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你说mc天佑还能重出江湖吗?”

2018-02-13 00:36阅读:
作者|刘小土
编辑|李春晖
“姐,你说mc天佑还能重出江湖吗?”
时隔半年未见的表弟,见面最关心的竟然是天佑被禁播一事。而去年同期他问硬糖君的是,“姐,你觉得我去做直播靠谱吗?”
这两年,直播行业风云多变。作为喊麦之王的天佑,某种意义上也是整个行业的缩影。从声名鹊起到如今禁播,前途未卜,怎不令人唏嘘。不管是逆袭励志的草根,还是含金衔玉的富二代,似乎人们所能获得的一切,都是沙上之城。
2月12日凌晨,一则重磅消息传出:有关部门联合多部门,连夜召集各头部直播平台在京开会,要求各平台对多位主播禁播,其中包括mc天佑、五五开等在内。
今天下午硬糖君发现,尽管mc天佑曾经的一些喊麦作品依然能在音乐APP上播放。但是在YY、火山小视频等直播APP,已经搜索不到天佑的往期视频。
“姐,你说mc天佑还能重出江湖吗?”
mc天佑被禁迅速引发网友热议。天佑的粉丝虽然内心不满,但仍表示大家不能泄气,要安安静静、不吵不闹等着他(天佑)回来。(这倒是比pgone的某些粉丝理智多了。)
“姐,你说mc天佑还能重出江湖吗?”
但更多网友在为此事叫好。直播内容参差不齐早已深受诟病,许多涉及炫富、炒作、猎奇、混社会的作品甚至可以说是低俗。而相关部门从天佑抓起,无疑是给直播平台、主播们敲响了警钟。
“姐,你说mc天佑还能重出江湖吗?”

但面对这种普遍的叫好声,硬糖君仍然还是想唱个反调。不管是《嬴天下》还是“国家队”,嘻哈还是喊麦,在法律范围内容忍审美趣味上的“异己分子”,也是一种美德。
一人我饮酒醉 如今,“mc”这个前缀给李天佑带来了不少困扰。而曾经,mc天佑曾是他最为重要的身份符号。
1994年,李天佑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初中没毕业便辍学的他,被父母送去了职高,但最终没能读完。据他在直播时所说,他曾卖过烤串、开过台球厅、做过网吧收银员。一个问题少年的形象,已跃然纸上。
然而,在2016年这个直播元年,主播mc天佑凭借着一曲《一人我饮酒醉》称霸直播届。不止数次登上微博热搜榜,火遍大江南北,也将“喊麦”这种直播形式推至公众视野。MC天佑也成为当之无愧的主播偶像。硬糖君的表弟甚至一度想要辍学,幻想复制天佑的成功。
虽说喊麦被不少网友诟病,有人更是将其形容为“县城DJ音乐+拖拉机节奏+大嗓门+东北口音”的集合体。在音乐圈,喊麦可能都无法入围鄙视链底层。但这些都没能阻挡mc天佑成功收割直播红利,成为参加王思聪私人派对、参加各档综艺以及登上时尚杂志的人生赢家。
2017年11月,网上曝光了一份网红主播报价表,天佑以极高的代言费盘踞榜首。代言一小时20万,一周120万,300万包月。更有消息传出他身价早已上亿,不亚于某些一二线明星。
“姐,你说mc天佑还能重出江湖吗?”
拥有千万粉丝的天佑作为流量担当,也有许多综艺、晚会向他抛出橄榄枝。
2016年9月,天佑就被邀请参加《天天向上》,演唱了那首让他名声大震的《一人我饮酒醉》。2017年2月,他同张亮、蔡国庆等人一共担任《吐槽大会》的吐槽嘉宾。同年9月,他更是登上《明日之子》的舞台,成为了毛不易的帮唱嘉宾,引发了网友们的热议。
甚至,在《明日之子》节目中,因为担任评委的杨幂将他称为“喊麦哥”,天佑的粉丝认为这个代号非常的不礼貌,天佑也在事后diss了杨幂,掀起了两方粉丝的骂战。
喊麦在江湖 事实上,除了杨幂,天佑及其“佑家军”和其他明星之间也有不少“过节”。这些矛盾,本质上都是喊麦的实际影响力和社会口碑、地位的割裂造成的。
2016年,金星曾在《金星秀》上吐槽“喊麦”。其中提到网络上流行的《女人们你们听好了》《穿上衣服滚》等喊麦作品三观不正,更是直言喊麦“没有技术含量”“不俗才见鬼”。
这番言论无疑惹到了作为创作者、传唱者的mc天佑。他代表主播喊冤,表示自己主播虽然低俗不假,但并没有坑谁、骗谁。除此之外,他还在直播间里讽刺金星变性人的身份,更是隔空喊话金星,“如果有一天我天佑混出小小的名气,我会上你的《金星秀》,咱俩对口说一下……”
他没等到去跟金星当面对口,就遭到了不少网友的指责。不久后,MC天佑在微博对自己此番言论表示了道歉。
“姐,你说mc天佑还能重出江湖吗?”
mc天佑同吴亦凡之间也有过恩怨。2017年8月,mc天佑的徒弟帝王南夕参加了这个比赛,但他喊麦的表演形式未能得到导师们的认可,无法入围。作为导师的吴亦凡更是将嘻哈和喊麦明确区分,直言其不适合这档节目。
在这之后,帝王南夕同mc天佑聊及此事。天佑也“反弹式”地表达了对说唱的不屑,更扬言遇到吴亦凡要“一个大嘴巴子抽过去”。此番言论一出,便引起了两家粉丝的对骂。最终mc天佑不得不在直播中为自己的言论道歉,意欲平息此事。
除此之外,也有不少音乐圈人士表达过对喊麦文化的不满。在2017年《快乐男声》的海选中,某选手演唱了《一人我饮酒醉》,身为评委的音乐评论人臧鸿飞就吐槽,“这不是歌曲,就像唱歌比赛,你来唱快板。一没有旋律,二没有节奏变化。”
“姐,你说mc天佑还能重出江湖吗?”
臧鸿飞的这番点评,也引发了网友们对“喊麦是否是音乐”的讨论。即便到今日,这种新兴的表演形式,是否能划分至音乐范畴也并没有定论。
不过,喊麦的最大争议还不在于其音乐性,而是社会性,特别是其包裹的价值观。
稍加留意那些流行的喊麦作品就不难发现,这些作品的歌词简单,内容基本如同“爽文”。如《一人我饮酒醉》当中的“败帝王、斗苍天”等无疑是“英雄梦”的缩影。但有些歌词不止通过虚拟情节来营造“英雄梦”,甚至用吸毒赌博、打架斗殴、玩弄女性等内容来赋予歌词更多直观快感。
带有“戏谑、玩弄意味”的歌词,配上洗脑的节奏,让不少低俗无聊的喊麦作品病毒式侵入大众生活。受众当中,自然不乏心智尚未成熟的青少年。他们难以辨别歌词当中的价值观和“爽文”成功学,容易迷失方向。硬糖君的表弟就数次表示,喊麦是一件很酷的事情,其中涉及打架等暴力元素,是反叛精神的诠释。
不少主播更是利用喊麦哗众取宠。在中韩关系因“萨德事件”遇冷时,网红穆雅斓就曾打着“爱国”的旗号,用粗鄙的语言来煽动民族情绪,其行为很难逃脱炒作的嫌疑。
为了净化网络环境,今年年初,官方已经下令禁止任何主播使用MC前缀,而且将77首喊麦作品设为禁曲。
天佑求生 硬糖君倒觉得,天佑遭遇禁播,大概最不惊讶的人就是他本人吧。
毕竟早些日子,天佑在微博及各直播平台的昵称已经去掉“mc”的前缀,改成了“李天佑”。
除了试图通过改名来“去喊麦化”,天佑还尝试了诸多“求生”方式。比如在微博上,数次表示自己要承担净化网络直播的责任,为大家构建绿色直播环境,争当社会好青年。(想起了《我要上春晚》上的gai。)
他甚至还搞起了“直播+公益”。他不但拍摄了充满正能量的公益微电影,联合光简app推出了“mc天佑20秒公益时间”,而且还在微博帮助虞城县果农义卖苹果。事实上,不光是天佑,大量主播眼下都在致力于拓展“直播+”,试图在+之后添加一些绿色内容以保生存。
“姐,你说mc天佑还能重出江湖吗?”
但和GAI一样,挣扎无用。不管是天佑、喊麦、还是直播平台,必然有一轮大调整,甚至经历命运的急转直下。据传天佑旗下还签约了上百人主播,自家老板都处境维艰,其他主播该如何应对呢?
回想去年5月,火山小视频2000万挖角MC天佑的消息是何等风光,可说一战成名。而在全网封杀消息传出之后,火山小视频已经删除了天佑的所有作品,甚至搜索不到天佑的账号。今日头条方面回应新浪科技称:火山小视频,从未签约天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