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第一奇才与朱三太子的伤心事

2020-05-10 22:35阅读:
【“凡野史俱可毁,独此书不可毁”,《红楼梦》实为假小说之形的正史,《红楼隐史》上下两册,天猫、淘宝、当当、京东等均有售,全本已上线喜马拉雅听书,将为大家首度揭开明朝灭亡的历史真相。】

明末不乏能人才士,但要能称得上第一奇才,却不是仅仅精通一两门学科就可以的,那么我所说的明末第一奇才究竟是谁呢?
方以智(1611年-1671年11月9日),字密之,号曼公,又号鹿起,别号龙眠愚者,明末清初著名的唯物主义思想家和杰出的科学家、文学家,明末四公子之一,但他的名气远不如与冒襄、侯方域、陈贞慧三人,尤其比不上因与秦淮八艳的陈圆圆、李香君和董小宛风流而名扬天下的侯方域和冒襄,但如果说到真才实学和德行节操,方以智却远远胜过其他三人。
方以智,出生于桐城士族、治学世家,曾祖父方学渐、祖父方大镇、外祖父吴应宾和父亲方孔炤都是学问渊博、著述宏富。方以智生来聪慧异常,凭着过人的天份和深厚的家学渊源,再加上为他传道授业的老师也都是当时的著名学者,如经史名家白瑜,易学大师王宣和杰出名医傅海峰等,这让方以智年纪轻轻就以学识渊博而名闻天下,而他在哲学和科学两方面所取得的巨大成就尤为世人所赞叹,方以智精通天文、舆地、礼乐、律数、声学、文字、书画、医药、技勇等,著作宏富,但因其著作大多在清廷禁毁之列,所以流传下来的仅有《通雅》五十二卷、《物理小识》十二卷、《药地炮庄》九卷和多种医学著作等少量著述,这其中最为著名的是《物理小识》,内容分天、历、风雷雨旸、地、占候、人身、医药、饮食、衣服、金石、器用、草木、鸟、兽、鬼神、方术、异事等17
类,是一部涉及光学、电学、磁学、声学、力学诸多自然科学方面的百科全书,书中关于光学实验的记载,比欧洲还要早,《四库全书总目》称其“考证奥博,明代罕与伦比”。
方家与东林党渊源深厚,曾祖父方学渐曾著有记录赴东林讲学的《东游记》,祖父方大镇、外祖父吴应宾和父亲方孔炤都是东林党人。其父方孔炤,任湖广巡抚时,因贻误军机而被杨嗣昌弹劾下狱,方以智于是怀揣血疏为父讼冤,终于使得父亲被从轻处理,遣戍绍兴。崇祯十三年(1640年),三十岁的方以智中进士,官授翰林院检讨。崇祯皇帝不仅肯定了方以智的才识,更加欣赏方以智的孝行,有一次,崇祯皇帝下朝后连呼“求忠臣必于孝子”,说有一个为他经筵进讲的官员的父亲在河南做巡抚,因罪问斩,可那个讲官居然无动于衷,不但照样薰衣,而且服饰、神情、举止一如平常,这样不孝之人怎么可能是忠臣呢?并说,方以智因为父亲下狱,日日持血书哭泣申诉,同样也是做儿子,怎么就能差这么多呢?崇祯皇帝最后说:要得忠臣,就一定要从孝子中来找。(《清史稿。列传二百八十七。方以智传》)

方以智以根红苗正和学识过人而在党内享有崇高的声誉,但后来却因为他作藩王讲师一事而与东林党同仁结怨,并被实施政治打压,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崇祯十六年十月,李自成破潼关,孙传庭被杀,形势危急之下,时任工部尚书的范景文上疏向崇祯皇帝推荐方以智应对危局,崇祯于是召对德政殿,方以智的回答切中要害,崇祯听后抚案叫好,对方以智的应对策略激赏不已。方以智是东林党大佬范景文举荐的,他的才识和韬略也获得了崇祯皇帝的抚案肯定,而且尤为难得的是:方以智虽是东林党,却倾心于作学问,并不热衷党争。崇祯十二年,陈贞慧与吴应箕共同起草驱逐阮大铖的宣言《留都防乱公揭》,公揭以东林创始人顾宪成之孙顾杲以及黄宗羲为首署名,共计一百四十人,其中也有陈慧贞、侯方域、冒襄三人,尽管方以智这年春天回桐城,秋后重来南京应试,但唯独他没有参与联署。
因此,方以智无论是才学、品性、还是提出的应敌策略,都是崇祯皇帝非常赞赏的,可是万万没想到,方以智最后竟是因为忤逆了执政者而被崇祯皇帝弃用,《清史稿》载:“以智,崇祯庚辰进士,授检讨。会李自成破潼关,范景文疏荐以智,召对德政殿,语中机要,上抚几称善。以忤执政意,不果用。”记载清楚地说明方以智所忤逆的执政者竟然不是崇祯皇帝!
可问题是:大明王朝的执政者不是崇祯皇帝,那还能有谁?难道是权臣?
明末能够左右崇祯皇帝意志的权臣也就只有周延儒了,崇祯还曾在新年时当着群臣的面向周延儒一揖说:“朕以天下听先生”,周延儒是崇祯执政十七年来最相信和最倚重的阁臣,那么阻挠崇祯重用方以智的会是周延儒么?
这就要看看崇祯十六年底的情况了,前书已经详细介绍过周延儒的起起落落,崇祯自崇祯十四年开始独重首辅周延儒,但这一情况在崇祯十六年五月发生了变化,锦衣卫骆养性和东厂太监因为宿怨揭发周延儒消极怠战、谎报战功之罪,周延儒因此不久被免官还乡,七月,崇祯皇帝获知周延儒牵涉吴昌时通内案后勃然大怒,命令将周延儒捉拿查办,几个月后的崇祯十六年十二月,周延儒被勒令自尽,并被抄家,所以在崇祯十六年底阻挠崇祯重用方以智的绝不会是已经被免官法办的周延儒。
但是崇祯十六年十月时的首辅陈演是没有这么大的影响力的,那么还能有谁呢?
这就要提到一个我在前书中已经提过多次的名字——杨士聪。杨士聪在崇祯十六年底开始对方以智极尽攻击诋毁之能,而对于此中原因,杨士聪声称他是因为不能容忍方以智破坏成规,按旧例,作藩王讲师满了三年便要调升参议,可方以智居然要破坏规矩,谋求继续留任藩王讲师。(杨士聪的《甲申核真略》)杨士聪的自陈暴露了他们打压方以智的真正原因:原来,方以智之所以忤逆了这位不可公布姓名的执政者,仅仅是因为他要坚持留任作藩王讲师一事。

藩王不是太子,做太子的老师政治前途一片光明;但作藩王的老师,除非这个藩王有嘉靖皇帝的运气,否则都是白付心血,属于失败的政治投资,聪明如杨士聪等人就绝不会做这种亏本买卖,他们只热衷于做太子的老师。而老实人方以智虽然才学过人,但却愿意作别人不愿意作的藩王老师,而且还要寻求留任,在杨士聪这些聪明人看来根本就是愚蠢,为何还要对方以智疯狂弹劾打压呢?竟逼的崇祯皇帝不得不弃用方以智,这究竟是怎样一回事呢?
皇三子定王朱慈炯于崇祯十五年出阁学习,学识渊博的方以智被选担任讲师,另外指定刘明翰负责仿书。仿书,即临摹写字。书房之中,按照主次,方以智坐东面,刘明翰坐西面,定王坐中间。方以智是个真正做学问的大家,治学严格的他为了不负皇恩,训导颇力,可是定王却是个不爱学习的纨绔子弟,虽然已经十岁了,却根本不好好上课,方以智给他认真讲课,他却根本不理会,方以智无奈训导他几句,定王也是敷衍地依上一两声,而后更是不顾规矩地向刘明翰大呼:“刘先生来教书!”要将方以智赶走,身边的宦官劝说:“方老师是你父皇定的,这是礼节,不可更改。”定王只好放弃赶走方以智的想法,但又提出不想听讲书,要临摹写字。方以智只好离开,等到定王临摹完字,刘明翰出来后,方以智又过来想继续接着教,定王却说刚才已经读过书了,并合上书背诵,按照规定,皇子只有将书本读熟,才能让讲师离开,定王于是说“方先生可以先走了,我现在要跟着刘先生临摹字了。”方以智只好退到书房外等候。
定王对教学简单、态度恭顺的刘明翰十分满意,对刘明翰说:“刘先生如此的温和恭顺,你的儿孙以后可以做状元。”而后又将书案上两个各重三十两的实金狮书镇和两把玉尺赏给刘明翰,两个实金狮子不考虑宫廷工艺的艺术价值,仅算份量六十两,明末的金子很值钱,金银比价超过了1:10,崇祯就曾经对阁臣们说过“外间金子踊贵”,但为了简单,我就粗略换算,六十两金子至少值六百两银子,再加上两把价值不菲的皇家玉尺,定王这随手一赏,至少是明末中级官员三四十年的官俸总和,果然是周后的儿子,,崇祯穷的将金银器具都卖了充军饷,甚至就连自己的衣服都打了补丁要省着穿,可定王呢?随便赏赏人都是大手笔。定王出手大方,但第一天上课就收这么大的礼,心里没底的刘明翰不敢要。自此后,定王每次都要赐给刘明翰宫宴,看到刘明翰没有马镫,立刻要把自己的马镫赐给刘明翰,因为刻有龙纹,刘明翰一介臣子不能用,定王于是又命给刘明翰特制方马蹬赐之,碰到天冷又赏给刘明翰八宝金暖手。
定王对恭顺听话的刘明翰恩宠备至,但对学问渊博、教学认真的方以智,定王却始终没有好脸色,先是向崇祯请求让方以智和刘明翰分开上课,一人负责一天,在获得崇祯批准后,就常常免去方以智教学的日子,不愿看到方以智。(《明季北略/卷18》 )


按理说,受到定王如此冷落和刻薄的方以智自然是对担任藩王讲师一职毫无留恋的,那么究竟发生了什么,使得秉性高洁刚直的方以智居然会不顾朝廷成规,想方设法地想要继续留任藩王讲师呢?
这是因为皇四子永王朱慈炤于崇祯十六年八月出阁读书,成为了方以智的新学生。( 孙承泽《思陵典礼纪》)
关于朱慈炤早年宫中的记载太少,但是从朱慈炤创作的旷世神作《红楼梦》,我们不难了解到朱慈炤的惊人才华。儿子随妈,朱慈炤的母亲田秀英是古今中外难得一见的大才女,文武双全,无所不能、无所不精,朱慈炤的爱弟——皇五子朱慈焕“少而慧,上绝爱之”,虽然只有三四岁,却聪慧过人,因此被周后害死,综上不难知道,朱慈炤的先天禀赋是多么得优秀。
而且幼年时的朱慈炤非常喜欢看书,吴梅村的《永和宫词》透露了朱慈炤小时喜欢读书的信息,其中是这么描述崇祯十二、三年时不过六七岁的永王朱慈炤和三四岁的悼灵王朱慈焕兄弟俩的:“两王最小牵衣戏,长者读书少者弟。”说这兄弟俩感情极好,年长的永王爱好读书,而年幼的悼灵王乖巧可爱,总牵着哥哥的衣角玩耍。
过人的天赋、好学的天性、再加上拥有惊世才华的母亲田秀英的悉心教导,年幼的朱慈炤虽然还未出阁读书,却早已是博览群书、才学渊博了。
古人常言:“惺惺惜惺惺,好汉惜好汉。”聪明人爱惜聪明人,好汉珍惜好汉。天赋异禀、聪慧好学的神童出身的方以智碰到了同样是天赋异禀、聪慧好学的神童朱慈炤,不难想象,爱才惜才的方以智该是如何得惊喜若狂,尤其还是在被不爱学习的纨绔皇子朱慈炯打击得消沉不振的情况下。虽然执教朱慈炤的时间还没两个月,但方以智却对教导朱慈炤倾注了前所未有的热情,而且同一时间,方以智还完成了他最为著名的10多万字的百科全书《物理小识》的初稿,也许方以智还曾将《物理小识》的初稿作为教材向爱徒朱慈炤展示过。短短一个多月,方以智与朱慈炤建立起了情同父子的异常深厚的感情,而这毫不意外地引起了周后母子和东林同党们的注意。

无论是周后母子、还是东林党们,都绝对不能坐视这种情况发展下去的,他们好不容易除掉了田秀英和她的三个儿子,而唯一仅存的朱慈炤却屡屡逃脱他们的毒手,这无疑说明了朱慈炤的危险性,绝不能让天才的方以智和天才的朱慈炤再继续接触下去,于是他们以“藩王讲官例三年升大参”的旧例为借口,将方以智调离永王的讲师职位,按理说,当藩王讲官好处不多,能够早点离开获得升调大参的机会谁会不乐意呢?
但这优厚的升官机会却被方以智断然拒绝,他才仅仅教了两个月的朱慈炤,正是热情高涨之时,而且就从他执教定王开始算起,到现在也还不到两年,凭什么说他已经作了三年的藩王讲官?
身为东林党人的方以智很清楚周后母子和东林党们对朱慈炤的敌视和忌惮,他也知道朱慈炤的母亲田秀英是他的仇人杨嗣昌的荐举人和支持者,他更明白周后母子和东林党们的不择手段,只身一人与他们作对必将身败名裂,但他割舍不下,朱慈炤是这世上难得一见的旷世奇才,任何一位老师都无法放弃这样优秀的学生,更何况爱才如命的他呢?虽然永王没钱、没依靠,而且太子朱慈烺未来做了大明的皇帝后还会残酷报复不听话的自己,但重学爱才的方以智还是拒绝离开,即使要与全世界为敌,我依然愿意成为你的老师,这就是年仅十岁的朱慈炤让方以智下定的决心。
就这样,冒着被同党打击报复的危险,亦不顾其父与杨嗣昌的宿怨,方以智毅然决然地选择要继续留任作永王的讲师,并为此而四处求告,但没有用,方以智是在挑战周后母子,而他们才是大明王朝的真正执政者,方以智最终还是没能继续担任藩王讲官,不肯放弃的他于是请求允许他自降品级同庶吉士以教习永王,却被崇祯皇帝以妨碍讲读的理由无情地驳回。(杨士聪的《甲申核真略》)
田妃在世时,田妃的儿子们备受崇祯的疼爱和重视,崇祯自“田贵妃亡后更加郁郁不乐”,对田妃追思不已的他不但在崇祯十六年的中元节为田妃大办周年法事祭典,还将田的画像和自己母亲李太后的画像一同供奉在皇家的长椿寺中,可见崇祯对神仙一般的田妃是由衷的喜爱、万般的不舍。可如此深情眷恋田妃的崇祯却对田妃留下的永王十分刻薄,为了迎合周周后而无情剥夺聪颖好学的永王跟随良师受教的权力,即使方以智请求自降品级以继续执教永王也不许。崇祯的不近情理和刻薄寡恩的行为背后暴露出了周后的淫威之盛,东林的淫威之重,这就是明末恩科状元郎史惇在《恸余杂记》中写的“东林震主之威,古今所无也”所揭示的崇祯朝时期的真实的政治生态。
方以智遭受的不公待遇充分显示了周后派东林党的强大的政治影响力,周后可以允许崇祯思念田妃,因为田妃已死,再也无法对她形成威胁;但永王不同,永王不仅天资过人,而且屡屡逃脱周后毒手,这一切让周后感到不安,自然不能坐视永王获得朝臣的爱护,所以才会对欣赏永王的方以智极尽打压之能,尽管方以智已经失去了同永王朱慈炤接触的机会,但周后等人还是不愿放过方以智,他们要让不识时务的方以智付出代价,以此警告任何妄图亲近永王之人。方以智被同党杨士聪等人疯狂弹劾,即使崇祯皇帝对他的应敌策略大为赞赏,拍案叫好,但最终却迫于执政者的压力弃用方以智,周后母子们惟恐才识过人的方以智成为第二个杨嗣昌,因此他们绝不会给方以智一丝一毫的机会!
方以智是东林党中少有的气节高坚之人。甲申之变,崇祯殉国,方以智在崇祯灵前痛哭不已,不愿离去,因此被农民军抓起来严刑拷打,尽管被毒打至皮肉尽烂,连腿骨都暴露了出来,但方以智依然不肯屈服。不久,李自成兵败,方以智趁乱逃往南方,但却被阮大铖排挤迫害,不得不改名吴石公,流浪寓岭南、两广一带以卖药为生,虽然穷困潦倒、饥寒交迫,但气节忠坚的方以智始终不肯投降清朝。桂王朱由榔称帝于肇庆,因为瞿式耜的引荐,方以智以推戴功被授右中允,后授翰林院侍讲学士,拜礼部侍郎、东阁大学士,但因被太监王坤诬劾而遭罢相免职。1650年,自行参加抗清活动的方以智在广西平乐被吴三桂的手下马蛟麟抓住,面对投降立刻授官、不降当场处死的选项,方以智毫不犹豫地走向刀刃,宁死不降。方以智的气节和忠烈,连敌人都钦佩不已,于是将方以智释放,方以智自此出家为僧,人称“药地和尚”。(《清史稿。列传二百八十七。方以智传》)
......
才学盖世、忠孝双全的方以智才是东林党内真正的完人、圣人,其学问的精深广博和思想的超拔深刻亦远胜顾炎武、黄宗羲、王夫之这盛名远播的明末清初三大家,却仅仅因为想执教永王而被东林同党攻击打压。
方以智的被迫离职也再次暴露了崇祯皇帝的寡恩薄情,田秀英在世时,他对田妃生的儿子是疼爱非常,不仅不顾重名而破例为皇四子取名朱慈炤(详见《荣国府的“荣”字秘密》揭秘),对年幼的皇五子朱慈焕更是“绝爱之”,可是皇五子因他而被残害,崇祯皇帝从头至尾竟然从未去探望过一眼,而在田妃死后,神彩飘逸、才华过人的皇四子永王便被他彻底漠视了,其人的凉薄实在令人寒心。
对周后生的顽劣不堪的皇三子定王朱慈炯,崇祯皇帝为其选择了才学最高的方以智作讲师,而永王朱慈炤不过是沾了定王的光才获得了方以智不足两个月的教导;崇祯对定王百般纵容,定王因此被骄纵的举止荒疏、出手豪阔,敢于逾规越矩,而失去母亲庇护的朱慈炤虽然天资过人、聪敏好学却备受苛待,竟连获得良师教导的机会也被残忍地剥夺。
崇祯皇帝这么做,不过都是为了迎合骄横跋扈的周后罢了,周后可以不断地公然违反大明律法采买妓女入宫,可没有周后的许可,崇祯采选淑女的圣旨立刻就被满朝东林党和内廷的太监们驳回,身为皇帝的他竟连自己选个美女都不能,得罪了周后就是牺牲自己的性福,崇祯皇帝可不会为了一个永王而放弃周后送他的那满屋子的青霞女子们。
《红楼梦》里道貌岸然的贾政除了偶尔会因为宝玉的才情和品貌略有动容外,对宝玉从来都是十分的苛刻冷酷,因为赵姨娘的教唆,即使看到宝玉中魇将死,贾政也无甚伤心,不仅阻止贾赦去寻求帮助,还早早地命人给宝玉准备好了棺材,再看看贾府四姑娘惜春无人关心的心酸处境,这一切正是紫禁城里的四皇子朱慈炤无依无靠、谨小慎微地凄惶度日的如实写照。

没妈的孩子象根草,有妈的孩子是块宝,今天是母亲节,愿全天下的母亲们平安喜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