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与制作人,亏你还是个做乙女游戏的!

2018-03-14 02:27阅读:
作者|刘小土
编辑|李春晖
“原来你是这么看我的!”

后知后觉看了《恋与制作人》的新春广告,硬糖君简直被游戏厂商叠纸这种大过年给玩家添堵的“敢死队”精神镇住。叠纸眼中的“李夫人”,一脸猥琐的炫耀拿“纸片人”的黑卡买买买,癔症肥宅拜金女的形象也算勾勒得淋漓尽致了。
叠纸啊叠纸,你找的这是广告公司还是测谎仪?咋让你一不小心把真心话都说出来了啊!
作为“白嫖党”的硬糖君暂且停留在口头吐槽,硬糖君的妹妹作为氪金党,火速卸载了游戏,痛心疾首地跟硬糖君诉苦:“我掏真金白银,是让它真情实意把我当油腻猪精的?我啥样我自己心里没数吗!”
于是,在春节这个广告黄金档期、商家必争之地,《恋与制作人》出奇制“胜”,靠着被骂登上了微博热搜。

意外爆红后就风波不断的《恋与制作人》,在这次更严重的广告“劝退”后,后续是骂骂更健康,边骂边氪金;还是太太们终于被伤透了心,送上一曲“凉凉”,尚未可知。但故事的发展倒是很符合《恋与制作人》中借用的茨威格台词——
“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在暗中标好价格”。最早收割国内乙女游戏市场的叠纸,一不小心搞出个现象级,或许他们也尚未来得及搞清,自己得到的和面对的,究竟是什么。
花痴女、炫耀狂、臆想症? 这则主打“陪伴”概念的《恋与制作人》新春广告,由三个故事组成。分别是大巴
玩家的后宫之争、塑料姐妹花的尴尬炫耀、以及忽悠老母亲的臆想症,活脱脱上演了“《恋与制作人》油腻猪精玩家”的诞生。
第一个故事发生在回乡大巴上,没公德女公放《恋与制作人》。面对这般骚扰乘客毫无不适,反而坐在她身旁。同为游戏角色白起粉丝的女生还要求其将声音调大点,然后二人就开始了“谁才是白起正宫”的争论。

你以为车上只有两位深井冰?并不!这时,邻座的“李太太”嫌两人声音太大,导致她听不清游戏里李泽言说话,并趁机大肆炫耀一番李泽言要拿黑卡给她买香水买包包。
随后,许墨、周棋洛两位游戏角色的女友粉也加入战斗。最终,以一位乘客“别吵啦,加好友互相送体力就好了”的广告语,结束了这一场智障玩家接力赛。
第二个故事发生在闺蜜聚会。三位塑料姐妹花互相炫耀自己收到的限量版礼物、红包和钻戒。此时,画风清奇的女主掏出四个手机,拨通了游戏中四位男主的电话,满脸骄傲的让男主们一个一个说。按照广告的思路,姐妹们应该是向女主投来了羡慕的眼光吧。

恕硬糖君直言,小姐妹们眼睛写满的明明是:“这大龄女青年果然疯了”。
第三个故事则发生在催婚老妈和女儿之间。女主大概是被老妈催婚催出了臆想症,跟老妈说有个叫李泽言的男人喜欢自己,还不知羞耻的撒糖,描绘李泽言教她做布丁,不准她熬夜等场景。老妈倍感欣慰的同时,让女主明年将李泽言带回来遛遛。

老妈要知道李泽言是个活在手机里的纸片人,肯定也顾不上催婚了,赶紧把闺女送安定医院才是正经事儿!
这一系列广告,不像是游戏公司在招揽顾客,倒像是戒网瘾中心出的讽喻新篇。其描述的女性玩家:肤浅、低素质、花痴、拜金、爱攀比、还精神空虚到几近臆想症。
想来叠纸眼中的目标客户,就是这样的形象。大概本来还盼着玩家说,“哎呀,这就是我啊,好感动”吧。但这样近乎赤裸的羞辱,只会激起玩家的强烈不满。像硬糖君妹妹这样的行动派,已经着手脱坑卖号。就连在游戏内,排名第一的影视公司都被玩家改名为“劝退游戏公司”。

叠纸起初试图删帖大事化小,最终抵不过玩家雷霆之怒,《恋与制作人》官方微博出来道歉,还恳请看到的用户不要对广告进行二次传播。
你拍时候是咋想的呢?这样的东西还珍而重之在春节投放,现在想不让传播,晚了。
不能承受之成功 毋庸置疑,叠纸网络科技公司推出的《恋与制作人》称得上2017年的现象级手游。从未闻花名到人尽皆知的过程很短,自2017年12月登陆应用商店后,两周时间就挤入游戏排行榜免费榜前三,也开创了国产乙女游戏的新时代。
这款乙女游戏的剧情设定非常简单,女主身为制作人,需要制作新节目救活爸爸留下来的一家老影视公司,而她在寻找演员过程中邂逅了李泽言、许墨、白起和周棋洛四位男生,并与之恋爱。玩家几乎不需思考游戏策略,就能让游戏情节发展下去。
但如果玩家想解锁新技能,尽早升级通关,就需要不断氪金。不少网友反馈,《恋与制作人》是她们见过最花钱的乙女游戏。游戏里无时无刻都在暗示玩家——请掏钱,没钱别养我。

要知道,此前大部分乙女游戏都有着稳定的消费模式。有些只需一次性消费,还有的即便后期需要掏钱,也大多是百元以内的定额付费来提升属性、解锁更多剧情。
但《恋与制作人》中,付费的天花板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氪金的无底洞。不掏钱你就升级不了羁绊、抽不到SRR卡,解锁不了约会甚至得不到四个男人的任何宠爱。在微博上,就有网友表示,氪金几万对于这款游戏而言不过是微氪。

而后期更有玩家发现,《恋与制作人》SSR掉落率极低,官网数据显示仅为1%。这意味着你不掏钱没有舒适的游戏体验,掏钱也不一定能买到快活。这般难堪的圈钱姿态饱受用户诟病,硬糖君身边有不少玩家表示如果不是看在男主的份上,早八百年脱坑了。
抛开部分剧情尴尬外,《恋与制作人》游戏本身也存在服务器不稳定、画面卡顿、闪退等问题。
2017年12月31日,《恋与制作人》就出现过服务器瘫痪,而且游戏方的维修速度缓慢,从最初约定好当天凌晨三点停服维护,推迟到早上七点半,等到晚上也未见恢复。
而在今年情人节,《恋与制作人》推出了“只属于你”等活动,本以为是给用户送糖,没料到活动Bug重重。比如白起的活动部分,在拍摄剧本后无法完成最后一步,只能点击退出。甚至还有玩家反馈,游戏里过关次数出现负值,需要额外购买钻石才能抵消。而充值之后,钻石却迟迟不到账。一时间,网上吐槽声四起,#恋与制作人#的超级话题瞬间就被推上话题榜,评论区里尽是玩家怨言。

对于自己存在的这些问题,《恋与制作人》采取的措施要么就是视而不见,要么就是拿一些卡券补偿,这些玩家们勉强还能接受。不过,此次新广告引发的危机,叠纸怕是需要另寻公关手段了。毕竟对不少玩家而言,这已超过了她们忍耐的底线。
女性的冒犯感 除了辣眼睛,何为《恋与制作人》的新广告的原罪?
硬糖君在采访了几位忠实玩家之后,得到了不约而同的答案。一言以蔽之,这个广告充满了冒犯感。
不难发现,广告中的女性形象,充满女性自身难以忍受的缺点,但又是某些社会偏见的具象化。如果是和自身形象全无关系,多数人也能一笑置之。偏偏其呈现的特点,正是一些人对乙女游戏玩家的恶意想象:“你们不就是不修边幅、爱攀比、爱撕逼、沉溺幻想、逃避现实的卢瑟女吗”。

广告事件爆发后,也确实不乏这样的网友评论:你们在网上不就是这样吗?每天嚷嚷着要睡xxx,现在倒想起来仪态端庄了。
但作为玩家,我是什么样,我自己心里有数。所以我可以自嘲,却轮不到你来指指点点。
自嘲的这种幽默感,是需要在一定语境和交际双方共识下才能产生效果。当自嘲变成他嘲,那就是冒犯。近年来春晚节目,不就因为不尊重女性而频频被嘲吗。
贾玲、瞿颖在2015年春晚表演的《喜乐街》,因其调侃“女神”和“女汉子”,被指嘲笑剩女和女胖子,遭到网友抵制。
2017年春晚中,小品《真情永驻》更是遭到了口诛笔伐,小品当中妻子因为无法生育选择跟丈夫离异,而得知能进行试管婴儿时,两人又重修旧好。观众认为有将女性视为“生殖工具”的嫌疑,更是遭到了《中国妇女报》的点名批评。

长久以来,女性屈居“第二性”,个体诉求长期受到遮蔽和压抑。如今,随着女性主义崛起,女性逐渐夺回了话语权,这无疑是社会的进步。
而越是在争取权益的当下,女性对各种潜在歧视越会表现出高度敏感,这不仅正常,而且必要。一小步的退让,就可能失去大片得来不易的领地;而不断的坚持,今年的央视春晚,不就已经没有歧视女性的节目出现了吗?
春晚这种面向全国、全年龄层的节目,尚知站稳“尊重女性”的政治正确。《恋与制作人》作为一款乙女游戏,本应是女性主义的先驱,不想竟是用这样直男癌的眼光看待女性用户,这也就不难理解游戏剧情中女主的某些“反智化”设置了。只盼着国内游戏大厂,都能尽快挺进乙女游戏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