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附庸追忆
昨晚有活动安排在某店,因去的较早,傍晚的阳光仍有余輝,便转身进入熟悉又陌生的明故宫遗址。
我选的是从南门进,见两个石狮在把守大门,拍了近影午门城墙。
为何选南门进,我对明故宫印象最深的是门道地上巨大石板的车轮凹印,圆滑细亮,无缺损,见到就看想起小时候在书上读过的《卖碳翁》中有一句'碾冰辙”,午门这个痕迹和卖碳翁那个痕迹根本不是一个“道”。
出了拱形大门,进入“禁地”,有一群人在跳舞,播放现代音乐,当然是舞人们久听不厌的那一首。
一眼看见一排排石座,那是宫门前的柱基,仅这石座就近二米正方,可见当年何等轩昂。
还见到几块正宗明代的石刻,花纹如马未都讲的,有明代风格,因太大,能搬动就拿回去了,这当然是梦想了。
旧地重走一趟,也没什么新感觉,十年前常在这里淘古玩,因喜欢鲜艳色彩,不看喑淡无色的,结果买的全是现代工艺品,心想,等等吧,一百年之后,就真是古玩了。
太阳渐渐西下,看了、拍了、思了,赶着去赴宴呢。
凌晨醒了,在床上嚼了几句,现在乘地铁去山西路的地铁上,加个帽子,发出来,算是做了道早作业。
旁观
岁月沧桑,石板依旧。
午门城墙,石狮坚守。
大明盛世,依稀一斑。
故宫禁地,繁华烟消。
六朝砖石,见证盛衰。
千年大计,美梦一场。
古树石桥,静候故人。
天意无奈,水中镜月。
2016.12.24.7.44.快到玄武门了。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