的真实来历,这一下可把张嫣吓了个魂飞魄散,东林党们于是辗转托关系走了客氏母亲的门路,才阻止了客氏的行动,但张嫣因此再也不敢打客氏的主意了,一直忍到崇祯登基才敢发作,可见出身有问题的人最怕的就是知根知底的家乡人民。

丑态毕露的粗野吃相竟能成为胜选的借口,这同夸奖周氏当众打嗝、放屁有何区别?也就怪不得东林党们羞于记录这个刘昭妃绞尽脑汁才想出来的令张嫣恍然大悟的奇葩借口了。

朱慈炤因此将第四十一回的回目定为《怡红院劫遇母蝗虫》,并在第四十二回里“潇湘子雅谬补余香”,让黛玉指明刘姥姥就是“母蝗虫”——朱慈炤的像蝗虫一般的嫡母周皇后,朱慈炤在此处依然是使用了他一贯的“骂谁谁知道,骂谁谁就跳”的朱慈炤定律,安排宝钗出面夸赞黛玉形容得形象贴切:“更有颦儿这促狭嘴,他用‘春秋’的法子,将市俗的粗话,撮其要,删其繁,再加润色比方出来,一句是一句。【蒙侧:触目惊心,请自思量。】这‘母蝗虫’三字,把昨儿那些形景都现出来了。

其后朱慈炤又进一步渲染出众人对“母蝗虫”的鄙夷和耻笑:“黛玉忙拉他笑道:“我且问你,还是单画这园子呢,还是连我们众人都画在上头呢?”惜春道:“原说只画这园子的,昨儿老太太又说,单画了园子成个房样子了,叫连人都画上,就象‘行乐’似的才好。我又不会这工细楼台,又不会画人物,又不好驳回,正为这个为难呢。”黛玉道:“人物还容易,你草虫上不能。”李纨道:“你又说不通的话了,这个上头那里又用的着草虫?或者翎毛倒要点缀一两样。”黛玉笑道:“别的草虫不画罢了,昨儿‘母蝗虫’不画上,岂不缺了典!”众人听了,又都笑起来。黛玉一面笑的两手捧着胸口,一面说道:“你快画罢,我连题跋都有了,起个名字,就叫作《携蝗大嚼图》。”【蒙侧:愈出愈奇。】众人听了,越发哄然大笑,前仰后合。只听“咕咚”一声响,不知什么倒了,急忙看时,原来是湘云伏在椅子背儿上,那椅子原不曾放稳,被他全身伏着背子大笑,他又不提防,两下里错了劲,向东一歪,连人带椅都歪倒了,幸有板壁挡住,不曾落地。众人一见,越发笑个不住。

脂砚斋连连加注朱批,提醒看书人一定注意这“母蝗虫”的形象比喻,为什么呢?

“母蝗虫”即“母皇虫”,周奎的女儿成为了崇祯的皇后,也就是朱慈炤名义上的母后,朱慈炤正是用“母皇虫”来深刻揭示周皇后的被东林党层层掩盖下的见不得人的蝗虫本质,终于将朱明这“赤心木”给彻底蛀空了。

中国历朝历代的皇室选美女,除了才貌外,最看重的就是女子的德行和仪态了,明朝也不例外,这在《天启实录》中记载的清清楚楚:“天启五年十一月十二日丁巳,上谕礼部:朕弟信王年已长成,理宜婚配。尔礼部便出榜晓示京城内外官员军民人家父母,行止端庄、家法整齐女子,年十四至十六,容貌端洁,德性纯美,言动威仪,咸合礼度者,许赴官报名,听候选择,应行事宜尔部开具来看。

天启皇帝要给爱弟信王朱由检找一个不但长相姣好,而且也要行止端庄、家法整齐、德性纯美、言动威仪、咸合礼度的京城女子,可是万万没想到,在东林党的阴谋设计下,信王朱由检的正妃不仅不是京城人,还是一个行止粗鄙、才貌逊色、轻浮猥琐、家族败坏的不良之妇!

谁人能想到,周奎女儿的丢人丑态居然被刘昭妃拿出来当作是周后胜过田秀英之处,可见周后到底是个什么下三滥的货色!而这样一个粗鄙不堪、吃相难看的东林党瘦马不但睡到了贾府宝玉——朱明皇权的龙榻之上,还将朱明朝堂搞得满是“酒屁臭气”,最后更是将煌煌大明给生生吃垮了!

再看第四十回里刘姥姥的食量宣言,“贾母这边说声‘请’,刘姥姥便站起身来,高声说道:‘老刘,老刘,食量大似牛,吃一个老母猪不抬头。’自己却鼓着腮不语。”存在了近三百年的大明这只“朱”终于被中国历史上首个靠吃相难看胜选的东林党瘦马周后给吃垮了!

刘姥姥这次进贾府获得了王夫人一百两银子的大方馈赠,这是暗示秦可卿托梦的百年家业——明朝的百年家业被王夫人送予了刘姥姥,王熙凤送给刘姥姥的八两银子则是隐喻,这是说当了八年皇帝的任用阉党的天启最终葬送于刘姥姥之手,这一百零八两指的正是自1521年明孝宗这一脉断绝后,嘉靖皇帝这一支入京继承了正统到1628年崇祯因为受周后蛊惑而铲除阉党否定天启皇帝的这108年!(更多解密详见前书《破解《红楼梦》中的“定鼎百年”和“时宪书”之谜》)

从万历皇帝的商家嫁不出去的超龄老庶女刘昭妃,再到天启皇帝的强盗死刑犯家的改名换姓假称是秀才张国纪女儿的张嫣皇后,最后是崇祯皇帝的周皇后,东林党的瘦马人选是出身越来越不堪、品行越来越低劣。

正因为田秀英的才貌胜过周后太多,所以自惭形秽的周后才会想方设法地除掉田秀英,《红楼梦》中王夫人喜欢貌不出众的袭人麝月,“宝玉房里常见我的只有袭人麝月,这两个笨笨的倒好。”最恨的是晴雯,“我一生最嫌这样人”,晴雯死后,连尸体也要彻底焚毁,为什么呢?袭人解释了王夫人深恨晴雯的原因,“太太只嫌他生的太好了”。朱慈炤这样写正是为了借此揭露周后对田秀英的无双才貌的入骨嫉恨。

明朝的开国皇帝朱元璋严令禁止良贱通婚,严防死守大臣乱内,“凡天子及亲王、后、妃、宫人等,必须选择良家子女,以礼聘娶,不拘处所;勿受大臣进送,恐有奸计。但是娼妓不许狎近。”奈何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朱元璋万万想不到的是:他的大明王朝最后偏偏还就是葬送于被大臣们亲手调教并输送后宫的瘦马们之手!


写到这里,我想以下面的一副对联来形容东林党做下的明末荒唐事:

上联是
“狐也成、狗也行,惟他东林说了算”;

下联是
“理不成、法不行,任你神仙也枉然”;

横批是
“妖孽乱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