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城外的秋色
三天前的下午,去句容碧桂园国际学校,见学校未散学,就到对面有着一墙之隔的、未来的预留用地里走走。
墙后面是好大一片农田,当然必有建筑垃圾,一堆高,一块洼,有的长着不一样的庄稼。
看上去是己被征收过的土地,那地已不属于本地农民了。
见那状态,猜想东一块西一片的小块士地,没有规则的,被原有的农民,各自开发一块块两张席子大小的地方,杂乱的地块,长着我熟悉并且久违的农副产品,看到那一大片土地上的植物色彩,就如一大块缝补相连的'百家布“。
大片农田,荒在那里,如地表的伤疤,看着丑陋,视之确实可惜。
我在拍照,见几个妇女,头顶热日,扛着农具,在自己开肯的一小块地上,施肥松土,跑到三十米开外的地方,那边有一个人工深挖的小塘,三米深左右,直径三四米的水坑,有人为的因势地利导疏通式的引沟,自然的雨水会汇集到小塘里,水是浅禄色,农妇从中舀水浇菜,虽然四周的土地,被晒的滚烫,但还是长出了一小块地的青菜秧子,让我想起一个过去常用的菜名:一池春色。
人和植物生命力很强,虽然在建筑垃圾工地上,随意的挥几锹,剔去石子和水泥块,在其下面,找出原生土,翻翻松松,一小块地方就出来了,撒上种子,浇了水,就有丰富的色彩和收获的喜悦。
少见的芝麻,从外地引进到乡下的秋蔡,抽穗的玉米,快要收成的绿豆和毛豆,过几日,割下来晒干,把豆夹里的籽敲打下来,去枯杆,去碎屑,去泥沙,去杂物,猜想晒它二三个太阳,可以装到布袋之中,想到吃时,抓几把,煮个稀饭,打磨个豆浆,就成了人见人爱的好东西,可以饱腹,也让一户人家的打打牙祭。
匆匆十余分钟,看着耀眼的阳光,渐渐西下,天不早了,赶紧回吧,到横梁还有七十公里呢。
回头望望,心想秋天是收获的季节,是色彩斑斓的美丽,但也有杂乱的垃圾场,让人看了,对于那土地,顿生一丝遗憾,浪费了宝贵的资源,糟蹋了原本肥沃的土地,看着那不成垄,不成规则的地块上,仍有几种悦目的色彩,退一步想,沙漠楼兰地域,可能就是这样被不经意的把水草牛羊的根毁了,才成了今天的漫天的飞沙,一望无边的无奈。
秋色中,偶有不和谐的弱点,也属正常,看看高速公路上奔跑的车辆,那上面寸草不生,那又怎样呢,有时候,呆呆的想,那么多的'公路”,对于社会的发展是有很的作用,但愿若干年后,不会后悔,把良田变成高速下的不
可再生的遗憾。
此稿三天前写了,因跑到金湖来,耽误了。
今早五点就坐在小吃店门前,等着豆沙包出笼,啃几口,等六点的车,去金湖,转乘去南京,今晚还有大餐呢。
2020.9.12.凌晨五点于金湖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