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九月十八日,是个好日子,因邀当晚前去黄埔大酒店二楼六华春(专域)小聚。
黄埔大酒店,位于解放路东侧,紧邻于原军区南大门。
黄埔这个词,源于广州的黄埔军校,
这个词,很敏感,因为它是民国的遗物。改革开放前,这个词是碰不得的。
八十年代中期,原南京军区司令部管理局在朝南的正大门院子西南角'切'下一块,破墙开了一个店,利用原来的老房子,简单的整理下,起了一个名字'黄埔酒家'。
也就几张桌子,由一位解放初期就在大院做后勤保障工作的退休干部担任主任职务,经理一词,那个年代,军企是不许用的。
当年,南京这块地是台湾军政关注的重点,他们从《参考消息》上得知南京开了个《黄埔酒家》,从这消息,他们敏锐的觉得,台湾与大陆的关系,这几十年的坚冰,很块就会松动了。
果然,不久,就有政策出台,允许台湾同胞返乡探亲……
七十年代,军区南大门的那条路,称为解放路,九十年代左右,改为黄埔路至今。
黄浦路上有个高大的建筑,那就是黄埔大酒店,这个店名,似乎与军界有点关系,其实它的对门院内就是现在的东部战区总医院。
现在的黄埔大酒店,是隶属于市国资委、市旅游局,与部队一点关系没有,但那黄埔二字,让老辈的军人看到,总有点割舍不了的情结。
我住的房子,仍在大院内马标,原黄埔校区的教学楼改建。距黄埔大酒店不远,但很少进去张望,不知道是哪个大厨在主理后厨,也不知道经营什么风味。
因机缘巧合,因朋友的盛情,选在那里,小聚小乐一下。
真是属于大姑娘坐轿子一一头一回。
去之前,收到酒店的信息:
复古与时尚的碰撞
传承与再生的共融
百年六华春
传承金陵味
尊敬的贵宾您好:已成功为您预约《六华春》黄埔路店2020-09-18晚市,席设【石城门包间】
读到细致温馨的信息,简略的了解到酒店餐饮的主打是六朝风味一一民国风。
六华春、嘉宾楼、绿柳居、福昌饭店、中央饭店、曲园酒家等都是南京的老字号,随着时代的变化,政治经济的原因,老字号,有的店名尚在,店不存在,或者不在那个原址上,就是店在、名在,但酒店的灵魂经营之道和店内的大厨不在了,那就是名存实亡了。
金陵厨王胡长龄大师,一辈子致力于京苏大菜的传承和发展,利用它自己的一己之力,不遗余力的
维护京苏菜的历史地位。
改革开放初期,轻工当部出版的一套,(除台湾和某个省未参加)《中国菜谱》,其中《江苏风味》,当时对南京、镇江、扬州、苏州、二淮和连云港的徐海风味等城市的顺序排列,各界人士都有自己的认识,二淮认为,淮场风味,是四大菜系之一,涉及到五省一市,应排在第一,扬州有扬大的理论老师,引经据典,扬州风味其历史地位,不可小倪。
各方信息不利于南京排在首位。
胡老在专家会上,不卑不亢的据理说明:南京是六朝古都,首都城市是政治经济的中心,烹饪技术的发展建立在经济基础之上。
南京是个包容的城市,四面八方的食材与味型在南京交触,有了这个基础,才有京苏大菜,金陵天厨之说,中国除了宫廷菜之外,有什么地方能号称天厨大菜的呢。
其次,南京是江苏省省会,地理位置得天独厚,地地道道的江南鱼米之乡,长江的水产资源丰富,南京的大后方湖熟,有南乡的米,金陵鸭馔甲天下,有目共睹,还有袁枚的《随园食单》,其中的烹饪精华全发生在南京……
因此,江苏风味,是由金陵风味领街,当之无愧。胡老的一番话,才使江苏风味的纷争,得到了平息。
改革开放之后,南京菜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老的传统菜得到了挖掘和抢救性的整理,《金陵美肴经、冷盘经》先后出版,江苏的《蝶扇》进京在人民大会堂被评为金奖,为江苏风味赢得了殊荣。
黄埔旳六华春,就是在继承胡老的遗志,让南京菜不断发场光大,不能让经典失传。
上周在黄埔大酒店尝到了地道的传统味道:金陵叉烤鸭、清炖鸡脬、飘儿鸽蛋、炖生敲、芝麻酥饼等多款美食,让我在三十年之后,又尝到了金陵老味道。
席上我吃了一块芝麻烧饼,咬一口,芝麻酥脆,酥皮层次清楚,口味甜中有咸,烧饼在口中咀嚼柔软生津,我脱口说出,这烧饼,该打一百分,立即得到同桌上个个认可。
感恩于胡老为京苏菜执着的推广、和总结精神,感动于黄埔大酒店后厨的实力,维妙维俏的复制出具时代感的出品,感概于黄埔大酒店,低调不张扬,靠味说话,不声不响的把胡老对餐饮人的遗愿,施之践行。
他们的努力,是从美食的灵魂研究开始,从社会的饮食审美需求做起,这就是新时代的工匠精神。
他们的践行,了了胡老的遗愿。让现代人品尝到金陵的至味。
最后本人拙才,小结两句话附后。
金陵风味酥烂脱骨老味道
百年盛名不负众望真功夫
2020.9.22.11.01于金湖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