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潘金莲一夜能承受几次性事?

2014-01-20 08:41阅读:
人们是无法想象,潘金莲是如何在别人的歧视目光下,走进武大郎的花烛之夜的新婚洞房的?又是如何在拜过天地、成为夫妻之后的一个个漫漫长夜备受煎熬的?尽管潘金莲出身于一个使女,不怕吃苦,不怕受累,但她毕竟是个女人,一个正常的女人,她需要过正常女人的生活。于是,她选择了红杏出墙,也选择了她悲剧的人生。 一次说是偶然,其实也是必然的相遇,使她的人生的目标有了新的定位。这就是当她的小叔子武松景阳岗打虎成名之后,她首先选择了这位后来成为梁山好汉的打虎英雄。 潘金莲选择勾引武松始于一个雪花纷飞的冬天,武大出门卖炊饼不在家,已经当上捕快都头的武松去衙门里点名完毕,提早回到家里,一进门发现潘金莲早升起了火,准备好了酒菜。《水浒传》和《金瓶梅》大概都有这样的一段描写:
那妇人早令迎儿把前门上了闩,后门也关了。却搬些煮熟菜蔬入房里来,摆在桌子上。武松问道:哥哥哪里去了?妇人道:你哥哥出去买卖未回,我和叔叔自吃三杯。武松道:一发等哥来家吃也不迟。 妇人道:哪里等的他!说犹未了,只见迎儿小女早暖了一注酒来。 武松道:又教嫂嫂费心。 妇人也掇一条凳子,近火边坐了。桌上摆着杯盘,妇人拿盏酒擎在手里,看着武松道:叔叔满饮此杯。武松接过酒去,一饮而荆那妇人又筛一杯酒来,说道:天气寒冷,叔叔饮过成双的盏儿。武松道:嫂嫂自请。接来又一饮而荆武松却筛一杯酒,递与妇人。妇人接过酒来呷了,却拿注子再斟酒放在武松面前。
  那妇人一径将酥胸微露,云鬟半挽,脸上堆下笑来,说道:我听得人说,叔叔在县前街上养着个唱的,有这话么?武松道:嫂嫂休听别人胡说,我武二从来不是这等人。 妇人道:我不信!只怕叔叔口头不似心头。 武松道:嫂嫂不信时,只问哥哥就是了。 妇人道:啊呀,你休说他,哪里晓得甚么?如在醉生梦死一般!他若知道时,不卖炊饼了。叔叔且请杯。
妇人良久暖了一注子酒来,到房里,一只手拿着注子,一只手便去武松肩上只一捏,说道:叔叔只穿这些衣裳,不寒冷么?武松已有五七分不自在,也不理他。妇人见他不应,匹手就来夺火箸,口里道:叔叔你不会簇火,我与你拨火。只要一似火盆来热便好。 当潘金莲用手去碰触武松肩膀,挑逗的层次再度被拉高─从身外之事跳到身体本身了。潘金莲的肢体碰触绝对是个逾越,但她却用:叔叔只穿这些衣裳,不寒冷么?来合理化她的行为。 潘金莲在这些方面绝对是聪明而有天份的,她擅于用隐喻的功力一点